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康定城祭祀野鬼的厉坛

热度 3已有 1608 次阅读2016-7-7 14:04 |个人分类:康藏记忆Shangri-La|系统分类:民俗| 康定

在《打箭炉志略·坛庙》这一章节中,记载了很多康定地区的寺院古迹,汉藏等多民族传统信仰在小城康定交织。当然很多已经荡然无存,消失在历史的烟波浩渺之中,但是从简单文字中我们还是能后看到许多有意思的事情。据志略记载,清代康定祭祀佛道坛庙的活动经费主要由打箭炉同知具文上报市政司领取银两筹备办理,另外在康定城的商人、平民、客居之人也有出资酬神。就其中厉坛这一个小点进行分析,了解那个时期的康定百姓生活。

    书中用的是繁体字,“厉”字在厂下是个繁体的万字,有邪恶、凶悍、鬼怪、警惕、严肃、厉鬼、传染病等意思,从字面意思就可以知道这个厉字非同一般,往往与暴力、负能量、灵异相匹配。比如有人认为梦是一种怪物的所为,海市蜃楼亦此。《左传·成公十年》载:“晋侯梦大厉”。此中“大厉”即猛鬼之意。正因为不可测的因素在过去往往和鬼怪联系起来,为了稳住这些不好对付的厉鬼,于是人们开始上供祭祀,所以厉坛就是祭祀神鬼的场所。由此可见汉族传统信仰在藏地也有这样的影响,实属深刻,也可以知道当地土官对汉文化的吸纳以及对中原文化的推崇,至少在表面意义上是接受的。

鬼分善恶,恶鬼又被称为厉鬼。当然有人认为仙佛不是可以降妖除怪么,其实这种理解有失偏颇。神乃具备神力的群体,本身自有局限;佛已出脱六道轮回,怎么可以再直接插手凡尘俗务;另外有些厉鬼法力高强,难以收服。佛祖当年曾经就和大孔雀斗法失败,后尊大孔雀为明王,长期奉祀才将其吸纳入佛道。关羽作为三国人物,也在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中被尊为伽蓝尊者,地位显要。藏传佛教中的护法神也多为鬼怪转化而来,其中可见东方智慧的方便之门。《春秋左传·邵公七年》:“鬼有所归乃不为厉。这句话的意思是鬼要有所依归才不可危害人间,鬼这个字的读音就源自归,就是归入土的意思。没有归入土或者没有人的祭拜的野鬼就是可能危害人间的厉鬼。这里说的依归我认为是指有归宿,比如地狱、轮回、天堂、神庙等,无归即孤魂野鬼,没有约束,散漫。祭祀鬼的目的就是希望提供一个可以“归”的地方,让鬼不要给人类添麻烦。这包括不要降灾祸、瘟疫、助敌等,凡是皆为本部人顺利行事。

百度百科讲到“祭厉坛祀制,是祀礼名,吉礼之一,中国古代祭祀鬼神之制”。春秋战国时期就有祭祀皇室祭祀泰厉(泰厉即帝王家无后之鬼或无祀之鬼,此间意为乃无后人祭祀之鬼,非无后代的意思);诸侯祭祀公厉;士大夫祭祀族厉。厉坛制度从朱元璋时期正式确立,主要是为了安抚元末以来大量死难的无名百姓和将士之灵。康定的厉坛应该起自清代。本书中记载:“厉坛在北门外城下无坛。”也就是没有祭坛的意思,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的版本有错误,“无坛”让人匪夷所思。至于城门外设坛,这是有原因的,把鬼挡在门外,不让其在居民区危害人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做法,毕竟城内有城隍爷,城外就有很多不服管教的厉鬼了。设在北门外,这个地址的选择是遵从了明洪武3年12月《祭祀无祀鬼神条》这个国家法令:“乃命京都筑坛于玄武湖中,天下府州县则皆设坛于城北。”为何选择城北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估计和风水有关。清代因为在入关前就已经在盛京(今沈阳)设坛祭祀厉,所以到北京后就不再设立专门的京都祭祀地,而是要求地方各级照旧祭祀厉。从这些演变可以知道厉并不完全是指宗教性质,而是一种国家行为,类似于无名烈士纪念碑或者无名死难百姓纪念地之类的意思,只是利用了东方的灵魂故事来诠释祭祀的意义,也是对广大臣民一个交代,就像赛德克族猎头进祖灵的故事类似,虽然不科学,但是当事人觉得这是道统的继续和分内之事。康定作为清初用兵之地,再加上战乱、地震、饥荒等等死难者长年无人祭祀,所以设置厉坛也是情理之中。

本书中记载“每岁清明、七月X及十月朔迎城隍神祀孤”。其中七月后的那个字看不清,我查资料估计是“望”,代表农历每月十五,朔日代表每月初一。这句话短,但是交代了祭祀厉的时间、方式、主神等多种信息。这个祭祀传统同样源自古代中原,正式发令则是源自前文提到的朱元璋法令《祭祀无祀鬼神条》。每年三次祭祀,清明、七月十五和十月初一,俗称三大鬼节,清明源自寒食节,为帝王祭祀从而影响民间的一种节日。七月十五中元节地府放鬼,民间祀鬼,规模最大;十月初一为寒衣节,主要是给鬼送寒衣助其过冬。迎城隍神入祭坛主位是《祭祀无祀鬼神条》里的规定,当然里面还记载了祭祀时刻为哺时,就是午后三点到五点,使用的祭品有羊、猪及饭食。是否有官员参与,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清代祭祀厉鬼不如明代,皇家几乎不参与,至于地方估计也渐渐从官方转变为民间。在康定是否如此,我们在《打箭炉志略》中知之甚少。

城隍在明清是神的官职,一般由死后的忠臣良将以及符合儒家道德规范的神鬼充任,可以说是冥界的地方神,保一方平安。一方的山水平安和人鬼和谐都由他负责。当然祭祀鬼的任务就像我们现在清明节公祭烈士陵园、黄帝陵等一样也是政府行为。城隍作为另一个世界的公务员领导,参与祭祀无可厚非。“祀孤”就是祭祀孤魂的意思,把祭祀厉的意思说的很通透,只是这种“祀孤”的说法流行于江南,如今潮汕对盂兰胜会也用这种叫法。需要把城隍爷从庙里抬出来,在街市巡游,然后在城北厉坛主位安坐。清代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江南城隍庙》载:“每岁中元及清明,十月一日有庙市,都人迎赛祀孤。”我猜测修撰这一章节的作者可能来自江南地区。

如今厉坛早已不复存在,汉藏之间的交流却更加密切。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回复 甲波布初 2016-7-7 17:14
  
回复 gxp1201 2016-7-8 18:36
甲波布初:   
  
回复 pari 2016-7-13 10:03
《扬子江》
宋 作者: 文天祥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回复 pari 2016-7-30 08:45
同时入围的还有蒙古族作家次仁顿珠的藏文长篇小说《我的两个父亲》等作品。--早年没有乌兹别克现象,完全是傀儡尕布伦造出来的东西。这些人到现在,还在作他们所敬仰的杜甫所说的乌兹别克梦。要把图伯特的宝贵土地和<河曲马>卖给乌兹别克。你们干脆搬到那里去得了。吃人家,穿人家,用人家,住人家,真是没有良心!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1 06:07 , Processed in 0.072013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