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仓央嘉措秘传》中关于理塘的记载

热度 2已有 322 次阅读2019-12-14 18:22 |个人分类:图白忒史话History|系统分类:读书

《仓央嘉措秘传》封面 


《仓央嘉措秘传》由蒙古族僧人阿旺伦珠达吉著,成书于藏历火牛年(即公元1757年)七月。据书中记载,仓央嘉措并未在青海湖圆寂,而是云游四海,最后驻锡在内蒙古阿拉善的寺院,收徒传法,隐姓埋名度日。阿旺伦珠达吉就是其所收之徒。有学者认为《秘传》是伪作,记载的并非真实,也有的认为是被正史规避的故事。但无论怎么样,作为理塘人,我就《秘传》中记载的他到理塘的记载与大家进行分享。我所用的版本是中国藏学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的,译者为庄晶。


一、仓央嘉措朝拜长青春科尔寺

理塘县长青春科尔寺现貌


《秘传》中记载的仓央嘉措是在公元1708年底-1709年初间朝圣完峨眉山返回西藏时,独自一人途经理塘的。在理塘他朝拜了理塘城北的长青春科尔寺(又名理塘寺)。仓央嘉措本来是想在理塘暂住几天,但为防止托尔果哈尔·果茫拉苏认出来,只得在理塘城呆了3天,便草草上路。这个托尔果哈尔是当时理塘长青春科尔寺的堪布。这是《秘传》中仓央嘉措在理塘城的经历。该段记载在第25页第4段,原文:

“离开峨眉之后,我重新上路。独自一人往西藏方向进发。渐渐地走到了理塘寺。谒拜过圣地以后本打算暂时停留几天,但因当时托尔果哈尔·果茫拉苏正担任理塘寺的堪布,恐怕他认将出来,因此只停留三天。”

普贤菩萨的道场——峨眉山金顶


此中托尔果哈尔·果茫拉苏还缺乏记载,应该是仓央嘉措的故人。1717年拉藏汗才亡故,仓央嘉措在正史记载是1706年11月圆寂。理塘的长青春科尔寺是拉萨格鲁派在康区的桥头堡寺院。在1708年、1709年间,该寺的堪布应该是由拉藏汗支配的拉萨寺院所派。按照《秘传》的说法,仓央嘉措并未圆寂,而是隐姓埋名,云游四方。长青春科尔寺是1580年由三世达赖索南嘉措所建,所以对于仓央嘉措来说有特殊的因缘。1708年即藏历土鼠年七月19日,七世达赖格桑嘉措诞生于理塘县城的车马村仁康古屋。

蒙古和硕特部首领,西藏当时的实际统治者——拉藏汗

七世达赖格桑嘉措在道孚县惠远寺驻锡期间亲自制作的“如我一般”自塑像,世上仅两尊,一尊供奉于拉萨,一尊供奉于他的出生地——理塘县的仁康古屋。


二、仓央嘉措停留理塘的时间

《秘传》中仓央嘉措的路线,黑色线是他从青海湖南下辗转去峨眉山的路线,紫色线是从峨眉山返程回藏区的路线。


关于仓央嘉措停留理塘时间,秘传中无明确记载,但通过推算,估计是在藏历土牛年年初,也就是康熙四十八年,即公元1709年。第26页记载:

“土牛年四月,逐渐走到噶玛如……”

此处噶玛如,按照书中注释有两个说法,有说是甘孜州西北部,也有说是木雅贡嘎山。根据区位逻辑,仓央嘉措进藏经过理塘应该一路向西,而不是向东。木雅贡嘎位于康定、泸定、九龙一带,属于甘孜州的东部地区,进藏的仓央嘉措不可能折返。另外考虑到在噶玛如地区,仓央嘉措遇到了咒士。咒士又叫瑜伽士,一般在宁玛派和噶举派居多,巴塘北部和白玉、德格宁玛派、噶举派信徒居多。所以噶玛如应该是在德格、白玉、巴塘北部一带。

藏地瑜伽士,一般以居士形象出现,手持达玛鼓和腿骨号


在藏历土牛年记载之前提到确切年份的就是第20页中第3段记载:

“此后又往擦瓦绒地方走去。于土鼠年七月到了一处荒僻的叫做道尔格的所在……”

仓央嘉措自青海南下,经果洛,本想去云南,后改道去嘉绒藏区,在白若杂纳山洞修行几个月后又改道去擦瓦绒地方,途径藏南一个叫道尔格的湿热地方。擦瓦绒位于藏缅边界,即今天林芝地区的察隅县一带,又译作察瓦绒,属于康区。这里说的土鼠年是1708年,即康熙四十七年。根据之后的记载我们来推算一下时间:

1、道尔格,身患天花,树林中停留三十多日;(第20页)

2、噶曲迦家,仓央嘉措仓央嘉措昏厥,幸得噶曲迦家人照顾,住两日;(第22-23页)

3、灵验岩窟,在两个禅洞修行三个月;(第23页)

4、噶曲迦家,从禅洞返回又住十几日,知噶曲迦为当地地祗之子;(第24页)

5、到察科村前行二十余日,察科村住三日,察科寺住十来日;(第24页)

6、中途经过萨噶、打箭炉、雅安;(第24-25页)

7、行十日至峨眉前方一个大城市;(第25页)

8、峨眉山,朝拜十日;(第25页)

9、理塘城,停留三日,至巴塘路上停留数日照顾孤儿;(第25页)

10、藏历土牛年四月到达噶玛如地区。(第26-27页)

到达道尔格是在1708年藏历7月。通过大概推算,中间间隔时间至少190天以上,约7个月至8个月,大概在藏历土牛年(1709年)的年初,即藏历二月至三月间仓央嘉措到达理塘县城。

位于嘉绒藏区的白若杂纳山洞,在今四川省马尔康县,当地盛传仓央嘉措曾到过该山洞


三、理塘境内的两个小故事

在《秘传》中提到仓央嘉措离开理塘县城后的两个小故事。第一个遇到的是无头人,第二个是在去巴塘的路上救助两名孤儿。根据时间推算应该是在1709年藏历土牛年二月、三月间发生的事情。记载于该书第25-26页。


(一)无头人

《秘传》中写道:“继续前行。有一日来到一户人家,这家有一个无头的人。向他的妻子等叩问原委,答道:‘因颈生瘰疬,以致掉了脑袋。现已三年多了,仍然不死。’我心中生出无限怜悯,坐着看他。只见他以手捶胸。问他们这是何为?有人答道:‘这是饿了。’于是往他脖子上的两个窟窿中的一个里用瓶子灌进去一点温热的糌粑糊。那管口翕翕开合,有气上逆,嘟嘟地冒起泡沫。又过片刻,面糊便全部进入肚里去了。

我不由得思念:‘有情的业行,竟有如此不可思议者!’因此更悟到业果的真谛。《经》中说过:施舍之达彼岸者,如诸佛子为得涅,成千次将自己的头颅抛舍。又道:人首,是各种器官中最胜者。首断,不复活矣!这种种说法原是指一般情形而言。而种种有情的种种业行,往往稀奇古怪,难以测度,令人不可思议。”



文中的瘰疬又称老鼠疮,生于颈部的一种感染性外科疾病。在颈部皮肉间可扪及大小不等的核块,互相串连,其中小者称瘰,大者称疬,统称瘰疬,俗称疬子颈。多见于青少年及原有结核病者,好发于颈部、耳后,也有的缠绕颈项,延及锁骨上窝、胸部和腋下。相当于现代医学的淋巴结核,多是由于结核杆菌侵入颈部所引起的特异性感染,严重时可溃破流脓。该病早期并无明显症状,病情发展后可有全身症状如疲乏、食欲不振、消瘦、低热等,还有病变器官的局部症状。(据百度百科)

刑天,又作形夭,原名形天,是中国远古神话中的神祇。在《山海经》里则是一位无头巨人,为炎帝的武臣。

在《博物志》记载了这个传说生物无头人相关信息,无头人(Blemmyes)传说位居于古罗马时代的北非撒哈拉沙漠,无头人不像正常人有一个头,没有头却能生活,也有五官,只是五官长在胸部上。


这是一个比较玄幻色彩的故事,淋巴结核导致脖子生疮,但是还不至于掉脑袋。西方传说中的无头人记载于《博物志》中的传说生物,传说位居于古罗马时代的北非撒哈拉沙漠。而在汉地,《山海经》有记载。清初《明季北略:历代笔记丛编》也有记载,说有一个叫刁端礼的文人,在赶路的路上休息,听到隔壁有非常异常的声音,就探头过去看,结果发现一个无头人正在编草鞋,动作娴熟。据说这个无头人在宣和年间碰到了打仗,被人砍下了头部,在战乱平息以后,在一堆尸体里面找到了他,头颅已经被砍掉了。尽管没有头,手脚却还是依旧可以动,于是大家都不敢安葬他,只是就将头埋在了房子的边上,给他的脖子伤口的地方敷上了药,后来伤口好了,大家从骷髅口给他灌米粥活到了现在,就这样活了30多年。

《明季北略》是由无锡人计六奇于清朝初年编写的书籍。记载明万历至崇祯时期北方地区史实的史书。


《秘传》详细地记载了这个生活在理塘的无头人,三年不死。他如何进食,他如何通过捶胸的方式与人沟通,特别是进食后食管的“翕翕开合”,描述都相当生动。仓央嘉措见此,思考了业行的力量,也联想了前人为圆满解脱而抛头颅之事。仓央嘉措提到的成千次抛头颅的应是月光王菩萨,即敦煌第275窟北壁壁画上的一个故事。婆罗门牢度叉重财色,被国王毗摩斯那收买前去向月光王乞要头颅。月光王向来乐善好施,累世已施舍999次头颅,今生也不例外,不顾周遭劝阻施舍了第1000次头颅后,最终功德圆满得成就。

敦煌第275窟北壁壁画,介绍月光王施舍头颅的故事。


龙树菩萨,在印度佛教史上被誉为“第二代释迦”,他发展了空性的中观学说,是领导大乘佛教复兴的伟大论师。他头顶的七条蛇代表龙族对他的护持。


其实最著名的抛头颅者还有宗喀巴大师推崇的龙树菩萨,龙树与乐行国的国王命运相连。由于龙树菩萨证得长寿之身,所以国王也能延年益寿。但是该国王子为早日称王,便要龙树菩萨头颅,龙树爽快答应,但是王子挥刀砍了多次未果,后在龙树提醒以吉祥草割头便可,于是王子照做,龙树菩萨头断圆寂。这其实也是业行,因为龙树曾经在割吉祥草时杀害过小虫,所以以一根吉祥草回报了业行。头颅一断,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但面对这个无头人,仓央嘉措也感叹有情众生的种种业行不可思议。无头人现实中很难看到例子,但是无头鸡是的确存在过的。

1945年,无头鸡Mike由于其主人的失误,头被砍掉了颈动脉却没有被砍中,于是它多活了18个月。无头鸡Mike的主人在它没有头之后,用眼药水瓶将牛奶和水混合起来喂Mike,但Mike还是因黏液堵塞死亡。起初,许多人认为这不过是骗局,因此其主人把它带到位于盐湖城的犹他大学检查以证验是事实。


(二)救助孤儿

秘传》中写道:“从理塘到巴塘的路上,遥见一个村庄,遂去化缘。谁知到得跟前却阒无一人。走进一家屋里看时,见一个女孩,大约十二岁的模样,另一男孩约有九岁,因染上天花,已是奄奄一息。他们的母亲也因患天花已僵死于灶前了。见此光景,我发无限悲心,立即为那两个孩子升火熬粥,给他们灌服下去。几度昏厥之后,总算苏醒过来了。我又为死去的妇人超度追荐,回向祈愿。那尸体虽已腐烂不堪,恶臭难闻,但我振作精神,把它装进口袋,用绳子捆好背了起来。那具死尸又不太老实,在我的背上摇晃,摆来摆去,加之沉重异常,实在难以背负。我勉强支持,终于送到了一个偏远的荒谷里面。

此后,我担任了这两个孩子的看护,停留了不少时日,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孩子舅父的人来了,我才将小孩交付与他。临行时,两个孩子嚎啕大哭,抓住我死死不放,我把吃的东西全部给他们留下,虽然心中难舍,但数日后终究在一个夜晚悄悄地离去了。


根据之后的行进路线,理塘向西可到巴塘,但是仓央嘉措去的是噶玛如,即康北地区金沙江沿岸地区。《秘传》中多次提到天花,包括仓央嘉措自己也在道尔格患了天花,但是治好了。天花是当时各地最大的天敌,包括顺治帝、康熙帝、同治帝等帝王都患过天花。难得的是,仓央嘉措大病初愈便去峨眉山朝圣。作为一个曾经锦衣玉食的上层僧侣,他背腐烂的女尸去埋葬,看护两个患有天花的小孩子。在最后与小孩子不舍得分离,还把仅有的口粮留给小孩,这些细节让人动容。这段故事没有神话色彩,可以看出是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交流。里面有生离死别,有天花绝症,但是人情贯穿始终,对于隐于市井的仓央嘉措,是难得的修心机会。

大清朝入关后的第一位皇帝顺治帝据正史记载就是感染天花而驾崩

康熙帝幼年也曾患过天花,但顺利治愈,只是后半生留下满脸麻子,据说也由此获得储君之位

金鼠年(1780年,乾隆四十五年)十一月二日下午,六世班禅在北京黄寺因患天花治疗无效而圆寂,享年42岁。


不管《秘传》所记载内容是否真实,但是理塘作为仓央嘉措诗中提到的地方,且是七世达赖格桑嘉措诞生之地的事实,是举世公认的。

理塘县城的仁康古屋拥有480年历史,是七世达赖诞生地,仓央嘉措的故事在这里续写


这篇文章我在自己的公众号“岭卡西记事”也有分享。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19-12-16 20:56
无头人,在康区确实听说过这个故事,确实是说发生在理塘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9-12-17 11:02
  
回复 gxp1201 2019-12-26 21:04
恰卜恰土匪: 无头人,在康区确实听说过这个故事,确实是说发生在理塘
  
回复 gxp1201 2019-12-26 21:05
丹正嘉的blog: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20-1-27 11:41
gxp1201:   
由此从青海回康定,路过色达时带了一位理塘来的喇嘛,摆龙门阵的过程中听到他说的
回复 gxp1201 2020-2-15 12:21
恰卜恰土匪: 由此从青海回康定,路过色达时带了一位理塘来的喇嘛,摆龙门阵的过程中听到他说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18 09:36 , Processed in 0.05241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