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聆听浦东:在南方行走的日子(四)

已有 54 次阅读2020-7-2 12:26 |系统分类:驴友

聆听浦东:在南方行走的日子(四)

南方佛国,从舟山到宁波

大哥他们也来上海旅游,家里人多了,也热闹。周末他们去黄山。我去舟山,本来不太愿意去,比较远,和上海不通火车,侄子强烈建议去看看普陀山,去寺里敬个香。去上海客运南站,坐长途大巴,票价150元。在途中,过很长的大桥,桥两侧是大江或者大海,白茫茫一片,似刮白毛风。原来这就是杭州湾大桥,当年股灾,警方就是封锁了杭州湾大桥,抓捕了股神徐某。

过了杭州湾大桥,透过车窗,见马路边有一只黄白相间的流浪猫。沿途见青色的山峦,山顶上的佛塔,成片成片的树林,天阴沉着,下着微雨。这是南方。只带了一本书,《来自静默时刻的讯息》,银青色封面,德国克鲁格著作,断断续续地看。

四个小时后到舟山,崭新与古旧,整洁与杂乱,市井生活与青灯佛影,舟船海浪与宁静夜色……同在一起。在舟山普陀客运中心,下了车,对方向和位置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普陀山在哪里。去公交车站查车次,普陀长运、大展、螺门、舟渔公司、沈家门、朱家尖……看得一头雾水。坐27路车去慈航广场,这里是去普陀山的入口处,广场宽敞、时新、整洁,不输于大城市。慈航广场的建筑,色彩和格调,收敛、沉静,有佛寺的意味,有人称之为“小布达拉宫。”广场上,一辆接一辆黄色大巴,依次停放着。站两旁是人字形屋脊的两层楼,有商店、饭馆、旅游品店……虽然天阴微雨,游客却很多。上岛时间已经来不及,回长运中心,去大岭下的民居公寓投宿。

大岭下的一片民居,全部是两三层楼的私宅,别墅式的,小巧美观。我住阁楼,装修一新,配置不比宾馆差,一天一百元。安顿下后,问了房东去热闹的地方,要过一个很长的隧道,岭陀道,悠长的隧道,汽车和摩托车急驶而过。出了隧道,眼前赫然是喧闹街市,比较老气但相互拥挤着的人群,公交车、行人…….这是老城区,或者说是沈家门区域,菜市场、食品厂路。

沈家门,繁乱,喧嚣,活力蒸腾。傍晚就这样降临了,我走在沈家门的街上,在路灯灯光和门店装饰灯的照耀下。在淡淡的夜色中,马路上骑摩托的人,和车流,匆匆而过。沿着马路,灯光无限地延伸开去。这一切和平而新鲜。在附近的小巷里,家和园大食堂、黄牛牛肉粉……门口都停着一溜摩托。

走到了滨港大道,在黄昏的灯光下,海港里船帆林立,对于我这个北方人来说,是非常新奇的景象。在桥头栏杆处,一群中年人在健身,拉绳子、甩绳子。在海鲜店吃了一碗海鲜面,非常地鲜,那是海鲜自身带的鲜味,绝非调味品可比。

晚上,在沈家门饭店站,坐公交车回普陀长运,票价都是2元。家门地名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北宋徐兢著〈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据该书载,徐等奉宋徽宗命出使高丽,到达沈家门,称此地为渔人樵客丛居十数家,就其中以大姓名之。并记有门的解释:大抵海中有山对峙,其中有水道可以通舟者,皆谓之门。沈氏为此地大姓。

次日晨起,还是雨天,雨中的大岭下,附近群山云雾缭绕,仙境一般,让人想到大理,或者藏南谷地。去慈航广场,买船票,票价30元,从朱家尖蜈蚣峙码头,去普陀山。普陀山的门票是160。跟随众人排队上船,看一切都很新鲜。途中看到大海,海中巨兽似的岛屿,岸边树梢上栖着的小鸟。上岛,在慈云禅院,遇到穿青色僧衣的僧人,佛光普照,同登彼岸。岸边巨石上,立着俯首合十,祈祷的青衣少女石像。

古树上都挂着供养牌,红楠、樟树、黑松……南天门、妙庄严路、紫竹林……远远地望见,在沙滩和海浪过去,山上丛林高处,耸立着高与天齐的石像,那就是普陀的灵魂所在,南海观音。南海观音这里,香火极盛。连小孩子也在学着大人,像模像样地合十祈祷。

普济寺里的湖,湖面上荷叶翩翩,金鱼嬉戏。在长墙和绿树的辉映下,一个青袍僧人,在雨后小径上飘然远去。这是普陀。

在百步沙海滨浴场,洁净辽阔的沙滩上,海浪一波一波地涌来。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大海,它辽阔而苍茫,白色的海浪一波接一波地,涌动着扑上来,拍到沙滩上,然后退下去。雨点和着浪花,击打在人身上,分外地冰凉。远方的岛屿,只是一种海市蜃楼般的轮廓。

515日下午四点,乘船离开普陀山,没有去朱家尖,而是选择了去沈家门码头的船。沈家门半升洞码头,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风格,粗重、老旧、结实。苍茫暮霭笼罩下的沈家门,码头这里的店铺都关闭了,要改造。过去后,到了滨港路,沿街店铺灯火辉煌,大多是海鲜馆,卖鱼网缆绳等物资的海需品店。海鲜馆里摆着一溜玻璃水缸,里面是各色鲜活海鲜,食客可任选任吃。我见到了石斑鱼、海蛤、芝麻螺、虎头鱼等海产品。居然有东方红公交车站,多么有时代气息的地名。

在舟山,很多人靠旅游为生,做导游、开民宿、海鲜店。舟山在东海之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世界第三大渔港。

我偏离了主干道,进入一条长街,街边有黄色的楼,灰色的楼,船厂南路。吃了一碗兰州牛肉拉面,肯定是青海人开的。我在这个遥远的城市,海港的街上游走着,如一尾上岸的鱼。没有人询问我,没有人注意我。渴了,就去超市买一瓶饮料喝。

想象你,生息于此,扬帆远航,大海撒网,每日风吹日晒,娶妻生子,习惯了海浪和帆影。在天地逆旅中逍遥此生,那是怎样的一种快意人生。

大海近在咫尺,水天相接,海中的码头和岛屿,点点远帆。

夜色,就这样悄悄浓郁了,在黑暗中,这个城市显露出它奇幻的轮廓。我想,在这里生活,大约也是幸福的,忘江湖风雨,与江河同老。

我没有见到渔船集体进港的样子,那一定壮观极了。

大海潮起潮落,汹涌不息。

你曾如此虔诚,祈祷一切顺心如意,如佛光普照。内心充满,无悲无喜。

516日,乘长途去宁波,到宁波汽车南站,计划在宁波短暂停留,然后乘火车回上海。订了云霞路地铁站附近的布丁酒店,小而简单。附近的楼盘,每平米两万左右,有几家房地产中介。宁波,名动历史的海港,多少历史事件,曾在这里发生。

坐地铁到东乡宝幢站,去阿育王寺。阿育王寺建于西晋太康三年,寺内珍藏着释迦牟尼佛的真身舍利。阿育王寺位置比较偏,要沿马路走很长一段路,在路边的村子里,绿树掩映的地方。从城市的浮华,陡然间沉浸入佛寺的宁静。和那些烟火气浓的佛寺不同,这个寺比较淡静,比较简陋,也可以说是苍老,游客也比较少,不收门票。经过古塔和放生池,去了大雄宝殿和罗汉堂,闲走到了僧人住宿禅修处,非常朴素。沿着黄色的围墙,排列着历代高僧的灵塔。

从阿育王寺出来,坐155路回宁波,突然想起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对于好多人来说,这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如同A股的地标。在市区,已是晚上六点半了,换乘12路公交车,找到了宁波解放南路。在夜色中,走过天元大厦,东海银行,仓基巷,夜市……街上飘散着浓郁的海鲜味道。它就在解放南路15号,可是没有找到。

问人,赌徒们奉若神明的宁波解放南,附近居民没有几个人知道。时间已晚,只有离开。等车的时候,小吃摊上买了个煎饼吃,五元一个。看眼前高高低低的楼房,十字路口交叉然后分开的方向……

想起保罗-策兰的一首诗,“闪耀着雨水,大雨滂沱 / 当上帝命我喝 ”,这旷世的烟雨啊,在人世苍茫的途中。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0 07:32 , Processed in 0.054891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