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荷塘月色

已有 51 次阅读2018-4-13 16:22 |系统分类:心情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月亮渐渐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孩子们的欢笑,已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迷迷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出去。
这是朱自清名篇《荷塘月色》中的开头,本文写于1927年7月,正值“四·一二”蒋介石背叛革命之时。文章清怡、灵动,感染每个读文的人。当时的作者是否是因面对黑暗压抑的社会现实而悲愤、不满,从文字中似乎难以确定,虽然作者开篇就讲“这几天心里颇不平静”,但是人心的不平静往往是因生活中琐碎之事而发生,面对信仰或政治选择等大问题,人心会因压抑而产生亢奋的,会处于一种兴奋状态。作者内心的颇不平静,是这种亢奋吗?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大环境的波动,一定对人产生影响,尤其是敏感的思想者。1927年的春日,一场政治的风暴摧杀了多少生命?总有一些不屈的能量难以轻轻散去,它们在风中,在天地间盘旋,人间看不见它们,它们却牵念着人间,牵念着曾经的压抑。
如鬼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这样的描写,仅仅是言辞的展开吗?景象如何能够进入人的心灵呢?用科学的观点看,其间发生了许多的物质能量的互动,就在一瞬间发生了,这其中的物质能量互动具体情况,科学却再也无力分析了。宗教用比拟的形式讲是隐形的灵魂的力量在这个瞬间活跃着。朱自清先生于此时走到此处,触此景而以言辞述之,是灵魂的舞蹈吧!
在今天看来,朱自清先生生活的时代是动荡的,然而,从《荷塘月色》一文中,我们感受到幽幽的宁静,也有淡淡的无奈与忧伤,可这样的无奈与忧伤,谁不曾有呢?在朱自清先生怀着淡淡的无奈徘徊在幽静的荷塘边时,许多人欢乐地畅想着,得意着,运筹着,道德着,自信着,如同今日;也有许多人抑郁着,愤怒着,徘徊着,如同今日。
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很谦虚啊!有句很牛的话,和朱自清先生的感慨相同,但出发点不同,不是用来自省,而是用来怼人的:世界没有谁离不开谁,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是的,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商纣王逼死了比干,地球照样转,但是商王朝没有了;赵构赐死予岳飞,地球照样转,大宋的江山继续残破着;大清朝轻蔑着洪秀全们,地球照样转,起义的烈火燃烧了富庶的江南。地球离开谁都照样转,这话的主语是地球。我们自卑地或懊恼地哀怨自己的微小时,未必可悲;但若趾高气扬地藐视别人的存在感,样子或许很难看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5-28 01:50 , Processed in 0.272064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