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大风

已有 171 次阅读2018-3-7 12:38 |系统分类:见闻

大风

女人如纸,一吹就飞了;但女人还在,她把斗笠放下,她直起身来,洗衣、做饭、耕种。男人去遥远的彼方,打猎,寻求前途。千百年来,世事如斯。

大风吹着,小河上的独木桥,没有人经过。云雾山的风吹着,旷世的绝响,拂着隋唐以来的小路。家雀呢喃不休,厌世一般地,从这头,飞到那一头。

大风似曾相识,不是昨日。你来,你去了。这不一样的天气。那让天地为之变色者,那让山河为之颤栗者……

风在此地,而它也可能不在此地,风声过耳时,它已在彼方巡回。

天地这个巨大的箱子,关不住风的魂魄,它是自由中之最自由者。“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大风仿佛乌有,谁也没有看清楚它的面容,而它已瞬息即至。它什么也不会带走,山顶的寺庙还在,悬崖还在,悬崖下,失足坠落的人还在……在山谷的那面,谁在呼唤你的名字,如呼唤雪野里僵卧的狗?

大风走了还来,但有些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6-22 09:28 , Processed in 0.277236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