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西安闪回

已有 69 次阅读2018-6-17 23:47 |系统分类:见闻

西安闪回

西北有一城,大名曰西安,老成持重,方正内敛。西安离兰州比较近,以前坐普快要9个小时,高铁通了后,三个小时就到了,车次也非常多。所以,去的比较多。车过宝鸡,很多人下车,很多人上车,他们是去西安上班的,奔波于两个城。车窗外绿色的田地,连绵的楼群,匆匆而过。看临潼的山上,高坡俨然,大墓庄严,不知道是哪个帝王的,唐太宗的,还是武则天的?

在西安没有什么朋友,只认识几个房产中介,被他们鼓动着去看楼盘。于是,去了大明宫,去了辛家庙,去了朱雀大街……这样,我来过新城区,来过雁塔区,来过未央区…….还坐绿皮火车,回过一次老家渭南。我去了,我又来了,如同飞鸟。连同这个城市的暴雨。

《庄子》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广莫之野”,用来形容大明宫遗址,恰到好处。有了大明宫,古都才是古都,幽灵和野史的亡魂,便有了归处。尘世浮华,和来世荒凉,遥遥张望。那些古老的生灵们,生之不安,死之不甘,俱归于云烟。而我在晚上到了大明宫,遗址公园,茫茫浩淼的荒凉,果真如同遗址,在黯淡月光下,只见连绵草地,大至不见边际,草地上点缀以零星绿色灯光,那是地灯。这是幽灵们的天地。

时间的流逝,呈现碎片化,你说破,或者不说破,它都在这里。徒然感叹人生之虚妄,天地之浩淼。在这里,走过司马迁、张謇、班超、苏武…….那些伟大的先驱者们,以脆薄的肉身,承接沉重的死亡,最终都形神俱灭了。而我们,甚至不及他们的微光,连抗争和呐喊的勇气都不曾有。

沿途的高铁站,外貌上都是大同小异的,地面是方块地砖,黄色盲人道,不同的是周围的建筑和远山,还有地名。天水南、宝鸡南、西安北……它们投射出来的含义。还有雪,这里,或者那里的雪,都是白色的。

在天幕上,飞机划出的银色轨迹。在此刻的世界,更快地行动,或者消失。

而你不在这里,我呼唤的时候,不会有人听到。

 

每一次,都是匆匆到来,和离开。大明宫遗址,没有看到萤火虫,葱郁的黑中,有旅游大巴驾过,开着车灯…..东七路、东六路……我找百瑞大厦,黑石太空舱,在黑石,我喝了冰峰汽水,玻璃瓶装,2元一瓶,好喝,是多年前的口味。慢慢地品味,看几个人在大厅里打台球,灯光不是很亮,黑暗潜伏的角落里,沙发上还卧着几个人。人在异地的晚上,并不恐惧。

西安火车站这里,一直不喜欢,环境嘈杂,建筑比较陈旧,以前治安也比较差。全国城市的火车站,差不多都有类似的问题,西安站也是如此,骗子和小偷多。有个在新疆工作的宝鸡人,回家探亲,两次都在西安站,让贼偷了钱包。还有一种骗子,会把游客骗去假景点,比如你要去秦陵兵马俑坑,他会把你拉到仿制兵马俑的工地,很多游客因为时间紧张,只能吃哑巴亏。这次倒是好多了,站前街头,到处有执勤点,有警察有街道工作人员,问路方便,也多了份安全。

第一次住黑石,第二次住尚俭太空舱,环境比黑石要好,设施是全新的。每天匆匆来去,置身陌生人之间。在这陌生的城市。

如果漂在西安,我愿意每天住尚俭太空舱……地点在尚德门和尚俭门之间的城墙内,设施全新,环境安静,安静到人不好意思高声说话。店员服务贴心,会耐心地教你,怎么存包、看电视、充电……来来去去都是客,只门口城墙下,那辆黄色单车,一直在那里,似乎被谁遗忘了。

隐在城墙里,安静。没有人会注意到。在大厅里冲泡面,看会电视,几个也是旅行的年轻人,在用笔记本上网。回到房间,八人间的上下铺,互不相识,也互不干扰。躺在舱里看看新闻,方寸之地即是天涯。简单,自在,挺好。

 

在火车站,在深巷,见拉客的贩子巧舌如簧,兜售假文物。沿街是经营肉夹馍、宽皮面的饭馆。一进入西安站,人的神经就会高度警觉,调动起所有与骗子和贼周旋的经验。西安站比较乱,贼多,别人也这样说,我自己未曾经历,却遇到过假导游,被拉到假的兵马俑景点去,其实就是个人造景点,好在一看环境就知道上当,马上走人。这次感觉好多了,大街小巷,都有执勤岗点,有武警有街道工作人员,多了份安全感。这些执勤人员也辛苦,大冷的天,露天执勤不容易。

我在西安吃过的,小笼包、馄饨、稀饭、胡辣汤、肉夹馍……简单可口,虽然在异地,没有引发胃的不适。还有大雁塔那里的永丰岐山面。西七路,吃过逍遥镇肉丁胡辣汤,就着生煎包,好吃不贵;胡辣汤以前听说过,这次见了真容。老街老店,绿色的卷闸门悬在门口,

只是店堂粗陋,桌面油腻,环境勉强,得硬着头皮吃。

楼市的疯狂,也席卷了这个内陆城市,到处是亢奋的看房人。有个新疆人,汉族,工作在克拉玛依,16年拿着六万,跑到西安交首付,买了套房,那是西安房价暴涨的前夜,还没有限购。楼市的疯狂,对于西部,尤其是边疆地区来说,是严重的人才和财富外流,很多新疆人去内地买房,既为了跟上财富浪潮,也为家庭的内迁做准备。这也是大时代里的一股潮流。

 

在长夜的灯光下,一个人走过古都的长街。去石家街、辛家庙、广泰门……或者去钟楼,去南稍门,坐103路去枣园路…….身心是飘忽的,如同云雀。奇怪的是,在这个城市里没有看到鸟,没有看到鸟群飞来飞去的身影。也许是我疏忽了。

去过朱雀大街,在路灯徜徉的街上,看头顶冰冷如铁石的古树。朱雀大街,在我足下的世界,干戈之声不闻,十万魂魄犹在。在朱雀大街上,我没有看到历史的痕迹,古树森然,大道宽阔。李靖,他果真来过朱雀大街吗,由此,进入更广阔的世界?朱雀大街,这一切来无名目,这一切归于无形。

大雁塔广场之夜,灯光闪烁,宛如未央世界。那时,这里走过玄奘,走过唐玄宗,走过李太白,走过牵驼的胡人……还有革命公园里的谢子长塑像,商店门口的兵马俑仿制像,城墙下的雨……连续两天的暴雨,大雨倾盆而下,好像要把人隔绝在这里。

不知道在这个城市里,还有谁一样匆匆路过,一样如此地感慨?走过这一头,走过那一头,淹没在人海中。一滴水在这里,和在那里,它还是水。

夜色把天地涂抹得一派苍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想像地下,那些巨大的一字阵幽灵,在暗夜抵达这里,然后离开。你们都在渐渐远去,一如浮云。

而我,正在经过,乘坐大巴,乘坐地铁,朱雀大街、大明宫遗址、矿山路十字的高架桥…….当老街巷里摩托车急速开过。

你飞起来,你飞起来,张开老鹰一样坚硬的翅膀。一身风尘,内心宁静。你是一个,也是无数个,天涯行路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19 11:22 , Processed in 0.286681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