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安宁,聆听

已有 93 次阅读2017-12-23 16:46 |系统分类:见闻

安宁,聆听

是这个地方,记忆中那灰色的长长的围墙,连绵的远山,安宁东路或者安宁西路…….它是开阔的,仿佛天地原初的样子,把一切都容纳了。给予万物以自由。自由,是什么颜色的,白色,蓝色,绿色的吗?青草幽幽,山水于此中。

夏天,槐树散落的幽香;冬天,硕大雪星覆盖下的梦境。安宁,这缓缓摊开的草原,把它的幽深和安静,袒露在天空下。安宁大学多,年轻人多,读书人多,太安静了,一如旷野,看到时间在天空的帷幕下行走,缓慢而优雅。只是,学生街却热闹异常,小吃摊一家挨一家,空气中弥漫着烧烤的香味。年轻人们三五成群地穿行而过,他们有多大,他们有多小,他们的名字,是青春的样子。

它仿佛一个陌生的城市,仿佛我初次抵达,怀着激动。每个街区,都是崭新的,生机勃勃的。在头顶,是巨大的蓝色天空,如同帷幕一样缓缓展开,是活的青春,蓝得深沉。那些新楼,无论有多高,也遮蔽不了天空的影子,敞开向无限。

鲜花店、书立方、科教城、兰州银行……匆匆而过的103大巴。在这里,体会远离尘嚣的意味,世界广阔而陌生。有时看见掠过头顶的小飞机,不是它真的小,而是飞得太高了,仿佛来自异域的奇特事物。

“安宁”,它概括了这一切。天地万物,河流之声。它比一切古老的更辽阔,仿佛草原,楼群徜徉其间。“安宁,”是它的形,也是它的魂。“安宁,”它命名了这一切,也因之被完成。

而云朵若无其事,停留在它惬意的高度,遥远得不可接近。

黄河一直流着,无始无终,一如从前,万里波涛长入梦。

失眠的时候,会想起某个词,某张面孔,如忧伤的水滴一样徘徊不去。想象不已,终归消散。在长夜里,天地在旋转,旋转中显露无限的安静。很多事物,一直存在着却被忽略,亿万颗星星,你们闪亮,长留在天际。

只能感叹造物的恰如其分。你在此刻经过,你在此刻聆听,你和某个人重逢,或者告别……. 在行走中,听到过谁的呼吸,咫尺之内,擦肩而过。少年时代,写过一首短诗,“匆匆而过啊一如行色匆匆的往事……”那时天真,如今心境已浮云沧桑。

在感觉中,它始终是这样的,开阔和寥落,对一切都有着幽深和包容。“安宁”,安置于此方的宁静。在这里,是天与地;在这里,是此刻与曾经。仿佛什么被融化了,什么消失了,仿佛什么正在呈现。水龙头下时间滴滴嗒嗒的流逝。时间在这里,又不在这里,每时每刻都在流逝……而世界是一个巨大的同心圆,圆心,在我此刻立足的地方。我感觉到了,生命如云烟一般的漂浮。今夕何夕,我非我?

这静静旋转的世界…….这是安宁,在滚滚红尘中,多少人擦肩而过了。

没有什么能够束缚我,只有我自由的灵魂。我尽可能地活得简单,灵魂得以脱离种种藩篱,去探寻外面的世界。

在安宁,我聆听,并且回忆,它每时每刻发生的变化,那些消失了的电影院,三路大巴车,机床厂俱乐部,菜地…….

我在安宁,写诗,写完即束之高阁。天地在之外延展,事件在之外发生,而我,可以有片刻的做梦。就这样,归来,或者离开。

在命运的走马灯之下 ,多少人天涯殊途,从此再无相见。

是这样,停留途中写下的短诗:

《安宁》

安宁,缓缓降落的雨

和云朵

掠过头顶的小飞机

在这里听到

在这里看见

 

流星闪烁的时候

我看见了

在一刹那

亿万年正在过去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21 14:54 , Processed in 0.26628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