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天下蝼蚁

已有 153 次阅读2017-9-2 00:06 |系统分类:见闻

天下蝼蚁

看了电影《绣春刀》,讲述了锦衣卫沈炼,和师兄师弟三人,奉命追杀魏忠贤,并因此堕入陷阱的故事。沈炼,历史上实有其人,但电影,显然更多地是演绎。电影拍得用心,

作为小人物、沈炼们能看到的,只能是眼前的浮沫微草,而隐于幕后的巨手,将把他们彻底抹去。满清铁骑将汹涌入关,当山河倾覆家国剧变的关头,小人物们,一样在爱着,痛着,挣扎着……蝼蚁之命,犹不甘心,伸头是死,缩头也是死,不如拼命一争。小人物的悲欢叹息,短暂如朝露。而世事苍翠如烟。

在礼崩乐坏,家国不存的乱世,洪承畴、吴三桂、李自成…..乱世枭雄们,持戈四起,“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而这,就是历史。

崇祯,典型的亡国之君,好大喜功、独断专行、刚愎自用、刻薄寡恩……明之亡于他,实恰得其所。他所谓的勤政,不过是加速了明的衰亡。权杖在握时,他主宰一切,当天下既亡,只有一个老太监,追随他上煤山寻死。在中国历史上,明没有秦汉那样的昂扬奋发,也缺乏唐宋的宽容大气,明王朝,乖戾刻薄,格局窄小,其实早在朱元璋草创基业时,就已基因深埋。即使贵为天子,崇祯的命运,比起那些匍匐的蚁民们,又好在了哪里?

良知如此地微小,穿不透混沌之光,人性的叵测乖张,在动荡时代里阴晴不定。泥沙俱下,无以立足,以命相搏,徒唤奈何?

在万马齐喑的专制社会里,敢于以卵击石的沈炼,只是一点微弱光亮,但这光亮,并没能穿透茫茫黑暗,在明亡清兴、山河破碎的大背景下,个人的力量是何等微小,无论是沈炼、赵靖忠,还是崇祯,试图捕捉到大洋上漂浮的舢板,最终依然无情沉没。

尘世离乱人,身后一抷土。死即生,生即死,蝼蚁之命,不足为惜。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0-24 04:34 , Processed in 0.27032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