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元是臭骨头,何为立功过

已有 67 次阅读2020-4-26 11:39 |系统分类:文学

偶然看到朋友圈里节录余秋雨先生的《文化之痛》,这些文字虽然只是一些并没有真凭实据的观点式的情绪发泄,但依然能够震撼人心。
“在说过了‘仪式化造假’、‘运动化整人’、‘随机化呼应’这三个病穴之后,读者也许能够明白,我在‘文革’中感受的文化之痛,是一种弥散型的刺激。紧紧地包围于四周空气,几乎让人窒息,却难以表述,难以解析,难以批判。
早在‘文革’结束后不久,有一阵,我以为从此可以不痛和少痛了。对于过往之痛,我们可以隐忍、吞泪、强颜、宽恕、转移。但是,在度过充满希望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随着血迹已淡,泪痕已干,记忆已远,证人已散,一切都又回来了,而且变本加厉。只不过,当时的造反领袖变成了现在的传媒达人。
原来,当初致痛的基因还在,经络还在,穴位还在,为整人而制造污旋文化的可能时时都在。”
看到“仪式化造假”、“运动化整人”、“随机化呼应”这些概念,让人感觉似乎很清晰,又似乎很模糊,感觉清晰是因为好像是被这些概念包围着、控制着;感觉模糊是因为似乎找不到证人或确凿的证据证明被包围着、控制着。所有的人就这样被压抑着、围困着,却找不出或说不出所以然。在这样的状态中除了用虚幻的欢乐和随之而来的痛苦折磨自己,并用自己的浑浑噩噩壮大这种氛围,还能做些什么呢?
这些切实的痛楚对每个个体来讲,都是真实而刻骨铭心的。但是从整体的角度看,这些痛楚就显得单薄甚至无耻了。世界的多样性决定了各种矛盾和冲突的存在,人类社会的和谐运行需要解决这些矛盾冲突,需要一个调和者或管理者来实现世界的有效管理。在不同的历史时代,管理者希望用武力或宗教性意识形态有效管理世界。然而似乎总有另一种力量,抑制或改变人的意愿的发展,使胸怀美好的理想意志的人陷入丑恶的灾难中。
“有一阵,我以为从此可以不痛和少痛了。对于过往之痛,我们可以隐忍、吞泪、强颜、宽恕、转移。……随着血迹已淡,泪痕已干,记忆已远,证人已散,一切都又回来了,而且变本加厉。”在人类的历史中充满了这样的跌宕,每一次的战乱,每一次的王朝更替,都会把这种情绪塞进当时的人的生命体验中,让人忧愁,让人焦虑,让人痛彻前非,让人重蹈覆辙。其实,这些历史的苦痛在每个个体的生命中一直重复着,你的每一次兴奋与沮丧、希望与失望之间的转换,都是历史大事件的缩影。也许,不是外界的险恶和压迫构筑了你的苦痛,而是你的苦痛显化成外在的险恶和压迫。佛在《如来藏经》中讲:“一切众生,虽在诸趣,烦恼身中有如来藏,常无污染,德相备足如我无异。”每个生命中都蕴含着完美,但被用种种的执著见和情绪层层裹覆而变得模糊不清,混沌不堪。真实的完美本身从来没有消失和改变,消失和改变的只是人的思维模式和认知角度。
在真实中体验或美或恶的虚幻,在虚幻中改变或美或恶的真实。所有生命都是在遵循着这个过程,只是存在着能量程度上的差别而显化出不同。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一点不假。在天堂则念天堂,在地狱则念地狱,就是逍遥自在。在天堂而念地狱,在地狱而念天堂,大多困苦不堪。但生命的过程中总是产生种种的颠倒,生命是在用这些颠倒打发寂寞?还是在这些颠倒里接受惩罚?
道教仙人白玉蟾讲;禅不用参,道不用学。行住坐卧,是大圆觉。
禅宗六祖慧能讲:“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元是臭骨头,何为立功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9 19:56 , Processed in 0.050441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