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家园毁纪---2012

热度 1已有 3760 次阅读2013-3-26 21:22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心情

                          家园毁纪

以下数篇,废话数篇、、、、、、

只为拨几丝乱情。

                 这是种寒冷的感觉

已经整整四个月了,此刻,故乡早已是雪花纷飞的季节。

不知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封山的大雪是否已经尘封了那道伤痕,而我似乎还在害怕着寒冷的降临。

和家里通电,家父还嘱咐我注意保暖,听说家里的温度已经下限至-15°左右了,而我这里最冷也不过是-7°、-8°而已,偶尔将身体探出窗外,楼下草坪间还能捕捉到秋后的斑斑绿迹,可我怎会觉得这个冬天是如此地冷,如此地不同于以往

害怕冷,这是种舒心又异样的感觉

自小,奶奶总说,我是所有的孩子里不惧寒冷的一个,或许因往日里,我似乎是越来越不冷,或者说  甚至有那么几丝无视寒冷的感觉。中学时代,冬的深夜,大家都秉烛夜读,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在青藏高原零下十几度的夜,我们都是不怕冷的孩子。不惧寒冷自然也就变得不惧困苦,吃饭七分饱,穿衣七分暖,长久以来更是我们的口号。如今,寒似乎越发是一个用来保持头脑清醒的雅事乐事。可惜现在奶奶老了,而我离家远别,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更多的只是电话里与她老人家的“遥相呼应”,小时候的那些故事,已离我远去,逐渐地在记忆的边缘变得模糊年迈的奶奶,这些年来我不断地在读懂着她的那些故事,而我,还是多么想要听到更。可惜我已老大不小,依然,我很思念偎在奶奶怀里的感觉,那是有家的感觉,很多时候,哪里有爷爷奶奶,哪里便是家。

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奶奶梦见有人告诉她说我要前往“嘉旺嬢美仁波切(苯教二祖之著名弘法大师)”的诞生地“嘉木擦瓦荣(今四川马尔康至康定的大渡河流域)”学习,后来果不其然,毕竟为学习而来到了这个让自己始料不到的地方。

听家里人讲,我出生那年和奶奶克命,使她生了一场大病,差点远去,算卦的喇嘛故将我的生肖向前推早了一位。或许这就是她让我自小锻炼动手能力的缘故,而我时常在想,或许因为自小听惯了奶奶的故事,自小让我懂得自己的事要自己做,要培养健全的人格和明理的智慧,使我从不敢放弃对内心与自然的好奇,对无穷知识的渴望,对健全品格的尊崇。在我的成长历程当中,爷爷宠我,同时也是母语的启蒙老师,我的母语,从三十个字母到朗朗爽口无论我智慧与否,是爷爷,第一次以三十个字母做了开启我智慧之门的金钥匙农家的孩子,父母时常劳务在外,而我们三兄妹,从出生到成长,从生活到学习,毋庸置疑,都是在爷爷奶奶的精心呵护下成长的。如今,成年了,用爷爷的话说已是草原属于骏马的时期,蓝天属于翔鹰的年龄,而我,似乎放下的已有很多,放不下的也有更多,尤其在如此寒冷的季节。

我想,从理论上来讲,每个人都会有关于家的标准理想伴随自身言行的始终,这并非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犹如英国人有一句话讲:当你在罗马旅行,要像在家中一样做事情。

如今,天冷了,千里之外,我好害怕,我在害怕什么?

这是寒冷的感觉,因为那一条河流,不为失去音律;

这是种寒冷的感觉,因为那一尊主峰,不为淡然失色;

这是种寒冷的感觉,因为那一片净土,只为寻一首好诗。

2012年12月13日


    普通理论

不久前的美国总统,选举的太久,又太精彩,总显的热情渗人。人间天上,草木虫鱼,明察秋毫,无不涉及;选举人士,见解独到,口号鲜明,盛气凌然,似乎要达忘情忘我的境地。凡是者,必为其精神信念被受启发,感慨,甚至起敬,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大国概念,有形无形地输出其意识,又使世人自然而然地接受,此我们便懂舌尖上的美国的必要,及其百年以来鹤立鸡群而又不断壮大生存的必然。

于是,无论谁是谁的谁,我们一致高呼:美国梦,不灭的信念!

当然,有关这个新生国家的种种洗礼,一时亦难以说得如落花流水,可谁人都知,无论非凡与否,两百多年来的成长立新,使这个新生的宠儿成为了代表着最新生命,忠于自身信念的国度。

躯体强健,灵魂卓然,以此可见。

天放得很晴朗,便和和室友打了会球,回到寝室,翻了几本旧书(还是前几天从街头的书摊上高价“拍”来的)直到现在,虽显得几分破烂不堪,倒也貌似有点可爱。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手表,五点已过,六点还远,想想也该到吃饭的时候了。

日复一日,如此度日法则,虽也算是无忧无虑,有时却觉得毫不理想,并强烈地想要改变,可是,想究竟也是想,改变始终只为改变。至尊大文殊贡唐·贡去乎丹贝仲美仁波切在《如何学习显密理论的教言》中挥霍生命言行称作是不伦不类的“疯子行径”,如此,似乎恰恰足以形容有关我日前的千万种情境了。

天开始变得苍凉,多风,貌似一个反省的季节。

虽不算晴和,倒也气爽得很,忽想独自出去散散心,漫漫步,自装也好,虚伪也罢,静静独观这萧萧外景,无论昏然清醒,大抵饮一壶好茶,吃一顿饱饭,真是个无聊之至而又别样舒心的事情。

说到反省,又何尝不自问自己的“疯子行径”呢?我的言行岂能对得住我那幼弱的野心,而我又何以解忧?

说到反省,我又何尝不想回到家乡去,难不成去和她抱头一哭?或者和乡亲们高谈阔论?写一段文字?作一篇小说?

说到反省,一夜的失眠,不知为何事?坐在床上,精神恍惚,直到天明。

怕打雷,怕下雨?怕山洪爆发,怕地动山摇?

心里隐约苦闷,眼睛里似乎有东西欲要燃烧,这一年里的这一天,老有太多感想,却很难下笔,一一写得称心如意,甚至有点魂魄颠倒。很多事情其实不必提起,与其一五一十,言外有言似乎更容易使其有汁有味,可是心啊,总是不愿静下来,老想着跳动、跳动,直到搞得晕头转向,才肯罢休。

我是何人?

 为何将此信仰搬来此地?

 只因为,言语不通?

 早晨起来,

 日暮归来,

     认真的祈祷,只为疯子的行径!

 无谓的信念,需要的是一颗反省信仰的勇气!

 普通理论,我们的躯体太病弱,我们的灵魂太昏然,由此可见。

                                           2012年10月13日


    只为,那一盏明灯

我的眼,沿着月光散步

可别错过了城市的灯火!

那夜空璀璨的繁星,都眨着亮眼

那会说话的窗户,灯火辉煌

夜空,飘渺无极

星辰,玲珑各异

可是,那千家万户

心里都亮着同一盏明灯

早上起来,天气太好,呼吸都显得异样舒心,此等天时,又岂能错失! 

将昨夜的几份书刊文稿整理妥善,一边准备洗漱的同时,心里暗暗盘算着今天的打算,尽管每晚安睡之前总要习惯地想好第二天具体的安排,但碰到这种难得的时日,从内心深处不得不对自身的井然而做出几丝妥协,即使尔后自责,亦似乎是一万个心甘情愿。自然而然,这种自欺欺人即成一种享受天时之乐的惯性法则,然又岂非莫大的快乐,更将其半情半愿地归融到读书本意之麋下,而谈到读书,则不得不想起家,这些年来,离家远别,本来只为读书二字,然奔波至此,也并非万料不到。

时至今日,每每走到一处新的地段,自然而然,不得不想起阔别的家乡,因为今日世外的种种气象,足以很实在地挑起我对家乡的种种思考,甚至是有意无意的假设。显然,这并非以我有恋家情结,如此简单之言语而所能说得通、道得清。可我总要问一问,为什么外面的世界是如此地秩序井然?可为什么外面的世界还会是乱糟糟的一团?我并非指,简单的物质结构或社会群体的表象,而是好奇,这个熙攘面貌的意识形态以及它带给我的一些使我胡思乱想的理由。

谈及故乡故土,我并不怀疑故土养育父老乡亲的力量和乡人们创造财富、享受生活的智能。一方山水,养育一方父老,我们的幸福也是受我们的劳动所支配的,这不是一件意外的事,无论智慧者或者实干者,每个人都会为其幸福而采取活动。然幸福究竟何在?为什么由其领导我们的命运,统治我们的生活?

向着深远前进,我们便知,我们固有的信仰,在我们的幸福面前是多么地无地自容啊!昔日里,祖辈们历来坚定地传承下来的信仰,在我们距离幸福的眼前风雨里,居然会如此的摇摇欲坠。

其实信仰和幸福何尝矛盾?甚至互为因果,相互递进。

距离8月13日,已经整整过了3个月,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没有停留过有关“信仰”的思考,才疏学浅,虽悟不出任何有价值的道理来,在偶然的刹那,倒也能牵出那么几丝想法,起码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各色各样,千家万户,每个人,每口家,心中总会有一盏明灯,一盏幸福的灯,一盏指明信仰的酥油灯。

                                         2012年11月13日



8·13,大自然不听话的那一天

雪域安乐祈愿颂

  文殊大士贡珠·云丹嘉措 著

无惑三宝根本皈依地;殊胜雪域怙主观世音;至尊度母圣贤莲花士; 

誓意祈求祷告还我愿;诸愿竟成请赐加持力;浊时人们恶意及邪行;

内外大种混乱以因缘;前所未闻人畜之疾病;曜龙妖魔魑魅黑暗势;

洪涝霜雹恶年战乱兴;雨水不调鼠祸及旱灾;地震火灾四种之威慑;

尤其妨害圣教外寇等;灾害雪域圣土诸祸类;迅速寂静根本灭除之;

人与非人一切诸众生;心之所系菩提大珍宝;超然而生离弃邪意行;

彼此互具慈悲之心念;雪域内外安乐与昌盛;如来圣教兴盛且长久;

三宝诸佛菩萨谛神力;轮回涅槃善根皆具有;吾等意乐善业之神力;

祈祷发愿之果得成就!!!

      在家乡发生特大山洪灾难一月之际,即2012年9月13日晚引用了自己的拙译,至尊贡珠·云丹嘉措上师之妙笔佳作--《雪域安乐祈愿颂》,祈愿幸福降临雪域,祷告世界和平安详!

就在一个月前比此刻稍早几小时的傍晚,不听话的大自然,以它的神性迅速地席卷了我的家园。使安然自乐为惯的人们,瞬间开始变得恐惧、紧张、莫名地祈祷、不知所措,甚至相互谴责。听到噩耗的瞬间,千万种思潮从我停止思考的脑海里一闪而泻、、、、、虽说是抗洪救灾,匹夫有责,而就在回到家的那一刻,我看到的却是一群无能为力的人们,不着头脑地徘徊在无以伦比的无奈中。何况是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者?无论男女老少,留守家园的他们见证了这百年一遇的愤怒。就在这距离短短的一个月以后,我们是否还清楚地记得那场由我们自导自演,自作自受的悲惨喜剧呢?可我们每个人无论怎么也拿不出粗厉的语言去形容所发生的一切,因为我们从头到尾、从里至表,发自内心地、错误地、离谱地爱着我们的家园,私欲地爱着我们的最爱。我并没有诋毁的意思,而且一度为之而骄傲,可现今,不懂事的我,因为太爱这片生我养我的雪域净土,不得不对我以及我的家人,我的亲朋好友,我的邻里相间,我的父老乡亲,以至于我的祖上、、、、、我们或者您们,到底做了什么?到底为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在整整一个月之后的今天,我们依然还得在悲痛中挣扎?或者将其抛之脑后而置之不理?   

 我们是信仰佛教的,是讲究因果的,是唯真理而不敬的,我们祖先们的意念执为普世的人性信仰而誉满天下。我们是否还记得至尊文殊上师智美俄色仁波切在灾后慰问我村时对我们意味深长的寥寥教导?   

“虽说你们遭遇了灾难,可是在无常的生命里,你们的灵魂因这小小的灾难而何需沾上灰尘?”  

“看到你们的依存的转经房、依故的白塔,如果你们愿意,灾后最大的实事,应该是学会关于自己的思考!” 

“事已至此,何以还需任何法事?”   

 我们需要的不是救灾队,不是矿泉水,不是方便面;不是作法事,祈平安;也不是上报下批,领导视察。    

因为,用大师的话说:“该发生的都已发生了”。

我们的心灵有了这位大德的普照,是否应该因为从他言语中的点滴透露而明白点什么,有所触动?    

我相信,家是会建起来的,而且会比以前建的更好。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对我父老乡亲的劳动力是大为骄傲的、赞赏的,我也肯定他们创造财富,争取幸福的能力。可是,家啊,一个用物质无法表达的概念!正如冰心所说:“雨后的青山就像泪洗过的良心”,当我们每个人没有了家,便如没有了良心,会感到不安,但是我们每个人却永远也无法捉摸到家与良心的概念,可见,越是需要的,我们越无法表达,甚至不懂!   

 我们必须得清楚的记着:

8·13,大自然不听话的那一天;                   

8·13,父辈们欲哭不能,迷失了感觉的那一天;                          

8·13,老人们微笑着要孩子们丢下自己赶紧走,可孩子们哭喊着却没丢下一个老

人的那一天。

                                          2012年9月13日晚  23:53



家,一个用物质无法表达的概念

我可爱的故乡,当山洪冲垮了你的脊梁,我不知道我该笑还是该哭!的确,生我养我的你的确很美、太美了,可是我想说这场灾难也来得太美了!我惊叹,我惊叹大自然的伟大,它的神奇之处就在于此。我欲哭无泪,欲笑不得,家园被冲走、摧毁,可是故乡啊,只要人都安好,家可以重建,只是我们固有的思想,是否能被这场灾难所震撼呢?

    请不要说我铁石心肠,我们都该懂得这是自作自受,作为人,我们都有义务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灾难面前,别无选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贪婪成性地乱挖高原特有的珍宝——冬虫夏草,丛林之中乱砍乱伐,随意捕杀野生动物、、、、、、大家都觉得自己财富远远都不如他人,拼命地、丧尽天良地向大自然索要,结果触犯了神性的自然,一切盗木的、捕杀野生的、没完没了的砍柴的、、、、总之不懂得尊重自己的你们,高兴了吗?满足了吗?一切贪官污吏,不关心民生的官员,你们现在就在现场吗?你们是不是该庆幸又有一次发财的机会了?当然,这次终于不用“人工地震”了,这就是一直以来你们所期待的,我们所寻那找的?

     听到噩耗的那一刻,我的心颤抖了,我也无语了。故乡,有大片的原始森林,有雪山、草原,还有美丽的麦田、前往那种野生动物、、、、、似乎让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看那到的,听到的都是现实,感谢佛祖,感谢上师,感谢神灵,您拯救了我伟大的阿妈,使我更加确信了作为人的渺小与可悲。

      失去信仰的人们,没有了畏惧,结果是无恶不作,一场灾难,我不知道都涂炭了多少生灵,请让我为你们祈祷、诵经,作为一个佛教徒,我也只能这样。我不敢问,不敢想,只有一种欲哭的想笑。

     多少年来,国家都在关注“三农”,但我从来不知道,那些地方领导、干部,为什么不为我们修一条防洪水坝,此刻我都怀疑他们在不在现场、、、、、、、我懂得,这是大事,我这种小人物是懂不起,但是我门每个人都有义务去思考,去反省,我们这个文明村、富裕村、模范村、先进村、、、、、、从老人到小孩,从男人到女人,我们每个人具体想了什么,做了什么,扣心自问吧!!!!

     归根结底,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反省,不要只是愚昧的害怕或者是无知的惊叹。我们是否该思考一下,是不是该无节度地去挖虫草、盗林木、捕猎物、往河流里倒垃圾、、、、、、无法无天,为己所欲!

      思考吧,反省吧,祈祷吧,回家吧、、、、家,一个用物质拥有无法表达的定义。

               2011年8月13日21:44,三个小时前,一场洪水席卷了我的家。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WANMACAO 2013-3-27 15:37
我们是有信仰的,视山、水及万物都是神的化身,可外围环境的影响,已经失去了那种仰视。
地球需要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可人类总是很霸道的占领着属于它们的领地。当悲剧来临的时候,受伤的不只是动物和自然,人类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回复 NaljorTsring 2013-3-27 19:22
WANMACAO: 我们是有信仰的,视山、水及万物都是神的化身,可外围环境的影响,已经失去了那种仰视。
地球需要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可人类总是很霸道的占领着属于它们的领地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8-11 11:32 , Processed in 0.059183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