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守候

已有 54 次阅读2018-8-31 14:05 |系统分类:文学

      暮夏初秋时节,似乎有一种凄婉的静默,这是因为绚烂了一个春夏,陪伴人一个春夏的满目的碧叶就要离开了吧。此时,满眼的碧叶依然在枝干上整齐地肃立着,它们不曾离开过枝干,亦或许不敢离开枝干,甚至日日夜夜里惶恐着,忧虑着被枝干抛弃后,坠落到无际的空间里,该是多么得可怕!它们在枝干上整齐地排列着,是在守候着什么?
      面对这秋机乍起的静默,莫名想起几句诗“城外春风吹酒旗,行人挥袂日西时。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绾别离。”这是刘禹锡春天里写的离别诗,这诗道出作者遭主流所贬后的寂寞与无奈。如今,刘禹锡的清名为人仰慕,贬斥他的权贵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里无人顾及。然而,当时刘先生该是多么得一塌糊涂!“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绾别离。”韶美的春光下,几乎无人理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仁义礼智信的理想缔造完美的未来,却在实际上不知所以然地创造出与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截然相反的结果,究竟是谁错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坎绊?苏东坡吁叹“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时,该是刘先生的余声吧!余秋雨在《苏东坡突围》里评论苏:人们有时也许会傻想,像苏东坡这样让中国人共享千年的大文豪,应该是他所处的时代的无上骄傲,他周围的人一定会小心地珍惜他,虔诚地仰望他,总不愿意去找他的麻烦吧?事实恰恰相反,越是超时代的文化名人,往往越不能相容于他所处的具体时代。苏轼被捕后,“叫两个差人用绳子捆扎了苏东坡,像驱赶鸡犬一样上路了。家人赶来,号啕大哭,湖州城的市民也在路边流泪。”“长安陌上无穷树,唯有垂杨绾别离”,那些权贵才子们,口口声声仁义道德,尊才重知,但德纯知厚的人被野狗一样地驱离了,他们反而如释重负,高傲地占据着肥美的地方,任由腐烂滋生。“小人牵着大师,大师牵着历史。小人顺手把绳索重重一抖,于是大师和历史全都成了罪孽的化身。一部中国文化史,有很长时间一直捆押在被告席上,而法官和原告,大多是一群群挤眉弄眼的小人。”
      人在落寞时,与树通情,通过绾留别离的形式排遣落寞。树在落寞时,人也应当与之惜缘吧!然而,树的落寞似乎只是叶的死去,应当绾离的,应当是那满满枝丫的似乎一个面孔的叶。那些叶子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枝上,从来没有移动出生长的范围,它们觉得离开那个位置,生命就没有了。事实上,如果一片叶子断开与枝的连接,它的确不能再有叶子的生了。可是,这世间亦不见没有叶子而生着的树。叶子整齐地排列在枝干上,依靠枝干保持着生命的权利,它们有所期盼,有所等待吗?作家李修文在散文《鞑靼沙漠》里提到一本书,意大利作家布扎蒂所著:一个年轻的军人接到命令,前往与敌国交界的北方荒漠等待伏击敌人,殊不料,终其一生他也没见到自己的敌人是什么样子,在没有敌人的战场上,他能做些什么呢?他只好迷恋上了枯燥,并且一再告诚自己要相信“等待是必要的”,就这样,年华老去,直至最后被他的同胞如此宣告死亡:“他和我们一样, 都没遇到敌人,也没有遇到战争,然而,他却是死在战场上。”这些叶子排列在树上,是在等待着什么呢?如今等得疲累了,一阵风,一场雨就要把他们淘汰掉。但愿它们没有所候,落去就落去了,没有失意的惆怅;又愿它们有所候盼,即使如被抛弃的人空空期盼那无情的永不回头的恋人一般苦熬,总有一番喜悦在其间。
那时
唤我萌芽的时候
一切是多么美好
暖煦的光
柔和的风
温润的雨
呵护我稚嫩的生命
发枝
展叶
生长成一簇葱葱茏茏

此时
放纵烈日暴晒我
鼓动风雨吹荡我
收敛生气枯萎我
同一片天空下
同一方土地上
我不曾挪动
那一簇葱葱茏茏
原来是要引这一场娑婆
诱我生爱
逼我生恨

诱我的与逼我的
可是同一个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3 11:32 , Processed in 0.277180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