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真实的困顿

已有 173 次阅读2018-11-11 19:39 |系统分类:文学

       前段时间,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55岁的讲师龚德才在网上颇受关注,其31年“专注教学,不评职称”的经历令人感叹。龚老师本人回应说,他没有评职称,并不是评不上或者学院不给评,而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参评过。差不多同时,南京大学梁莹事件亦是沸沸扬扬,一个年纪轻轻的女老师,通过不断的发表论文和运作,当上了教授,当上了青年长江计划人才,成了学科项目的带头人。
       两位教师的不同人生态度及不同人生轨迹令人或敬重、或鄙夷、或羡慕、或愤恨,有人敬重龚老师的踏实、诚恳,亦有人鄙夷龚老师的笨拙、呆板;有人羡慕梁教授的光鲜、亮丽,亦有人愤恨梁教授的虚浮、伪诈!无论人们破口大骂或暗中腹诽,事实似乎并不为之所动,诚恳的依然诚恳,伪诈的依然伪诈。王阳明讲: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万物本无善恶,只是人心发动才去分辨善恶,分辨善恶由良知,良知何来?在传统社会里这个是不容人质疑的,不可辩驳,这种不容质疑,不可辩驳,一方面成就了良知的神圣权威,另一方面也酝酿了良知的阴暗险恶。历史上种种经验证实,依良知之名,既有拯救苍生的神明,亦有涂炭生灵的恶魔。良人有良人的良知,恶人有恶人的良知,就如同有人敬重龚老师的踏实、诚恳,亦有人鄙夷龚老师的笨拙、呆板,无论敬重者还是鄙夷者都是本着自己的良知做出的分判。鄙夷龚老师笨拙的人自心并不认为自己的心是可恶的,他们依着自己的气势在社会中横冲直撞,巧取豪夺,很有成就感,但是这种气势总是戛然而止,其成就感也随之轰然坍塌。
       作为一种职业,教师或教授是知识的传递者,作为社会成员,他们是有权利有义务的公民。作为知识的传递者,教师被赋予无限的期望与责任,作为权利和义务的个体因其有限性或局限性则难以担当,于是教师形象被虚化,这导致两种趋势,一是部分从表面形式着手,利用人际交往的技术手段,美化这个虚化的形象;另一部分恪守责任,平凡一生,为这个虚化的形象提供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真实。对于前者,他们犹如繁花,令人赏心悦目,却也只是玩物罢了。而后者,应当令人敬仰,他们如同谷物,虽模样朴陋,味道平淡,却是生命的真正依赖。但是在繁花似锦的时代,人们过度地欣赏繁花,甚至不为平实留一席之地,这样的繁盛能保持多久?这样的繁盛到底有何意义?
       2012年3月份海南省三亚市一所中学一黄姓女老师年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被发现在宿舍内自缢身亡,留下遗书称受到学生的恐吓和威胁,而且称“学校故意安排我做那么多活,我都累垮了”。
       2018年7月5日早晨,高考前一天,赣州四中党委书记、校长刘爱平自杀, 据警方初步调查,刘某平生前患有抑郁症,并于坠楼前留下遗书。遗书中也有“工作压力巨大,身心俱疲”的字样。
       2018年7月12日,河南洛阳市新安县第二高级中学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该校女教师张会芳携女自杀身亡!自杀前,它留下了一份沉重的遗书:走了,我终就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临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工作压力大,无法忍受,生活也毫无乐趣,无法接受现在这个面目全非的自己,给亲人带来伤害真的很抱歉。
      2018年9月13日早晨6时许,河南洛阳第十七中学52岁的初三班主任、数学教师王宏召跳楼自杀了。临终前,王宏召老师编辑了生前的最后两条短信。一条短信内容为:“我是自杀,以此表达对教育局及学校的失望,原来拖欠工资,现在各种各样检查、乱七八糟档案、名目繁杂培训、职称不公。”另一条短信内容为:“期望真正的教育。”
       2018年11月8日,周四下午4点左右,武汉钢城十一中数学老师张明举从学校教学楼四楼一纵而下,跳楼身亡。在绝笔信的最后,张明举说,希望生活在一个更加公平更加有人情味的世界。他说他无愧于教师这个称号,已把教学生涯中最好的10年奉献给了十一中。
       这些血淋淋的事实理论上应该令人震惊和心痛,尤其是另他们的领导和同事心痛,然而,并没有太多人真正被震撼,他们的同事和领导甚至可能会有一种如释重负般的轻松。新闻报道中的用语概括原因大都集中在自杀者自身问题上而不再深入。的确,自杀者是因为心理承受能力差,同事和领导们可以无任何法律责任担当,但是一个生命的无端凋零与它周围的存活者的生命必然有着不可割裂的联系。也许,个性钝拙的它们曾经是领导的负担,但是也是他们的责任。作为学校领导,大多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二条规定: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克己奉公,多做贡献。第六条 预备党员必须面向党旗进行入党宣誓。誓词如下: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作为共产党员,每一个人民的正当利益都是自己的责任,他们自杀了,因为种种的不公正,或许这些不公正是他们自心的虚拟,作为党员的学校领导不应当破解他们的虚拟和迷茫吗?难道入党只是为了谋取在一个单位执政的权力?何况这些不公正得到社会中许多人的默认!《论语 · 颜渊》: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 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一个社会的人,尤其是领导者如果把自己的誓言当作工具,他们的生命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呢?“人而无信,不知其可。”
       对于追求形式的人,笔者感恩他们创造的繁华令人赏心悦目。对于朴实循真的人,愿他们真心淳厚,如金刚不损不坏。其实,作为一个人本质生命中包含着本真与形式,只是被自己人为地分裂开。片面追求形式和一味遵循本真都偏执,是在肤浅轻率地向世俗求证自我的价值,而世俗变幻无常的,向其求证价值必将被世俗的无常所淹没,换来的是通过无常的评价生成自己的匮乏感。这种匮乏感逼迫着人向外不断形式化而忽略本真,向内不断凝聚而忽略形式,这是人生命的误区,都会产生不可破解的现实困顿。邓晓芒讲过,人要超越当下的困顿现实,站到一个更高的高度,来反思和批判这个现实,寻求一条出路,改造和重建自己的对象世界。不能由对象世界任意塑造自己,而是利用对象世界由自己来塑造自己,并且重新塑造自己的对象世界。这个理论非常完美,然而不是每个生命都能达到,那些迷醉于繁华而入罪恶深渊的权力者和那些自杀者都在塑造自己,但都失败了,至少在这个生命阶段失败了。
       2016年2月,华东师大政治系博士教师江绪林自杀时,笔者写下一点文字,以此向困顿的逝者致敬。

杀死暗黑——纪念江绪林博士
余寒料峭的春晨
我打开电脑
读到一篇悼词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日
万物都醒来了
一个孤独思考了许久的人
和冬天一起离开
不再理会绚烂
不再被虚幻的诱惑折磨
不再让强暴的虚妄者
因他的单纯的懦弱而造恶
万物生长的季节
生长的都是虚荣
红艳的花
是深在黑暗中的根的理想
开在明媚的阳光中
黑夜笼罩的时候
或许会有花儿绝望
朝阳再临的时刻
那残落在地上的花片
是绝望者

残落的花片化作泥土
纯净高昂的魂回归生它的神
那个和冬天一起离去的孤独的思考者
身体化作泥土
灵魂在神那里了吗
是否记得为残存在暗黑里的同类
发一缕神光
如同暗黑杀死你一般
杀死暗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6-20 14:53 , Processed in 0.025373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