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对弥钥人(党项)的一些见解

已有 237 次阅读2019-3-12 15:14 |系统分类:见解

兴趣使然,让我对历史学始终有着浓厚的兴趣,大学期间的历史学学士学位更是圆了自己的梦。

在家乡,经常能看到和听到很多关于“弥钥”的遗迹和传说,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和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乃至海东地区的很多地方都有许多古弥钥人的堡垒等遗迹,尤其是在贵德县境内,有弥钥九层塔(玉皇阁)、弥钥神殿(米那拉康)、弥钥千年佛塔(米那塔,里面供有吐蕃赞普赤热巴巾争战河陇前割下的发辫。赤热巴巾初至九曲时,大梵天王向他托梦,让他不要驱杀弥钥人,称弥钥人是他的奴仆。赞普答应了他,免去了弥药人被屠戮之苦)等。这个在史籍中自称“黑头红面”的种群,是藏族的一个分支,他们所使用的这种自称,至今在广大的多康藏区还在沿用,《格萨尔王传》里也能看到岭国将相黔首多次使用这个形容语。《苯教珍珠源流》里也记载弥钥是吐蕃四内族之一,属于象雄外围势力。作为和格萨尔王同一大姓的古藏族六大姓氏中“董”氏后裔,弥药人从最初居住在青藏高原,到被吐蕃统一,后又在蕃唐两大帝国之间之间反反复复,直到蕃唐奔溃后乘隙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地方性小王朝,自始至终带着浓浓的藏族气息。

在翻阅了一些史料后,个人认为李继迁任弥药人首领后,因其不属赞普血统,故借用与其部落名称相近的北魏鲜卑皇室姓氏“拓跋”,确定其皇室血统(只是弥药人的“拓跋”部落是藏语 “高地”的意思,此“拓跋”非彼“拓跋”)。后其子李元昊为确立其帝位的正当姓和权威性,用行政命令下达严厉的“秃发令”,要求国民剃发易服,留鲜卑发型以示与吐蕃、宋王朝相异,并废除唐朝国姓李,改名拓跋元昊(后又为笼络党项大族嵬名氏,又改名嵬名曩霄。李元昊为了政治利益而频繁改名换姓,借用鲜卑皇室“拓跋”姓也就不足为奇了),并在汉文基础上创制西夏文(在吐蕃帝国控制河陇期间,强制推行藏文藏语,以致河陇各族统一使用藏文,张仪潮的归义军在初期呈送给晚唐的奏章都是使用藏文书写,作为同族的弥钥人更不例外),借以统一民心(但从这个“秃发令”就足以看出,弥药人原先是不留鲜卑发型的)。

史籍中可以看到,西夏国军队所使用的冷锻战甲、牛角弓弩、刀剑都是沿袭自吐蕃军队,甚至其精锐“铁鹞子”的作战方式都是继承自吐蕃重甲骑兵的集团冲锋。其国内很大一部分部落都是源自吐蕃河陇驻军,只是在后来汇入了回鹘等部落群体。其吐蕃属性是不容置疑的。

西夏灭国后,有人认为弥药人大部分向西南逃亡,形成了今天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和九龙县的木雅人,个人认为这很牵强。史料记载弥药人在亡国后纷纷改回吐蕃属性,自称吐蕃人,以语言相通的吐蕃人身份逃避屠杀(而没有借用先吐蕃而投降蒙古的回鹘人身份,可以看出他们与吐蕃人本是同根)。以蒙古军队追杀花剌子模国王摩诃末的力度来看,耗死成吉思汗的弥钥人只要逃不出地球,基本就不会让他们继续存在了,除非他们认不出(所以史书上所说的西夏人诈称自己为吐蕃人,是因为他们本是同一民族,蒙古人应该是没能区分。)所以我认为弥药人应该就是像史料记载的那样,就地回归吐蕃,向其他地方逃亡应该只是一小部分。至于甘孜州境内的木雅,尚待考证。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5-27 04:46 , Processed in 0.04319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