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芳华已逝?难得的青春岁月

已有 1203 次阅读2017-12-18 21:48 |个人分类:胡搞的文学创作Writing|系统分类:影视

草地上一位精神病患者翩翩起舞,这是何小萍——一个“出身不好”的姑娘。她在享受着回忆带给她的荣光,是没有观众的表演。泪水就是在那一刻让我身边的女生抽泣。从未受人善待,却懂得刘峰的好。是她发现了刘峰,并一直将活雷锋的好挂在心上,她是喜欢他的,是知道可以值得信任的,也是可以牵挂的。乃至多年以后,他们都互相找到了彼此,哪怕时间空间都变了,人这种动物还是可以找到回忆中的那点印象,抑或是梦想。这个情节让我想起了电影《立春》中芭蕾舞男老师在看守所跳的那支布鞋芭蕾。同样是苦涩,酸楚,难耐。

有那么一次,她笑了,笑的那么自由,笑的那么舒适,她要离开文工团,去前线做一名战地医护人员。从未见过的残肢和血腥,让这个看惯了鲜花、听惯了掌声的女孩不知所措,却没有半点时间来熟悉便直接投入到救助当中。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人的死亡也是无常的,有人死的轰轰烈烈,有的人死的悄无声息,连名字都没有留下,空空的坟墓里只留下死后的一声叹息。

何小萍的心中牵挂的是自己的父亲,那个精神后盾。然而等来了的除了回信,还有父亲的死讯。顿时失去依护的她却没有太多的泪水,这是她的成长,也许她不会再认为自己有可以撒娇的地方。这是我的观影感受。毕竟我觉得我个人还是和何小萍的性格遭遇类似。大家都是小人物,都抱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秘密或者缺陷过日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命运是残酷的,生活是现实的,然而人有时候也是幸运的,她遇到了刘峰,遇到了活雷锋。刘峰的好大家都是公认的,却又是大家最为忽略的。没有什么是可以忘却的,然而丢掉一大箱荣誉证书却是他的选择。丢掉荣誉,一切从零开始。他以为自己舍弃的是最美好的东西,就能留下自己想要的爱情,事与愿违。穗子也是这样,金项链做了牙托却没有留住陈灿的心。门当户对的玩意儿看来不是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就被革掉命了,他依旧存在,直到现在。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谈不上谁祸害谁,只是当年还很懵懂,还不知道什么叫合适。而当失去的时候,也只有默默一个人哭着,撕掉那封没有送到对方手中的情书。那代人的事,觉得不是因为他们特殊才有着相似的命运,而是这就是芳华,只是在他们那个时候表现如此,仅仅如此。

刘峰去前线时候只有小萍相送,默默凄凉,孤独的背影消失在保家卫国的部队之中。命运让小萍也去了前线,让她明白了刘峰战斗的路,明白了血与火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她患上精神疾病,还是刘峰找到了她。此时的刘峰没有了右手,空空的袖管在风中飘着。此时,感觉命运太不公平,给予他们的是太多的不公,太多的心酸,太多的泪。

几十年后,再次见面,生活磨灭了太多的情绪,改变了太多的事情。刘峰世俗了?没有。他依旧是他,只是生活变了。病愈的小萍最终和刘峰生活在了一起,也看到了自己第一天穿军装的照片。首尾呼应的叙事。也许这不是最好的结局,但也不是最坏,至少在电影中我们见证了一代人的芳华。这是他们引以为傲的青春岁月!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5-22 14:06 , Processed in 0.28875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