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岚峰报告 :我在重庆的日子(下)

已有 75 次阅读2018-9-7 23:28 |系统分类:见闻

岚峰报告 :我在重庆的日子(下)
          

从岚峰出发,向北我徒步走到九曲河谷湿地公园,走到协信都会,小区门前有很多人,有的是全家在聚餐吃老火锅,有中年妇女们在跳广场舞,理发馆理发是38元,网吧上网一小时四元。

71日周日休息一天,早上8点出发,坐153路去解放碑。在小什字下车,步行一会就到了江家街,路窄而紧凑,大气。随着人潮行走,很平常地看到了解放碑,在周边高大建筑的映衬下,它很普通,民国时候树立的抗战纪念碑。渝中区,卖气球的老夫妻。解放碑,无论从哪个方向出发,都可以走近它。朝天门码头离得不远,上天桥,下天桥,上台阶,下台阶…….

吃了碗豌杂面,辣子太多,吃后胃恶心。回宿舍后还是难受,睡觉也无法成眠,半夜起来,去卫生间里吐。

我和李文兴是一个组,他待人和气,做事利落。他知道我听力不好,特意准备了纸和笔,以备交流。很谢谢他。

因为胃不舒服,强撑着上班,班长又在旁边聒噪不停,一气之下,和她吵了一架。次日,她让我和一个高个子,去大竹林仁和渝江老厂返工。老厂建于1992年,建筑比较陈旧,水泥地面粗糙。找到办公室,一个年轻人,带我们去车间,安排了活,成排成箱的毛坯,让我们清理毛刺,擦拭上面的锈迹。没有带手套,徒手干。老厂的气氛比较随和,不紧张,工人们在忙碌之余,还相互说笑。和岚峰清理车间压抑紧张的气氛,是不同的风格。

下午5点多才干完,双手被毛坯的锐角刮伤多处,指甲盖也被磨秃了。550分,在厂门口等回岚峰的班车。门口挤满了卖菜卖水果的,更多的是渝江的员工,穿着蓝色工装,有的抽烟,有的闲聊,有的喝饮料。有年青的男工人,骑着摩托过来,停下,等同样在这个厂上班的妻子,她过来了,上了后座,摩托在人流中穿行着去了。这是南方的景象。

回去百度了下,这个厂的董事长是周道学,网上关于该厂有褒有贬,说对新员工比较刻薄,压铸工作对听力损害比较大。也许是劳动力太紧缺,这个厂招的残疾人比较多。

晚饭后,和山东的老张聊了会,他以前开过家电维修部,所以对工具维修熟悉。他说,“这个班长人不行,要工具太麻烦,”他打算等上班满月转正后,换班,去段班长那个班,人好容易说话。大家都是这个想法。听一个上班5个月的同事说,他现在的工资是3500元。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流水线上的劳动工具,上班是同事,下班是陌生人,谁也不知道对方的来处,也没有集体氛围和归属感。

 

公寓楼附近是岚峰立交,大道宽阔,车辆川流不息,行人疏落。再过去是财政学校,欢乐谷。153584。大的风景点是欢乐谷。因此轻轨站是欢乐谷站。

是你的城市。但不是我的城市。我是异乡人。但是并不孤独,在旅行中。

在夜里,步行去财政学校,因为白天没有时间。穿过近千米的岚峰隧道。穿过960米的岚峰隧道,晚上,路上天黑无人,灌木丛的暗淡轮廓。一个多小时,到财政学校站,有个新楼盘,康桥融府,每平米1.6万,40年产权。旁边是5号线轻轨站,湖霞街站。

这是别人的城市。非久居之地,也非安身立命之所。

看到的一切,都透着隔膜。这是渝北,两江新区。我是消失的星火,在这里重新开始成长。

在岚峰,我没有加任何人的电话,没有加任何人的微信。每次吃饭,我都会在靠墙的角落就座,眼前空无一人,只有一堵玻璃幕墙,和墙后的天空。没有时间看书,思考,很少听音乐。无所思无所念,无所爱无所恨,一片空白,一如浮云。

 

这是渝北,重庆之北,晚上九点后公交会停运,只有载重卡车在深夜急速驶过,在金渝大道,或者金山大道。

列车急驰而过的声音,是一种召唤……

 

在南方,养成了每天洗澡的习惯,因为太热,太累了。

南方工厂,高热,空中弥漫的铝屑味道,头顶不停旋转的吊扇。工人们唯一的业余消遣,就是玩手机游戏,网聊。上千人吃同样的饭,一荤两素的快餐。

而生活依然在继续,包括这个城市的急雨,包括每天早上都被忽略了的朝阳……而我在一个傍晚,到达过南坪,重庆因山为城,山多坪多。路上急雨突袭,长江大桥上吉普车冒雨急驶,深巷里352路中巴缓缓靠站。刹那之间,多少人即将擦肩而过,多少人正在生离死别

解放碑那里有江家巷,一条有意味的小街,仿佛凭此一叶小舟,可能驶入重庆历史汪洋。我们可以猜测,以何时何人的来历,命名了这里?有国泰艺术中心、环球金融中心……以方寸之地凸现大气。但街还是太短了,它在延伸不久后,被五一路或者民族路,给截断了。而五一路、民族路,多么有中国特色,又是多么蛮横苍白的命名。重庆人爱自夸,鸡毛小店,也会吹嘘成小面全球前五,馄饨大王。这里把凉面当凉拌小菜吃,拳头大的小塑料碗里,只够三两口的面,佐以花生米、葱花、酱油,卖六到八元。 

是渝北之夜,白天是40度的高温,天桥的扶手是烫的。只有晚上会凉爽。九点到十点的时候,一、三、六号线都会乘客爆满,只有去欢乐谷的国博线空空荡荡,半车空位,而这是最后一趟。之后国博线停运。深夜的渝北大路空旷,金渝大道只有载重卡车急驶而过

这是一座别人的城市,他们生息于此。而我,只是路过,和看到。书院街,纸盐河码头,步行街上一群盛装而来的非洲人,洪崖洞上看到的长江……迷路的时候,会向路边的棒棒客请教,他们总会热情地指点,只是口音南腔北调,听得一头雾水。

周末休息,去过解放碑和朝天门码头,重庆的地标。在欢乐谷坐153路可以到,下车几步路就是解放碑步行街 。有条江家街,街道窄而精致,高楼林立,气象宏大 。和这些新型建筑相比,民国时期的解放碑朴素而平常。去朝天门要辛苦多了,不停地上天桥下天桥,穿过老街和新巷,朝天门地名大气,风景相对一般,长江开阔雄浑 ,江面上停泊着大型游轮……洪崖洞,以地方小吃居多。每个地方,都有它不为人知的角落,在重庆,是书院街、纸盐河码头、洪崖洞上看到的长江…..

去过磁器口,历史上它是著名的瓷器转运口岸,在沙坪坝。坐轻轨一号线可以到。车厢里乘客爆满。出了轻轨站,就是磁器口西门,随着人流往前走。它是一个古镇,或者一条街,几条街。冒烟的冰淇淋,兜售土匪烟的小贩,青石板路,青石台阶……路并不宽阔,被游人挤得水泄不通。手工炒制火锅底料的香味,油炸臭豆腐的异味,老屋老家具散发出来的古旧味道,混杂在一起。街是老街,兜售的也是传统食品和老物件。但人是新的,现代的,还有偶尔出现的监控探头。

阳光把一切涂抹得分外明亮。羡慕那些年轻人,趁光阴正好,青春尚在,去看古旧时光。街的尽头是磁器口码头,江水浑浊缓慢,积成大片滩涂。

去过石桥铺。去过观音桥,坐848路在渝通站下车,步行可以到。满街的行人,那些青春亮丽的少男少女。

去过重庆北站,在欢乐谷站场,坐849路,在北广场下车,然后换663路去南广场,南广场和北广场离得比较远。动力国际大厦里,有徐大财人太空舱,比起西安的尚俭,面积要小多了。

 

723日,大暑。我改上夜班,夜班是连续上15天。白天休息,公寓楼里很安静,断断续续地睡,上午睡了两个小时,下午从一点睡到四点,努力保证好睡眠。

夜班的意思是,除了上班和睡觉,你什么也干不了,夜晚上班,白天补觉。除了干活还是干活,唯一的好处是,不用看到那个小毒婆的脸色。夜班郑班长是个高个子女工,瘦,容易沟通,给我们配齐了电钻、砂轮等一应工具。让我慢慢干,别着急。我们清理了三个批次的毛坯产品,虽然累,但心理压力不大,比较放松。

晚上8点会供应冰镇酸梅汤,解渴清凉。晚上12点吃夜餐。就是活干到凌晨四点的时候,睡意不时袭来,要强打起精神干。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六点,打扫完卫生,然后去吃饭。

729,周日,去了观音桥,回到宿舍已是晚上六点,收到M的留言,她在南坪,让我过去吃饭。南坪没有去过,去财政学校站坐5号线,然后换6号和3号线,到南坪。她在轻轨2出口接我。她准备了麻辣兔头、火腿肠和西瓜、葡萄请我吃。短暂的相聚后,离开,途中大雨。M,谢谢你,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而我已经准备离开,内心里有着伤感和决绝。

82号,去办理离职手续,要经过几个部门批,车间、铸造部、常务副总,很顺利,然后退饭卡,退宿舍。本来向给老总反映下清理班邓班长霸道的事情,后来想想算了,都是过客。悄悄地离开,谁也没有说。

岚峰并不是安身立命之地,收拾好行囊,踏上旅途。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3 11:09 , Processed in 0.27663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