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老杜的一天(小说)

热度 1已有 39 次阅读2017-7-14 16:31 |系统分类:文学

杜晋阳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看起来有些孤单,其他人都在忙,但并不是忙单位的工作。每天瞎忙什么呢?杜晋阳常常回忆年轻时的时光,那个做教师时候挺苦,工作量也大,他记起那时每到冬季农闲季节就要上晚自习,上完课骑着自行车回家,乡间的路凸凹不平,有时不小心会掉进路边的沟里。想起这些,老杜觉得很幸福,他觉得那时候的自己更快乐。那时的杜晋阳特别想买一辆摩托车,但是买不起,现在想起来这件事,老杜觉得当年那种想买而买不起的感觉挺美。可是,如果一直都买不起,还会觉得美吗?应该是痛苦了!
老杜边想些往事,边浏览些网上新闻。电脑网络虽然信息量大而且快捷,但是总没有当年读报纸、杂志的那种充实感,一份报纸要辗转几个办公室,一本杂志要读上三五遍,那种期待,那种满足,怎么就没有了!时间接近中午了,杜晋阳起身去学校餐厅,还不到放学时间,人不多,食堂里空空荡荡的。老杜在餐厅门口遇到保安小王,两个人打个招呼,闲聊着去买饭。来到点餐窗口前,服务员还没有到位,小王喊了几声打饭。餐厅主任老马走出来,笑呵呵地对小王说:“师傅们还在后面忙着,小伙子,今天吃什么?”
小王见是老马,也笑着说:“马主任亲自出马,荣幸啊荣幸!”老马笑着给小王打好饭,看到后面的杜晋阳,脸色立刻冷下来,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忘记了一样,把勺子放下,转身去了后厨,弄得杜晋阳有些尴尬。好在老马旋即回来,给杜晋阳打了饭,但始终没有和他有目光的交流。
十多年前,老杜在中学做教务主任,老马是教师,期间是否有过什么过结,老杜记不清了,但老马年轻时桀骜不驯,和老杜暗中较劲应该是有的,但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搞这种把戏,老杜觉得有些可笑,但依旧有些心堵。佛法讲人不受无因之苦,今天的冷遇,是前面种下的果成熟了吧!老杜安慰着自己,吃了顿“夹生饭”。佛法认为众生心中积集欲念,策动身心,造诸恶业,成为感果之因;是以人生之苦,既非天降地生,亦非神鬼赐所赐,完全是自作自受,自食其果。杂阿含经说:贪欲永尽,嗔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诸烦恼永尽,名为涅槃。人若能证悟此道,精神上获得寂静与轻安,清凉与自在,内心再不为烦恼的束缚,就是解脱了!虽然知道这些道理,临到事上,老杜依然如常人一般纠结和烦恼。老杜觉得这些睿智的道理如同黑夜中璀璨的星光,给人光明的感觉,却驱除不了眼前的黑暗。这种光明的意义何在呢?
杜晋阳吃过午饭,去门卫处值班,这或许是他一天里最重要的工作吧!和他一起值班的几位情况和他差不多,都是高级职称,工资在学校是一流的,工作在学校是可有可无的,就因为他们前些年做过学校领导,现在又不到退休年龄,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岗位。放学时间到了,孩子们像泉水一般从教室里涌出,汇集在一起,像一条小河,流到学校门口,然后汇进门外的人流里。老杜的工作就是和门卫一起,看着孩子们安全地走出校门。孩子们走出校门后,他就没有责任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得让老杜感觉自己像一条失宠了的老狗,落寞地站在主人家门口,只是为食物而活着。怎么会如此呢?老杜觉得不可思议,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一名受过良好教育,有着丰富的知识和教学经验的教师,怎么如一条狗一般地生存着呢?记得年轻时读小说《麦田守望者》,主人公霍尔顿的一段话令他感动不已,“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里的守望者。”可是,现在老杜看着潮水般涌来又散去的孩子,觉得霍尔顿太天真了,如果有一两个孩子奔向悬崖边上,或许可以捉住他们,并放回去,可是如果一群孩子奔向悬崖边,如何捉的回来呢!恐怕要被一起推下悬崖了!老杜无聊的妄想着,打发着时间。
晚上回到家里,老杜觉得很疲惫,这一天并没有做多少事情,可是感觉累,是自己老了吧!但他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未曾长大就老了!夫人养的宠物狗在他眼前跑来跑去,给沉寂的家里带来一些活力,这条狗平日的花费比老杜都高,老杜向夫人抱怨说自己还不如一条狗。夫人说那你就求求老天爷,把自己变成一条狗。老杜说那可使不得,狗再富贵也比不得人的灵性。老杜打开电视机,是新闻访谈节目,好像是在谈东北工业问题,一位老总模样的人侃侃而谈:“你看福建有圣农,广东有温氏,温氏现在市值1400个亿,今年的全年利润超过100个亿。可是,大型的农牧企业应该诞生在哪啊?应该诞生在粮食主产区啊!你看广东温度这么高,不是粮食主产区,一年又台风又下雨,反而最大的企业诞生在那。我们粮食主产区一个大型农牧企业诞生不了,原因何在?”
老杜听到这里,想起学校那些像自己一样的几个人拿着高的工资,而年轻人工资不高而且教学任务重,这个怎么解释呢?等他们到这个年纪,也会如此吧!老杜从领导岗位上下来之后曾想去一线教学,凭自己的能力站在讲台上是能够赢得学生的尊重的,那种感受才是真正的幸福。但是没有人支持他那样做,甚至有人说他贼心不死,还想着东山再起,太阴险了。老杜只好一笑了之。老杜关上电视,来到卧室,疲惫的躺在床上,通过卧室的窗,老杜看见遥远的天上的星光,那光在黑暗的夜空里闪烁着,晶莹着,却照不清老杜眼前的黑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7-23 00:53 , Processed in 0.257188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