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权利、艺术、商业:中国主旋律艺术创作的法度与创造

已有 1378 次阅读2011-6-26 18:31 |个人分类:思路话语|系统分类:文化

艺术、权利、商业三者的之间的张力共谋着主旋律艺术创作的结果,艺术家的纯粹艺术呈现愿望和权力机构要求的意识形态、话语方式必须渗入艺术作品之间的张力,在艺术家这里认为过多的意识形态色彩消磨了她的艺术审美品位,而在权力机构那里纯粹的艺术呈现方式违背了他们借助艺术加强意识形态的初衷。

这样的张力和紧张关系在当权者与艺术家之间惯性的商业法则中得到了平衡。这种平衡的结果是艺术家和当权者各自拉锯式坚持的结果,如果这种拉锯式的关系最后达成了比较中立的位置,那么这场表演的观众既能感受到艺术作品的感染力,也能通过艺术作品这个载体,内化了当权者想要灌输的意识形态或政治理念,这是最好的结果。假如艺术家和当权的者的拉锯严重偏向于其中的一个方面,那么最后的结果谁都不喜欢,那么这个权力机构与艺术家之间的商业行为也是失败的。

因此,对于当权者来说选择一位能够驾驭权利话语、艺术品位以及商业操守的艺术家是最理想的。而对于艺术家来说,参与主旋律艺术创作时,除了高超的艺术造诣,敏锐的政治嗅觉和超强的沟通和商业操作能力同等重要。如果一个艺术家一味地追求金钱的诱惑,扑倒在当权者的政治话语和意识形态宣传的石榴裙下,那么你的艺术创作会让观众作呕,这样的反胃动作一旦出现,渗透其中的意识形态就不能内化到人们的思想里,那么当权者就要指责你的艺术品位了,这个时候你唯一想得到的金钱也会大打折扣了。话又说回来,如果当权者完全被一个艺术家的名誉和光环所倾倒,完全听从艺术家的创作欲望,那么这场表演会变成所谓的纯粹艺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什么意识形态、什么政治理念都会抛向脑后,在艺术家自己的情感世界里,让艺术作品变得变幻莫测,难以捉摸,就像看不懂的现代舞,普通观众以为艺术家故弄玄虚,艺术家认为观众不够艺术素养,最终的结果还是大家不欢而散,两败俱伤。

总之,中国的主旋律艺术创作对艺术家和当权者都是一种挑战,一个过分坚持自己的艺术家和一个“又红又专”的当权者都会毁掉一场精彩的主旋律艺术创作。当权者要求艺术家有敏锐的政治嗅觉,艺术家也同样要要求当权者具备良好的艺术素养,而不能一味地为了追求金钱而丧失了艺术家应有的骨气。大多数的艺术工作者都认为主旋律艺术创作是当权者一厢情愿的行为,只要满足了这种虚荣和形式主义就可以,这样安全又挣钱,这是错误的,其实一部好的主旋律艺术创作恰恰是当权者与艺术家共谋的结果,只是双方坚持的角度和需求不一样罢了。在这样的过程中,双方的拉锯式的紧张关系是必要的,这样的张力最终促成了主旋律艺术必要的结果,双方从中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对于当权者来说是一次成功的政绩表现,对于艺术家来说是一次还不错的艺术实践过程和一次很成功的商业行为。

目前的中国主旋律艺术创作大多数还依托于官办的艺术表演团体,因此主旋律艺术创作的行为更多是一种工作任务,而不是商业行为。这种创作模式,会让创作者的创造里受到了权利网络的约束,在这个权利网络中,艺术家是没有办法跟当权者展开拉锯式的争论和坚持。因此所创作的艺术作品往往过于主旋律色彩而被广大受众所排斥,久而久之,我们的主旋律艺术行为需要靠权利来争取观众及其好评。这个时候,商业化操作的优势就浮出水面了,当权者与艺术家之间的关系从权利网络中的上下级关系变成了商业网络中的合作关系,当权者作为投资人,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艺术家遵循他们的政治意图,而艺术家也以合作者的姿态要求当权者需要尊重艺术创作的法则和艺术创作的表达方式,这样双方之间的张力会把一种度量平衡在各自满意的范围之内,这样一部好的主旋律艺术欣然诞生,既艺术又主旋律,观众在强大的艺术感染力里无形中内化了渗于其中的政治表达,这是当权者最愿意看到的。虽然艺术家有的时候会有一些遗憾,但是作为一次与当权者之间的商业行为,这样的结果在某种程度上也能让艺术家得到满足。

以前,当自己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在观看主旋律艺术作品时,往往被过于主旋律的表达方式对这种艺术形式感到失望。甚至认为这样的艺术作品真的是当权者一厢情愿的行为,是民主国家为了加强 “想象的共同体”应有的情感而炮制的。而当我真正投入到主旋律艺术创作的整个过程时,才发现以前的的感觉是一种错觉,这种错觉的主要来源是多元的,首先是创作人员在权利结构中的位置,另一个是艺术家个体的艺术追求和创造力的缺失,还有主旋律艺术创作模式的问题。目前中国的主旋律艺术创作慢慢借助商业化模式来操作,这样就调动了艺术家的能动性和创造力,虽然权力机构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话语这个最大的法度在始终发挥着她应有的约束和规范,可是一个具备一定艺术造诣的艺术家会坚持他的艺术追求和艺术表达方式这种能动性来权衡客观法度的约束和规范,使得主旋律艺术在艺术性和政治性的博弈中找到一种合理合情的中观道路。就就算由于当权者和艺术家之间达不到彼此都满意的平衡,商业模式这个经济杠杆会用它的现实价值让这种博弈得以平息,并双方在各自利益面前相互退让,最终达成那怕某种程度上的平衡来形塑主旋律艺术作品。

然而,问题是中国目前的主旋律艺术创作界,具备这样的综合素质的艺术家和当权者都少之又少,因此,我们的主旋律艺术作品始终显得“又红又专”,在艺术表达力方面缺少了应有的创造里和感染力,始终都在权利的支配下尴尬地进行着。各种大拼盘式的“红歌会”在社会各界轰轰烈烈地进行,可是有多少人被这些艺术表演打动过?就更不用谈什么通过这些活动来内化意识形态了。问题出在哪里? 社会呼唤具有一定艺术造诣和艺术追求,并了解人民情感的真正的人民艺术家,也呼唤当权者当中多一些具有一定艺术素养和美学素养公务员,这样就算没有了商业模式的调和,我们的主旋律艺术作品也能深入人心,流芳百世!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potala 2011-8-20 23:02
不懂母语和不能用母语写作的人,没有资格担任西藏自治区作家协会主席。其它协会,文联等机构也一样。扎西达瓦只能担任副主席或理事。最适合的西藏自治区作家协会主席应该是嘎代才让,之后,再由本地母语作家担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20 15:22 , Processed in 0.310647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