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渝江岚峰,尾声

已有 26 次阅读2019-3-14 23:35 |系统分类:见闻

渝江岚峰,尾声

离开岚峰的那天,我把那身工装全部扔了,换了一身全新衣裤,生命仿佛重新成长了一样,激越而亮丽。日程排得很紧凑,辞职申请要经过车间、铸造部、老总等多个程序批准,还要退饭卡和宿舍钥匙。本来想给岚峰写封信,提些合理化建议,写好又撕了。铸造部张部长很好,人和善,道了感谢。还有人事处的韦老师,她给我安排了一个安静的宿舍,人事处人多,我都没机会对她道声感谢。

在岚峰,我没有加过任何一个人的微信,没有加过任何一个人的电话。食堂吃饭的时候,总是独自坐在一角,眼前只有一堵玻璃墙,和墙后的无边空地。最喜欢喝的是冰镇的康师傅红茶,清凉。记得嘉卉路,欢乐谷头顶的蓝天白云,速尔快递,一元一根的老街冰棍……它的方位,渝北,两江新区,欢乐谷。

行李,我委托给中通快递的李师傅了,他很憨厚,让人放心。完了去门口饭馆吃饭,饭后我去结账,才知道他把我的饭钱也结了,不好意思,我把饭钱给他发了红包,他没有接。走的时候,是上班时间,公寓楼没人,轻松。那一天下过小雨,雨后阳光明亮,我背着包,轻快地沿金渝大道林荫道行走,去欢乐谷停车场,坐849路去重庆北站。到北站北广场后,换车去南广场,虽然都属于北站,但北广场和南广场并不连通,隔得比较远,必须坐车才可到达,后来我才明白,坐高铁是在北广场,普快在南广场。

当晚,在南广场附近的徐大财人太空舱投宿,动力国际大厦四楼,空间比较紧凑,没有西安的尚俭太空舱宽敞。出去吃饭,吃了沙县小吃,还可口。沿街的餐馆,都把桌椅摆在门口,头顶是遮阳伞,拷鱼饭庄的生意特别火,坐满了食客。对面有公交车停下,然后开走了。一路行走,看一切状若无物。看到那些人在说笑,他们进饭馆,他们上车、下车……这无数陌生人,充斥了旅途中的每一时光。然后,他们也消失了。形若幽灵。

我在这里,在无数陌生人中间。我想,佛陀在顿悟前,是怎样的状态,看一切空若无物,还是看一切玲珑剔透?缄默,放松,很快地,这一切都过去了。一个你涉足人间,另一个你已告别红尘。无所谓爱,无所谓恨,无所谓悲,无所谓欢。一切轻若浮云。

这样,一路马不停蹄,从重庆北,到长沙,到西安北……时间宽松,都是普快,17个小时,到17个小时的旅途。而岚峰,已简简单单地成为过去,不值一提。

这是开始,也是结束。如同鲜花开放一样,看咫尺之隔的世界,在途中绽放。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3-20 09:18 , Processed in 0.28288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