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随想

已有 116 次阅读2019-1-4 21:38 |个人分类:随心杂文|系统分类:见解

        小时候,跟随祖父在那一片牧场放牧。那时,常看到晚归的羊群里总会有那么一两只误群的羊,在陌生的群体,闪动着惶恐不安的眼睛,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而这个陌生的群体总会一如既往像打了激素一样对这些外来份子进行轮番的攻击,彻夜不息直到人过来认领。而羊儿,也会一改往日对主人的畏惧,紧紧蜷缩在主人身旁。每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都会在心底生出一丝丝怜悯。

随着时轮的滚动,我懵懂的心也渐趋成熟,认清了人情世故、看透了世态炎凉。原来,不光是动物有排他的本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像人体内的细胞,永远会对外来物体产生排斥效应。无论文明进阶到什么样的高度,人的动物天性是无法改变的。就像南方人排斥北方人,北方人轻视南方人。人永远会在自己稳定的小圈子里,形成浓浓的排外氛围。种族与种族之间、地域与地域之间、国与国之间,永远都不可能从这个怪圈里跳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6-17 14:46 , Processed in 0.024117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