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自由与冷漠

热度 2已有 152 次阅读2017-6-3 07:56 |系统分类:心情

奥地利心理学家维克多·弗兰克是一个饱受摧残的强者,二战中他被投入纳粹集中营,历经九死一生,其父母、兄弟、妻子皆死于集中营。弗兰克凭着坚强的毅力得以生还,出狱后就其集中营的经历写出《活出意义来-从集中营说到存在主义》这部杰出的作品,对二战时期那些残酷的历史事实进行反思,从而发掘出意义治疗法,可谓是心理学领域的创举。

弗兰克特别强调生命的意义,他说,生与死的差异在于生命的意义,一旦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一个人的生存适应能力就会大大提高。然而,现实生活中的人们,往往忘记或模糊(回避)着生命的意义。人们更乐于追求个体感官的幸福,这种幸福表现为感觉良好。可是仅仅感觉良好并不意味着具有积极的意义,比如孩子沉溺于网络游戏欢乐中,感觉是相当嗨的,可这种嗨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是有害的。人们追求的这种幸福,其实是一种假象,因为感觉的良好是以苦闷为参照才突显出来的,若要感觉良好,必也感觉苦闷,两者如影随形,如漆似胶,完全没有纯粹的幸福可言。

追求幸福即是追求自由的意志,但无论是在情感的世界还是物质的世界中,居然没有自由这种状态。自由仅仅作为一个语言概念存在于人的思维过程之中。或许有人讲意志可以是自由的,我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其实这种想怎么想就怎么想的状态,不正是一种漫无止息、无法控制的梦游似的思维活动吗?当这种思维过程一旦停滞即意味着死亡了。哪里有什么自由?

思维活跃着是一种失控的梦幻,停滞时则又僵死在那里,人生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难怪佛陀讲人生是苦!苦使人产生冷漠的品质以保护或麻醉自己,有人讲这是一种罪恶,或许是吧!但这种罪恶不是人刻意而为的。

今天,中国人似乎表现出麻木、冷漠的状态,有人归因为那些年前的文革运动,那残酷无情的场面使中国的父母在教导自己孩子的时候,常常围绕"明哲保身"这样的观念展开。从小就给自己的儿女灌输"两耳不管窗外事"的"自我保护"观念,以至于形成全社会都处于一种无情冷漠的麻木状态之中。"冷漠"做为文革时代的后遗症,在八十年代时也遇到了相当的挑战,一群后文革时代的青年人,打破这种冷漠,开始了对自由民主的呐喊,掀起了全国范围的热烈响应。那种热情的场面,就连城市里的小偷都为之感动。可是,这种热情很快被残酷地弹压下去。"冷漠"再一次被事实论证是"对"的,于是冷漠的心理症状成为中国人特有的现象。所以今天的中国才有"少女落水见死不救"、"一人跳楼千人围观"等让人心寒的场面。这种冷漠的心理症状,岂不是高压所产生的自我保护的特有现象吗?

其实,这种冷漠与麻木与其说是人人自危、明哲保身的产物,不如说是对于生命意义的忘却和无视。因为我们的先哲讲过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而真的有这样浩气荡荡,铁骨铮铮的人辉煌着人类的历史和文明。那些冷漠与麻木的人,只是对自己的生命感到无意义,才浑浑噩噩地苟且偷生,这不是人生的意义。弗兰克认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发现一个可给予个人忍受任何情境而可坚持下去的理由,并藉此使个人的生活充实从而得到其价值认同。

人其实是因为迷失在自由中才麻木的,而非因被压迫而冷漠和麻木。在虚幻的自由中忘却了生命的意义,从而失去行动的依据。

黑暗中

光明的一团火

迎来一只只惧怕黑暗的飞蛾

我看着一只只被光明的火焰吞噬的飞蛾

心里充满疑惑

黑暗里到底有什么

驱它们奋不顾身向火里逃

如果生命的意义在于躯体

黑暗里存活才是正道

华丽的光明则是邪恶死神给生命的诱惑

我不知道

被光明的火焰烧焦了身体的飞蛾

它们的生命是不是得到神圣的超脱

 

矛盾社会中挣扎的人

一心追求公平正义主宰的有序生活

在那里

自由的光明灼灼燃烧

照见阴森的社会丛林里种种无耻的恶

向往自由之光明的人

想抓住那光明的自由的火

把它扔进阴森的丛林

把种种无耻的恶焚烧

可那团光明却难以捕捉

勇敢的人刚刚借近它

便如飞蛾一般被烧焦了体壳

剩下的一窝蜂地逃进黑暗里苟活

 

光明依然闪烁

映照着阴森丛林里众多丑恶

被丑恶压抑的人

继续酝酿着新一轮的突破

如果生命的意义在于躯体

光明就是个巨恶的诱惑

它引诱脆弱的人们前赴后继

做它的燃料

如果生命的意义在于躯体

那就在森暗的丛林里默默地活

直到老朽了作丛林的肥料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雪域猛禽 2017-6-4 17:52
欣赏了,有见地,有勇气,针砭时弊,对于社会现实存在做了入木三分的分析。从二战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恶行径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场风云激汤引起全国遥相呼应的运动,到造成今天的社会现实中丑恶麻木的国人面目社会历史根源都有自己的见解,我对于你的观点持赞成的态度。人们已经陷入物欲横流的时代深渊,我们已经迷失了前进的方向,物质的富足填补不了精神的空虚,表面的繁华掩盖不了事实上的贫瘠。······
回复 雪域猛禽 2017-6-4 17:52
欣赏了,有见地,有勇气,针砭时弊,对于社会现实存在做了入木三分的分析。从二战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恶行径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场风云激汤引起全国遥相呼应的运动,到造成今天的社会现实中丑恶麻木的国人面目社会历史根源都有自己的见解,我对于你的观点持赞成的态度。人们已经陷入物欲横流的时代深渊,我们已经迷失了前进的方向,物质的富足填补不了精神的空虚,表面的繁华掩盖不了事实上的贫瘠。······
回复 pari 2017-6-5 08:44
洗脑60年,如果人们知道和要追求生命的意义,那就是罪恶,反而它们成了救世主。不自强,就灭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7 21:49 , Processed in 0.291177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