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无锡:择一城终老

已有 344 次阅读2019-7-11 22:56 |系统分类:驴友

                        无锡:择一城终老

    无锡离上海不远,普快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第一次到无锡,看中的太空舱订完了,订了火车站的布丁酒店。无锡火车站规模也大,出来又是上电梯下电梯,打开导航图找,那条街比较老旧,沿街有简单的店铺,汽车维修店,百货店。导航到了东栅口这里,找不到方向。问人才知道,去北闸口要下石阶,接着前行,到无锡三院附近,这里正在盖楼,塔吊、隔离栏、公交大巴……显得杂乱无章。顺利入住,房间窄小,但卫生。

    放下行李后,想能不能坐车去太湖,站牌上看到蠡字站名,那里应该是湖。站牌很朴素,公交车也朴素 ,路很远,经过很多居民区,废弃的工厂,高架桥……在蠡湖大道那里,见到了湖。附近有无锡大剧院。白墙灰瓦的民居,碧绿广阔的田地。正是傍晚,红色的斜阳悬在天际,树影,湖线,泊船……营造出一个安静的世界,仿佛世外桃源。湖边人不多,湖就这样宁静着。有捞草人穿着长雨靴,在湖边捞海草。海草和藻类太多了,衬得湖水一片碧绿。

    时间已晚,去赶回程的公交车。没有零钞了。见到有人用手机支付。上车我用微信支付,可是不行。司机师傅摆手算了。请教邻坐的青年,要下载无锡公交app,然后开通太湖交通卡支付,而我只是经过。向他换了五元硬币,交了两元车费。车直接到北栅口。

    出去乱走,天色已黑,有小河,有多条岔路,有卖烧烤和水果的摊贩。价格比起上海,低了一大截,香蕉一斤三元,和兰州差不多。出来岔路口,是一条灯火辉煌的大街,中山路,水果店把成箱的榴莲,摆在店门口卖。苏江南点心店,八元一个手撕面包,价格很亲民,味道可口。旁边一家店铺在装修,年轻的店员们聚在门口,或挽手或傍肩,亲热地说着什么。这是无锡,它仿佛和别的城市,没有什么不同。

    次日早起,太阳灿烂,去火车站,坐88路公交车,去灵山大佛,很远的地方,马山镇,两个小时,票价两元。车上挤满了人。灵山大佛的票价特别贵,门票两百一,确实太贵了。据说是投资大的缘故。南禅寺不收门票,进出随意。里面的妙光塔建造于北宋年间,距今已一千余年历史。崇安寺在市中心,寺倒不大。

    三过无锡,第二次是去苏州后顺路到无锡,看楼盘。第三次到,是入住南禅寺里的太空舱,靠近古运河,蚊子多,叮得人无法成眠。不时起来开灯,扑打蚊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惊动下铺。

    晚上的运河,南长街古街非常的美,花灯游船,行人,店铺,共同营造出灯火辉煌游人摩肩接踵的盛景。

   无锡,城市与人,公交票价在一到两元之间,自在放松 。休闲。落到实处的生活。早餐馆两元一个的薄皮饼,南禅寺,薛福成故居。古街、古运河、无锡三院、羊尖镇。中山路,老年人扎堆来饭馆吃饭,隔壁苏江南的点心好吃,做得用心。

    在无锡,不时能见到与蠡有关的地名,蠡湖、蠡湖大道、蠡湖大桥……古吴越的痕迹。这里,既有小城市的从容自在,不急不躁,老街巷随时可见地面废纸,它不在意。也有大城市的大气和繁华,在整条中山路,尤其崇安寺那里。和苏州、杭州一样,它也特别地珍视人文传承,薛福成,在中国历史上不是特别有名的人物,但无锡,会用显著的标牌,注明他故居的位置。老街巷里老人比较多,三五成群地去饭馆里吃饭;中山路和人民路上,年轻人多,时尚青春。都好,物价不高,是一个适合生活安居的地方。

 

 

     我不知道怎么定义无锡,小城市,还是大城市?它有六百多万人口,老街区有的地段,随处可见废纸。自得其乐的城市。是伍子胥深藏故乡的地方。灵山大佛、南禅寺、崇安寺…….随意,自在,一种闲适的生活风格,不追求新和异,万物本来的样子。这是我对无锡的感觉,也因此有了在此地安家落户的想法。我希望在这里生活,但还没有下定最后决心,在这里,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但它的房价、生活成本、风景,是我能够接受的。

     第一次来,看灵山大佛和蠡湖。第二次来,看到南禅寺和崇安寺。第三次来,看到运河古街,夜晚的灯火。和上海比较,这里的节奏慢多了,物价也便宜多了。在无锡火车站,有一个女疯子,衣衫褴褛满脸脏污,旁若无人地走来走去。

    锡沪路上的老旧街区。无锡东站,无锡站,古运河,运河上那些色调古旧怪兽似的船只。

    痴迷陶艺的年轻人,在小巷里吃饭。有一家早餐店,供应无矾油条,和烤得脆薄的烧饼,两元一个。

    南禅寺的灯光,江南大学。在某段路上,正在拆迁,拉起了围档。

    穿越市区时,不时遇到小河,老城区,和新城区,河上的浮草。有时下着沥沥细雨,有时艳阳高照,天地一片通透。

还有那大湖,太湖。

    这是无锡,它的地名,它的由来。无锡,它仿佛就是大海本身。

    除了晚上11点后睡觉,一般都在路上走,尽可能多地看完它的每一处角落。松林间的风。大脑无所思,步子是飘忽的,穿行在林间。不会激动,不会愤怒,一切皆如云烟。甚至这个“我”,神游物外,不知姓名。

    我问自己,如果我在这里定居,会是什么样的生活?休闲而自然,忘江湖之远,择一城终老。对于兰州,我已经失去了一切热情,虽然曾为它写过不少文字。它是一个真正的异乡。

    我觉得,自由是世间最好的东西,而自由,来自于自己的个人感受,和选择。人生的虚妄和荒谬,生命流星一样短暂,但江河湖海一直在。

时代,给许多人,提供了一个重新选择安居之地的机会,包括迁徙和移民。一切重新开始。这是历史的浩瀚。

     如果人生能够重新选择,我愿意在这里生活,平静而简单。蠡湖,南禅寺,古运河,中山路…….能够适应,,学会遗忘。山水在这里,是美的,是静的。

    夜晚,一个人走过中山路,看到更多更辉煌的灯火。那些骑着电动车快速而过的年轻人。地铁站台。灯火通明的华为营业厅。面包店。

设想定居的种种情况,可是,它于我,依然是个陌生之地。此刻,我在这里,而你不会认识我。我们擦肩而过了。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8-21 05:11 , Processed in 0.023946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