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康藏记忆之逃走的牧主
gxp1201 2009-8-7 17:30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康区平叛时期。当时在东藏民主改革如火如荼,局势不是很稳。但是广大贫下中农还是乐意帮助金珠妈咪(即解放军)的。这是我询问了当时的一些人,知道的故事。 那会儿,为了不让老百姓被裹挟闹事,上面要求收缴各家各户的枪支。没交的要受到处罚。一天有人诬告一对措拉牧区的父子还剩一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413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偷玉米的贼
gxp1201 2009-7-19 14:30
前些年泸定的城市建设才开始全面起步。位于大渡河西岸的红军桥隧道则是开工了很长时间才完工。当时康区老百姓说泸定是“后山路筑战壕,河西打防空洞”。战壕和防空洞就是指前些年的两个大工程,一个是后山公路,一个便是红军桥隧道。 修隧道就会有施工队,有施工队就会有民工住的棚户区。当时在城南的沙坝小区,也就是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29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母亲的歌
gxp1201 2009-6-27 13:57
从小,洛马就没听过母亲唱歌。而自己会唱的那些歌还是和小伙伴们学的。从咿咿呀呀中感受音乐的热度。母亲曾是村里有名的民歌手,并且她的婚姻也是歌唱的结果。 母亲的美貌已经成为乡亲们传述的十八年前的故事。当然故事的主角是洛马的父母,线索则是没完没了的山歌对唱。他们因歌相识、相恋,最后到相伴。可能这是村里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33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西瓜得了艾滋病
gxp1201 2009-6-18 17:30
2006年8月上旬,不管是康定还是泸定,西瓜的价钱都少得可怜。瓜贩子们都说大赔本。这些西瓜都来自凉山西昌地区。以前一块多一斤,到了那年的七八月也就才卖个四五毛。便宜的不得了。究其原因,有不少人都说是因为西瓜被人注射了艾滋病毒的缘故,吃了这种西瓜就会得病,所以没有人买。有人说有些西瓜红得很,就是因为注射了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40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找不到放生的羊
gxp1201 2009-6-6 22:44
放生是一件功德很高的事情,其实不管你是不是信仰宗教,放生所给人的其实也是最朴素的价值观。人不是自然界的主宰,应该适当给其他生灵生存的空间,而非为了一己私欲赶尽杀绝。想想也是,征伐带来的除了获胜方鄙夷的奸笑,就是孤儿寡母的泪水和被大浪滚滚不能自已的军民之血。 现在的我们,其实只要活在当下也是很不错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362 次阅读|2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疯狂的自行车
gxp1201 2009-5-26 19:29
1998年的巴塘县德达乡基本上还没有人买的起摩托车,大家都喜欢自行车,因为便宜。 那个夏天我小学生一个,在那里过暑假,一次为了去兵站看一位外地到德达来访问活佛,外公叫表哥载我过去。我想几公里的路不好走,有车坐应该很好了。 当我上了自行车的后座,两腿叉开,表哥便一跃而上。那动作很敏捷,像是后座没人一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265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送鸡蛋的婆婆
gxp1201 2009-5-7 22:55
晚上迷迷糊糊,终于睁开了双眼,却发现天已经亮了。起来梳洗的姐姐早就在德达沟清新的空气中和大姨有说有笑,我则赶紧起身去洗脸。 其实阿妈很早就起来了,因为要去挑水,外公也很早就坐在床上念经,只是我自己睡得死。等到我起床的时候,水已经挑回来了。 正洗着脸,一位老婆婆进了院门,只见她穿着灰色的旧藏袍,头发没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293 次阅读|3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一碗红豆瓣
gxp1201 2009-4-20 19:55
阿妈和阿爸都是从山里走出来的,尽管现在生活在民族杂居的县城里,对于旧时代的情节依旧是很清晰的。阿爸是个老实人,一个只和街头小市民打得火热的人。这次他未能与我们同回巴塘德达看望外公(爸爸当时要工作,母亲已经退休),但一大罐红豆瓣和两麻袋腊肉香肠却也表达了他对自己岳父的尊敬。 豆瓣是做川菜的必备材料,有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312 次阅读|1 个评论
分享 难忘的武侯祠乞丐
gxp1201 2008-11-11 22:23
从很早就知道武侯祠是成都最集中的藏人聚居区。这里的藏族是来自全国各地,人员复杂,而且佛教的氛围十分浓厚。每当走在武侯祠的藏人街上,总感觉自己不是在内地,而是在藏地的一个热闹的集市上,倍感亲昵。可是这里也是成都最集中的乞丐区。很多乞丐在这里赚钱。说实话我其实不应该说这个,但是现在有些人的情况并不值得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707 次阅读|6 个评论
分享 康藏记忆之雪域艾滋病
gxp1201 2008-11-2 10:11
说实话,如果我在中学听到有人说康定泸定有艾滋病患者,我绝对不会相信。毕竟我觉得那里我们太遥远。可是后来进了大学,就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我们那里也有啊。 我在大一的时候就有同学打电话说近日泸定医院接待了三个在泸定打工的成都小姐,她们都被感染艾滋病了。我当时觉得很可笑,但又想想做皮肉生意的应该会有 ...
个人分类: 康藏记忆Shangri-La|688 次阅读|9 个评论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5 17:23 , Processed in 0.055020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