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我与尼玛拉萨

热度 4已有 21043 次阅读2013-3-30 21:19 |系统分类:见闻| 拉萨, 尼玛

我与尼玛拉萨

   我从出生到高中毕业为止,从来都没出去过,甚至连我们甘孜州州府康定都没去过,说得不好听一点儿,我就是一个生长在山卡卡里的小小乡巴佬,说客气一点儿就是在大山里长大。和我的伙伴们一样,每天看到的都是相同的风景:有蓝天白云,也有耀眼的雪山和金顶辉煌的寺庙,瓦房的学校和崩柯房(藏式别墅)的村庄,还有青稞、牦牛、酥油茶和糌粑…;遇到的都是从小就生长在这牛角似的山卡卡里的熟悉的乡邻:转金桶的老人、埋头苦干的中年人、念经的扎巴阿尼(和尚和尼姑)和叩头喇嘛,有学生和老师、还有天天放牛的无忧无虑的伙伴儿…。我也本来应该一辈子过着这样平平淡淡的“牛角式”的生活,应该早一点儿娶妻生子,早一点儿从为人之子到为人之夫,再到为人之父。就这样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就要放牛放马放绵羊,然后在每天迎来朝阳送走晚霞的日子中念着佛经慢慢的变老。

但前世的因和今世的果让我降生在离充古小学很近的一个小小的村庄--扎日村,那里每年的六一儿童节不仅仅是儿童们的节日,也是这里所有父老乡亲们的劳动节,他们在这六一期间在忙也歇下来去看孩子们的表演。我还没读书之前就享受过几次儿童节,使我影响最深的是藏族女高音吉香的一首老歌“…我要走出大山,去看外面的世界…”。当时我还会边唱边跳呢。有一次一不小心被经常在外做生意的祖父给听到了,我在家里一来是唯一的宝贝男孩儿,二来外祖父最疼爱小孩子,再加上我不经意中唱了一首触动他老人家心灵的歌。其实当时我也真不知道这首歌的歌词意思,外祖父夸我一句“有前途!有前途!” 我也只好装着意思意思了。由于老人家觉得心里满意,晚上我入睡前的故事变成了他上拉萨、下成都的生意旅途了。我就模模糊糊地了解了拉萨的布达拉宫、罗布林卡、飞机、还有一些巧克力,以及永远燃烧在我内心的根秋桑(佛教三宝)…;也模模糊糊地听说了一些成都那毛主席举手的地方(可能祖父当时不知道叫天府广场),还有我最爱吃的大唐饼干和麻饼子…。

当然使我影响最深刻的是关于拉萨方面的事,因为拉萨不仅仅祖父给我讲得比任何一个地方还要多,还有我们这里的很多老人都要给我们讲他们曾经朝圣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我生长的大山里虽然有点儿偏僻,但跟拉萨的各个方面都有着紧密联系,每一位藏人都一样,凑到一定的钱财,都不会忘记首先要去的地方就是圣地中心尼玛拉萨。一生的愿望,仅仅是到拉萨去朝拜佛祖觉仁布切(释迦牟呢),以及朝拜色哲嘎(色拉、哲蚌、噶灯)三大寺庙、还有罗布林卡等等等等很多很多圣地。听他们说人在世时能到达一次拉萨,能够朝拜到觉仁布切,来世就不用生在旁生、饿鬼、地狱三界,并可以投胎三次到人间。藏人们一到拉萨就连忙去朝拜觉仁布切,不会到达了终点站而松松气、休息一下。因为他们相信轮回的苦海是无常的,而且也不知道阎王爷是否在自己的额头上印着可以朝拜觉仁布切的章。害怕没来得及朝拜觉仁布切,这个不幸的“无常”就降落到他们的头上,被不幸的无常给扯开。害怕遇到什么妖魔鬼怪的避害或者土水火风四帝的不协调,从而导致拜不了觉仁布切就上了另一个世界。所以一到拉萨藏人们做的第一件事都是跟命运赛跑去朝拜觉仁布切!

在我们这儿的家长们都一样,把“尼玛拉萨”说的比极乐世界还要极乐世界,那里有我们的佛祖觉仁布切,要有什么就有什么,把一切的烦恼和困难之类的都会洗净…。如果去拉萨而且像祖父一样做生意,那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康巴汉子了;如果去拉萨当了扎巴(和尚),那更加是一件至高无上的事了。应该是家庭背景的影响吧,这里的每一个孩子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尼玛拉萨!    

孩子们经不起这么大的诱惑,再加上当时很少有家长知道读书可以救国救民族,也不知道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很多家长观念当中上学是孩子们在为国家纳税,当然少不了很多同学也不想辛辛苦苦在这里读死书,早一点儿想见到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极乐世界”--尼玛拉萨。

我就读充古小学时就有同学逃学想去尼玛拉萨的念头,有些逃到了杜马拉(就是小学西南边的山),最远的也有一些逃到了罗锅梁子(杜马拉后满的一个地名)。但每一次都被老师和家长给带回来。

当我升学到朱倭藏中时,也有逃学的一大部分就是想去尼玛拉萨,我高中时最好的一个朋友叫登真郎加,他在读初中时是全校里的逃学王,他们最远的一次逃学翻过了德格绰拉(雀儿山)到了德格县,但最终还是被家长给逮住了。

我在读康北高中时,我的同班同学的也是我的好朋友达吉和泽翁灯珠也曾逃学去往拉萨,他们两打破了登真郎加他们的记录,翻过了德格绰拉,越过了德格志奇,快要到达昌都时,可能要过两条大河的原因吧?没了体力,还是家长给逮住,立马带了回来,不但没去成尼玛拉萨,学校给他们两重重的留校查看处分,泽翁灯珠之后就没读书,直接退学了。拉萨梦还是没能圆。

“拉萨梦”不仅仅在校园里热,寺庙里也非常热,扎巴们平时念经念佛时得来的布施钱凑着凑着,凑到了一定数量的时候,就会偷偷地跑去圆拉萨梦。虽然佛教教徒去朝拜佛教圣地是一件好的事情,但时机未成熟之前自行去的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嘛,寺庙里的堪布和格西还是会给他一定的处分和惩罚的,就邻居杨批爷爷家的次仁邓珠大哥来说,他们当年逃去圆拉萨梦时,觉日寺罚他们修理寺庙的几处要修复围墙。当然给寺庙的头人们请示请假去朝拜还是行得通,不过在寺庙学院里的小扎巴们没毕业之前好像是不准去的。自行主张偷偷去圆拉萨梦的大多数都是学院里的小扎巴们。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扎巴也偷偷去圆拉萨梦,比如说逃避寺庙里的学习压力等等。

 很多人认为放牛娃永远都是“放牛…盖房…娶妻…生子…又放牛…”这么简单,确实是有点儿简单了。但他们也有疯狂的时候,圆拉萨梦就是最好的一个列子。不像学生们一样,每次逃走每次都给逮住;不像扎巴们一样偷偷摸摸的去,不管到没到尼玛拉萨,回来都要受罚。很多放牛娃去尼玛拉萨朝圣,一去就能去成。去成就很多年不会来在外做生意。等回到老家时,已经是名副其实的生意老板了,而且拉萨方言以及拉萨的各个小地方之类的都能侃侃而谈。还有的娶了拉萨布姆并带回家来了,他们说拉萨布姆可喜欢康巴汉子哦!

说到这里,我不可不谈“叩头喇嘛”,因为我是看着一群又一群的叩头喇嘛度过了美丽的小学和真诚的初中。叩头喇嘛并不全是扎巴,凡夫和觉母也不少。只是老家把叩头的朝圣者统称为叩头喇嘛,他们来自藏地的各个地方,去往尼玛拉萨朝圣,自从各个的老家叩头到尼玛拉萨为止,期间不会乘坐包车、拖拉机、摩托车等的交通工具。他们用自己的两只脚和两只手来完成整个朝圣旅途。他们有的是一群扎巴,有的是一群觉母,有的是全家老老少少,也有的是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他们当中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轮着推行李车,其余的便可以只顾着叩头,小伙子们车子推到一定的路程过后又回到刚起程的地点,然后又叩头跟上伙伴们。一到晚上有村庄就借宿,没村庄就搭帐篷。听老人们讲叩头喇嘛在路途中非常危险,特别是经过荒山野林、人烟稀少的地方时,常常会遇到狼群等野兽的袭击,时时也会遇到盗窃的抢劫。他们这样长途跋涉,不畏艰难险阻,只为拜一次觉仁布切!能到达一次尼玛拉萨而连命都不要的精神常常把我给打动!这样的朝圣从佛教来说是一种积德!从旅游环保方面来说是一种绿色冒险的徒步旅行!

听一些老人讲这个“拉萨梦”不是我们这一代才有的。我们应该算是传承和发扬吧!因为我阿爸的阿爸,爷爷的爷爷…都有着圆拉萨梦的这样一个念头。这也一定有它自己的起源或者慢慢产生的过程,而且应该要追溯到吐蕃王朝时期佛教传入西藏之后吧!但我看的书少,懂的知识欠缺,不能更加精确的说何人在何时第一个圆了拉萨梦,不过我知道这个念头一直都保持着,一代又一代传承着、发扬光大着!

我呢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一直都被家长眼里的“乖孩子”和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两个荣誉称号给压住了,只好动力全花在读读死课本,争争命分数,这样以来完全没了实现“拉萨梦”的体力。不过我心底里总是暗暗地佩服他们的野心,也很向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去拉萨朝圣。因为我的骨子里也时时刻刻都燃烧着拉萨梦,可惜我都没逃学过,更何况去过尼玛拉萨。每一次都这样幻想:双手合十给觉仁布切叩头,站在玛布日山上的布达拉宫眺望远处的山,在罗布林卡漫步,在大昭寺前的唐蕃会盟被前留影,以及在八角街流连看看拉萨布姆…。

平日里跟阿爸阿妈闲聊我和妹妹小时候时,话题不知不觉就会转移到他们自己小时候了。说他们小时候比我们兄妹俩懂事又能吃苦耐劳…把自个儿抬得很高的,把我们俩说得这样那样都不行。我可没心思听了,不过我想要听的拉萨拖到最后才说。

他们小时候也有圆拉萨梦的念头,他们小时候也一样,几个谈得来的伙伴儿一起打算走,不过只有少数人真正能够实现拉萨梦,这少数人当中一部分又是家长带走的,凭借自己独自本事去拉萨的还是很少很少。

我阿妈还是个二十岁的姑娘时,他们一家也去过拉萨朝圣。说来也是有一点儿偶然吧!因为她们早上都不知道那天要去拉萨,没啥准备就出去挖草药。在山上刚吃过午饭不久,她和她妹妹也就是我二妈正在炎热的大太阳下挖草药的时候,四郎哥哥骑着一匹马来通知阿妈和二妈赶快回家要到拉萨去,阿妈她们便立马回家换了衣服,然后就跟着父母乘一辆包车(大东风车)去往拉萨了,当时去拉萨条件好一点儿就是乘东风车,但三四十多人挤着坐车厢里,路又烂,非常艰难。上去时一路上总共行走了五六天,终于最后一天早上十一点左右到了拉萨。在格勒叔叔家休息着说路上这样累那样困时,叔叔却急忙劝他们首先去朝拜觉仁布切,因为很多人很有幸到了拉萨但非常不荣幸遭遇到妖魔鬼怪的避害而导致朝拜不了觉仁布切,所以必须首先朝拜大昭寺的觉仁布切,然后第二天接着去朝拜布达拉宫、色拉、哲蚌、甘丹和小昭寺、拉萨甲波日、罗布林卡……。阿妈还开玩笑着说老人们常说的“翁登西卡”(在老家去过尼玛拉萨的老人们常常试探年轻人有没有去过拉萨而问在翁登西卡种的是青稞还是小麦?其实什么也没种。)里既没有种青稞也没有种小麦,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名。大昭寺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开门让远道而来的朝圣者和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开放着,在这期间的十六个小时里可随时朝拜觉仁布切。信徒和各地的游客来朝拜觉悟仁布切时最大的诱惑是八廓街的地毯,八廓街也不像现在,那里摆着接连不断的地毯,有珊瑚、有衣服、有卡点、也有进口的好多印度和尼泊尔之类的货、这样有、那样也有…。当然也有好多好多好吃好喝的东西不一一举例…。

我阿爸从小父母就去世了,由他哥哥一人担当了我阿爸的父母双亲,从他生下来七个月左右就开始由他哥哥一个人来照顾。当时普遍生活条件非常的差,其中他们哥两的生活更辛苦,根本谈不上什么去朝圣,虽然小时候没去过拉萨,但渐渐的长大了,成家立业了,开始养家糊口。开始当上劳累的司机。开车的人走过的地方和要去的地方可就多了,阿爸就是在我读康北高中时第一次去尼玛拉萨,当时是要接几位去印度朝圣回来的我们本村的几位村民。阿爸从老家上去的时候有一车来自那曲的一家。康巴的、安多的信徒们往拉萨走,拉萨那曲那边的信徒们来康巴、安多的寺庙和学院等等来朝拜。听阿爸说那曲那一家乘飞机到成都,然后乘车到色达五明佛学院,再到白玉亚青寺,然后又到德格印记院等。这样去朝拜康区的个个藏传佛教的名胜古迹,然后慢慢上拉萨去的。

阿爸还说他两天两夜后的凌晨三点到达了拉萨,第二天早晨就去朝拜大昭寺觉仁布切,当然之后坐在拉萨的那些天去过好几次朝拜觉仁布切。然后到色拉、哲蚌、甘丹等大小寺院去朝拜。从我们家乡上拉萨做生意的有好多户家庭,有亲戚也有朋友,他们在那边过得很好!他们开店的开店、摆地摊的摆地摊,还有从印度、尼泊尔进货的;除了我们老家方言外,他们会讲拉萨方言和普通话,有些年纪小一点儿的英语脱口而出;他们的孩子不仅学习条件好,而且学习也非常努力…。在拉萨的六七天里都有那些亲朋好友们来接待阿爸。我阿爸可高兴啦!

阿妈现在已经有四十五岁了,她二十岁去拉萨的。阿爸在我高中时去拉萨的,阿爸四十岁左右去了拉萨的。条他们两个人去尼玛拉萨的时差差不多有二十多个年头,虽然我亲自没去过拉萨,但听阿爸阿妈讲的差异来看,尼玛拉萨有了天壤之别的变化!我相信这变化后有了很多新鲜的事物,我更加相信这变化后更多的新鲜事物被侵蚀了!

书本上和尼玛拉萨初次见面在那里? 什么时候?我恐怕都忘了,好像是老家殿堂里挂着的布达拉宫壁画或者唐卡开始吧!也有可能是小学藏文课本上的《布达拉宫》一课,还有可能那时藏族作家次多写的汉语课文--《拉萨古城》,还有可能…。不知从何开始,我就慢慢的积累着关于拉萨的点点滴滴,慢慢的我对拉萨越来越了解,越来越亲近了。拉萨不仅仅是我们藏传佛教圣地,它还是我们黑头老百姓寻找昨天的活化石或者历史记忆的石碑。

布达拉宫:吐蕃王朝第三十三代松赞干布开始首都从雍布拉康迁移到拉萨的玛布日上,修建了当今世界举世瞩目的布达拉宫,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岁月沧桑。

罗布林卡:俗称拉萨的颐和园,意为“宝贝公园”,为历代达赖喇嘛的夏宫。每当夏日来临,达赖喇嘛便从布达拉宫转移到罗布林卡办公。其建筑以格桑颇章、金色颇章、达登明久颇章为主体。是西藏人造园林中规模最大、风景最佳的、古迹最多的园林。

哲蚌寺:坐落在拉萨市西郊约十公里的根培乌孜山南坡的坳里,是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弟子降央曲吉-扎西班丹于公元一四一六年创建。解放前该寺僧众超过一万人,是藏传佛教最大的寺庙。整个寺院规模宏大,鳞次栉比的白色建筑群依山铺满山坡,远望好似巨大的米堆,故名哲蚌。“哲蚌”是藏语,直译为“雪白的大米高高堆聚”,简译为“米聚”,象征繁荣,藏文全称意为“吉祥积米十方尊胜洲”。

色拉寺:色拉寺全称“色拉大乘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与哲蚌寺、甘丹寺也称拉萨三大寺,是三大寺中建成最晚的一座。 位于拉萨北郊三千米处的色拉乌孜山麓。公元一四一九年,宗喀巴弟子绛钦却杰兴建,成于宣德九年(一四三四年)。寺内有结巴、麦巴、阿巴三札仓(经院)。其全盛期寺中有僧八千余,规模略次于哲蚌寺。

甘丹寺:位于拉萨达孜县境内拉萨河南岸海拔三千八百米的旺波日山上,距拉萨五十七公里。是格鲁派六大寺中地位最特殊的一座寺庙,它是由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于一四零九年亲自筹建的,可以说是格鲁派的祖寺,与哲蚌寺、色拉寺合称拉萨“三大寺”,寺院全称“甘丹朗杰林”,甘丹是藏语音译,其意为“兜率天”,这是未来佛弥勒所教化的世界。宗喀巴的法座继承人,历世格鲁派教主甘丹赤巴即居于此寺。

大昭寺:大昭寺,又名“祖拉康”、“觉康”(藏语意为佛殿),位于拉萨老城区中心,是一座藏传佛教寺院,始建于六百四十七年,是藏王松赞干布为纪念泊萨尺尊入藏而建,后经历代修缮增建,形成庞大的建筑群。大昭寺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大昭寺是西藏现存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也是西藏最早的土木结构建筑,并且开创了藏式平川式的寺庙市局规式。

小昭寺:小昭寺位于大昭寺北面约五百米处,通常与大昭寺连称“拉萨二昭”而驰名于世。小昭寺始建于藏王松赞干布时期,与大昭寺同期建成,七世纪中叶由文成公主督饬藏汉族工匠建造。寺内供奉的释迦牟尼佛为佛陀十二岁时之等身像, 小昭寺又名上密院,藏语叫“居堆巴扎仓”,属藏传佛教格鲁派密宗最高学府之一。寺庙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城的东北部,八廓街北约500米处。

唐蕃会盟石碑:

桑耶寺:又名存想寺、无边寺,位于西藏山南地区的扎囊县桑耶镇境内,雅鲁藏布江北岸的哈布山下。它始建于公元八世纪吐蕃王朝藏王赤崇德赞时期时,是西藏第一座剃度僧人出家的寺院。寺内建筑按佛教的宇宙观进行布局,中心佛殿兼具藏族、汉族、印度三种风格。

雍布拉康:雍布拉康位于泽当十一公里的扎西次日山上。“雍布”意为“母鹿”,因扎西次山形似母鹿而得名,“拉康”意为“神殿”。雍布拉康是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据史书记载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松赞干布暑期由宫殿改作寺庙。至五世达赖时又在原碉楼式建筑基础上修了四角攒尖式金顶,并将其改为格鲁派寺院。

这些一个个圣地设为旅游境地同事,我们不能旅游而旅游,我们要知道这圣地上所发生过的事情,并且让全世界都知道!因为名族的是世界的!

现在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把圣地圣湖都开发为旅游圣地,相关的资料在网上比我说的更加会精确,所以在这里我就不一一的给大家啰嗦了。此外尼玛拉萨的交通比以前方便多了,以前的土路现在已由柏油马路、铁路,以及飞机等给代替了,以前的东风车也不见了,现在一辆辆越野车成队而来来回回,一列一列的火车接连不断,一架一架的飞机也来来往往。传说中的那遥远的尼玛拉萨,忽然一下就到了。

这用亚东的神鹰来形容“在每一天太阳哦升起的地方,…祖先们一生也没有走完的路…转眼就…”!

用韩红的天路来形容“…那是一条神奇的铁路哎,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从此山不在高路不再漫长…”等等。

在这里我还要引用走遍全藏各地并多次到过拉萨的汉人作家王力雄,他用现实主义的笔触如实地、客观地评说今日拉萨的文字:

……拉萨是藏人心目中的圣城。世世代代,无数藏人的最高心愿就是一生中能到拉萨朝圣。为了那个目的,他们甚至不惜倾家荡产。……拉萨乞丐之多……其实那些乞丐中的相当一部分就是前往拉萨的朝圣者,因为花光了盘缠或供奉了全部钱财而无法返回老家,才沦为乞丐的。他们对此心甘情愿。

……当年在西方人心目中,拉萨就是西藏的化身。几个世纪以来的西方探险者在其艰苦卓绝的行进路上,方向全指着拉萨。凡没有达到拉萨者,在成绩单上皆显得黯然失色,如同没到过西藏。

……今天情况则全然不同,拉萨成了西藏境内最容易达到的地方。成都、北京、西安的航线直达拉萨,仅需要几个小时的飞行。站在拉萨街头,会产生置身于中国内地城市的感觉。整个拉萨城里挤满了南来北往的外地人,朝圣的藏人只占很小比例,大多数是做生意或打工的汉人、回人,还有形形色色的旅游者和出差的中国公务人员。如果只到过拉萨,在今天反会被认为没到过西藏。拉萨不仅已经越来越失去了圣城的神圣光环,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失去了西藏特色。

……(一九五零年前),拉萨城区只有平方公里,现在扩展到了五十一平方公里。当年一下雨就泥泞不堪的几条土路,现在延伸为总长一百五十多公里的城区柏油路。比起往日垃圾遍布、野狗和乞丐到处游荡的拉萨,新建筑日新月异地崛起,遮蔽古老藏式建筑。可以说除了高耸的布达拉宫,今天的拉萨已经完全没有了过去的模样。

……除了城市面貌改换,最使拉萨变了味道的,是那数千家林立街道两旁的饭馆、酒吧、商店、歌舞厅、夜总会等。拉萨市区总共不到十二万的城镇人口(一九九四年末为十一万七千七百五十三人),竟然有一万三千多个个体工商户,可想经营风气之盛。过去的拉萨之所以被称作「圣城」,在于它是宗教圣地,是藏传佛教中心。那时尽管也存在世俗的寻欢作乐,但是皆在宗教至高无上的神圣笼罩之下。今天的拉萨则完全不同,即使重新恢复了寺庙,有了众多僧人,各地的藏人百姓也前来朝拜,然而世俗生活已经在拉萨占据了绝对主导地位。拉萨街头,形形色色的门面招牌交相辉映,叫卖、拉客的吆喝此起彼伏,三陪小姐花枝招展,烹调油烟四处弥漫,拉萨从过去的圣城变成了一个物质丰富、生活舒适的世俗城市,欲望涌动,贪婪横流。以佛教的眼光,肯定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现在我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总算是翻过了二郎山来到了西南民族大学,我正实现着“…我要走出大山,去看外面的世界…”。现在看来,尼玛拉萨并不遥远,“拉萨梦”跟我越来越接近了,越来越亲近了。我现在生活的这个圈子里尼玛拉萨味道还是挺重的:我们班上有尼玛拉萨的同学,平日里还有好多朋友都来自尼玛拉萨那边的,不管是虚幻的网络世界还是现实的生活当中。虽然还没到过尼玛拉萨,但一听到拉萨方言或者跟他们交流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之所以这样,大二上学期我选修课专门选了拉萨口语,一学期下来还是很有收获的。不久就要去拉萨朝拜了,到时候拉萨方言也基本能听会说了。这是我圆“拉萨梦”之前的一个小小的准备,当然这更是我作为一名黑头老百姓儿子的应尽职责!

双手合十在额头上,祈祷我圆拉萨梦的那一刻,我要点一万盏圣灯照亮大地;双手合十在音喉旁,祈祷我要圆拉萨梦的那一时,我要挂一万条经幡唤醒记忆;双手合十在心灵上,祈祷我圆拉萨梦的那一次,我要转一万次经筒祈祷胜利。双手合十在三门,祈祷我的拉萨梦早日到来!

                         2013.3.23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ice 2013-3-31 06:07
祝愿早日圆梦!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3-31 09:03
ice: 祝愿早日圆梦!
谢谢你的祝福!
回复 周子琪 2013-3-31 13:26
我小时候也是很向往拉萨,去年终于去了,很喜欢那里,甚至想住下来!
回复 拉萨牧人 2013-3-31 16:02
圣城拉萨依旧是我们心中的圣地。欢迎来圣城拉萨,这是必须的!!!
回复 lgz13897123550 2013-3-31 22:22
呵呵、写的和小说一样好、很真实和美好。
  布达拉宫的建设。据说,最初是松赞干布,但是规模还小。由于后期西藏政治中心移到后藏萨迦,最初的布达拉宫有些没落和衰败。在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在哲蚌寺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并开始大兴土木扩建布达拉宫白宫,并移居布达拉宫,布达拉宫再次成为西藏的中心、在五世达赖喇嘛圆寂后,他的摄政王第司桑吉嘉措,怕达赖喇嘛圆寂的消息影响西藏的政局对修建布达拉宫不利,故意隐瞒圆寂的消息,继续修建了布达拉宫的红宫,布达拉宫整体基本完成,以后历代达赖喇嘛都进行过不同程度的修建和维护。
  因此,松赞干布,五世达赖喇嘛,第司桑吉嘉措都对布达拉宫有很大的功劳和关系。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4-2 17:15
周子琪: 我小时候也是很向往拉萨,去年终于去了,很喜欢那里,甚至想住下来!
呵呵,   不久我也可以去啦,   我好期待!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4-2 17:18
拉萨牧人: 圣城拉萨依旧是我们心中的圣地。欢迎来圣城拉萨,这是必须的!!!
呵呵,我也很希望看到依旧的尼玛拉萨。
谢谢你的欢迎!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4-2 17:22
lgz13897123550: 呵呵、写的和小说一样好、很真实和美好。
  布达拉宫的建设。据说,最初是松赞干布,但是规模还小。由于后期西藏政治中心移到后藏萨迦,最初的布达拉宫有些没落 ...
恩恩,   谢谢你哈 !   我只是介绍一点点而已。  不愧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人!我会注意的,希望你能够给我提更多的建议,对我帮助很大!谢谢通报!
回复 周子琪 2013-4-2 18:29
luorongluowu: 呵呵,   不久我也可以去啦,   我好期待!
拉萨很好玩的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4-2 19:40
周子琪: 拉萨很好玩的
恩恩,你是拉萨的吗?
回复 周子琪 2013-4-2 21:09
luorongluowu: 恩恩,你是拉萨的吗?
不是,我是汉人。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4-2 22:51
哦哦,你住在拉萨?
回复 周子琪 2013-4-4 09:46
luorongluowu: 哦哦,你住在拉萨?
没有啊,去过而已
回复 luorongluowu 2013-4-4 11:23
哦哦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18 08:12 , Processed in 0.05195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