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岚峰报告 :我在重庆的日子(上)

已有 138 次阅读2018-9-7 22:51 |系统分类:见闻

岚峰报告 :我在重庆的日子(上)

关于重庆,我又知道什么呢?震耳欲聋的机器噪音,红色行道线,空中弥散的铝屑味道,头顶不停旋转的风扇……金童路地铁站那里有招行,红色的熟悉标牌。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礼嘉分院),重庆市渝北区礼环北路10,我在这里迷过路。重庆北站,丁香街过去是梧桐街。

我喜欢的地方,解放碑、观音桥、鸳鸯街……..汽博中心那里,有两江会馆。虾子蝙那里,有个加气站,和北岸印象小区。柴神火柴。

灯玛特是一个灯饰城的名字,下一站是临江门,然后是解放碑。

奥林匹克花园那有个大湖,只匆匆一瞥。

877路,黑暗中经过未来城,和园博园。窗外是南方无尽的长夜,和汹涌灯火

 

来重庆,只是因为厌倦了兰州的生活,想换个环境。很意外地,以火炉著称的重庆,六月并不热。也许是雨多。从兰州到重庆,是11个小时的火车,从重庆火车站(沙坪坝站)到重庆北站,坐439路大巴一个小时,然后换乘地铁三号线,到红旗河沟换六号线,到欢乐谷。背着沉重的行李,而方向全然陌生。重庆是山地城市,楼高而奇拔,云遮雾罩。街路仿佛是从地底生长出来似的,幽深。当你匆匆走过时,在头顶,轻轨火车正隆隆开过……

岚峰动力,隐没在一处绿意葱茏的谷地。岚峰建于2011年,是渝江厂的新厂,生产汽车、摩托车的铝合金零配件为主,为大江、隆鑫等厂家生产汽配件,通用机箱、机罩等。报到之后,在附近没有找到宾馆,只好打车去鸳鸯街投宿。北湖郡站。次日,坐878路大巴,去大竹林两江新区第二人民医院体检,体检包括胸透、心电图、眼科、血压等六项,因为我听力残缺,所以没有做噪音检查。

周一,早上八点半,去人事部报到,分配宿舍。分到511号,这个宿舍的人比较自私,宿舍卫生特别差,废纸篓里堆满了垃圾,卫生间特别脏,我打扫干净后,第二天还是原样。去找人事部韦老师换宿舍,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换到617号,这个更干净卫生,四人间。韦老师大概二十多岁,人美,心美,字也写的美,谢谢她给我换了宿舍。

铸造部安排我去车间,直接上岗,发了劳保手套、口罩、眼镜、帽子、耳塞,这些全幅武装起来后,特别地闷热,不习惯。用的工具也多,有电钻、锤子、气动凿子等多种,除了电钻和锤子,其它的工具都是气动的,不知道是什么气,通过管道输送,然后通过胶皮管输入气动工具,只要一按工具开关,工具就会自动震颤,必须用力把握住它,它才听你的支配。清理产品毛刺,这个工作,操作时间长了,手会发困发酸,而且五指会卷曲,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够伸展。

车间里噪音太大,机器声、电钻锤子的敲打声,震耳欲聋,再加上戴着口罩和眼镜,塞着耳塞,人的反应能力也急剧下降。基本上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车间里很闷热,重庆40度高温的天气,虽然头顶的吊扇不停地旋转,仍然汗流浃背。一天上十个小时班,不停地干,连抬头看看房顶的功夫也没有,稍微喘息一会儿,上一道工序加工的产品就堆积成了小山。只有午饭时候,可以休息四十分钟。午饭休息时,大家都从小卖部里买了冰镇饮料,坐在宿舍楼下狂喝,大口大口地,那份冰凉清甜,劳累之后的享受。

操作了一天工具,周身仍沉浸在那种震动中。

 

下午六点多下班,去食堂吃饭,是一荤两素的员工餐,用不锈钢餐盘盛着,价格2.5元,口味还好,管饱。岚峰的吃住条件都还不错,就是上班太累,劳动强度大。回到宿舍,洗澡后只想睡觉,又累又困。同宿舍的老陈加班回来更晚点,他48岁,胖胖的,上班两年多,偷偷用电饭锅做饭,公寓楼严禁用大功率电器。

和倪老师网上聊了会天,听我说上班太渴了,要托人给我带个水杯。我谢绝了,说是自己上班不好意思去喝水。这个班的班长,姓邓,是个矮个子女人,脾气暴躁乖戾,上班第一天就领教了,她全天黑着脸,对大家都没好脸色。她对新员工盛气凌人,不尊重人。你做的稍微不如意,她就会吼,呵斥,甚至直接从你手里夺过工具,摔到工作台上。她幽灵一样地,在车间里闪来闪去,不时在你身后冒出,让你惊出一身冷汗。看到谁手脚慢了,她就会劈头盖脸一顿呵斥。大家都怕她,所以即使是喝水上厕所这样的事情,也是能忍就忍。我特别厌恶她那种霸道样子,象一个地主婆,吵过一架后,也只能忍耐。因为车间里她说了算。想不明白岚峰怎么会用这样的人做班长,也许是她资格老,或者是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压住员工?

 

 

周末休息的时候,会去附近的欢乐谷休息,华侨城开发的大型游乐园,有大型过山车。或者坐大巴,去北湖郡站,鸳鸯街,那里要热闹的多。我想在这里,避开世俗事情,让自己安静下来。重庆,是山地城市,路,仿佛是从地底下生长出来似的,幽深,透着精灵气。每栋居民楼的阳台上,都挂满了晾晒的衣裤,花花绿绿,宛如万国旗。

还坐车去了兴科二路,不知道是哪里,完全是随意下车。傍晚六点多的时候,小贩们,已经在马路边摆摊,兜售凉鞋、衣服、香包之类的商品。而大雨突袭而来,把大家赶到店铺檐下去躲雨。吃了回锅肉套餐,一碗米饭,一碗稀饭,一盘回锅肉,一盘素炒油麦菜,价格15元。

584路公交站在兴科三路,我冒雨寻找,头顶是轻轨,轻轨列车正隆隆开过。找到584路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最后一趟早就过去了。去坐轻轨,不知道怎么去欢乐谷,美女售票员,给我在一张纸上,写了路线图,先乘3号线到红旗河沟,然后换6号线到礼嘉,改换国博线到欢乐谷。非常感谢。

但是到礼嘉站下车,十点已过,国博线停运。从地铁口出来,打算步行去欢乐谷。在十字路口迷路了,巨大的立交桥,仿佛梦幻中出现的乌托之邦。披着绿藤在灯光下延伸。这立交桥,向四个方向,分道蜿蜒而去,不辨东西。夜晚的渝北没有行人,没有出租车,只有载重卡车,在金渝大道上疾驰而过。蓝星球上,这旋转的城市。我向东走,向西走,都没有看到欢乐谷那巨大的过山车。站在立交桥上,俯瞰这个城市的灯火,我我想,如果我死在此时此地,大概也没有人知道吧。每一个人,都是生活洪流中的一丸砾石,可以轻易地被忽略被淹没

而你无处高歌,只能沉默。每个人经过此,无端端地走,无端端地消失,这也是命运之一种。

在渝北的夜晚摸索了两个多钟头,12点半才找到岚峰。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20 08:17 , Processed in 0.309735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