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生活之重,诗歌之轻 :《昌耀评传》

已有 71 次阅读2017-7-14 10:34 |系统分类:见闻

生活之重,诗歌之轻 :《昌耀评传》

那时我还是个年轻人,看《星星诗刊》,有次读到昌耀的《青海高车》,在满目无病呻吟的潮流中,他的文字,确实让人眼前一亮。后来读过他的多篇作品,把他当真正的诗人看。最近读了燎原写的《昌耀评传》,对他的人生经历有了更多了解,坦率点说,感觉比较复杂。

他的诗,有来自地底深处的声辩、呐喊,和宣言。看他的经历,有很多处,基本是用脑袋去撞墙,非常的执拗,我意已决。他的性格,非常倔强,他人生道路的坎坷,很多时候,和他的性格有极大关系。以诗获罪,沉沦底层,这也给他的诗,打上了鲜明的底层基因。

其用词、意境,有西北高原特有的苦寒、坚韧。为人之本色,亦为诗之本色。现实生活中的落魄,或者说,与人交涉交流的懵懂,这也是很多为诗者的通病,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和现实生活格格不入。人的命运,来自于天定,也来自于自己的选择。诗人之天真,诗人之不合时宜,之不识时务。

他的感情世界,是相对混沌的,没有明确的规划,尴尬而窘迫,和他的诗歌世界不相称。包括他的几段感情,都是急就章式的随意,而灵魂不契合的痛苦,也随之而来。

在书中,作者追踪着诗人的苦难历程,在省文联的短暂绽放; 1957年的夏季,因诗获罪;他因之获罪的那首诗,“在林中沼泽里有一只残缺的车轮 / 懒洋洋地映着半圈浑浊的阴影它似有旧日的春梦, 常年不醒  /任凭篝火跳跃 ,蛙声喧腾……”很明显地,这首诗和当时的社会大环境,文风,是格格不入的。但诗人的风格,在那时已经确立。他也因此成为大山的囚徒。摘帽后归来,焕发青春。最终因患绝症弃世。命运天定,或者,命运亦自造。诗给他带来了苦难,诗也平衡了这苦难。对于昌耀的承认和发现,来自于民间,在官方话语圈里,一开始他是缺席的。

其实,真正沉重的,是生活,它从来都不轻松。以肉身之重,去承受诗歌之轻。

燎原本人也是诗人,为昌耀立传,惺惺相惜,不惜笔墨,为他鸣不平之声。然而,诗人之不幸,既在于时代悲剧,也在于个人选择,是自己选择了那条道路。在这个世界里,他是受难者,同时也是诗歌世界里的自由人。

 

《昌耀评传》   燎原著    作家出版社出版   定价:49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9-19 21:36 , Processed in 0.265256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