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哲学的任务——读吴向东教授《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根本价值原则》有感 ... ...

已有 447 次阅读2016-7-7 10:13 |系统分类:读书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的讲话中指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要有所作为,就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以人民为中心,站在人民大众立场上,是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立场,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学风。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协同创新中心、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吴向东教授撰文《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根本价值原则》提出以下几点:
    一、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就要尊重人民主体地位,研究人民关心的问题,坚持人民利益标准。
    二、人民是实践活动的主体,也是利益的主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是我国广大人民的伟大创造,反映和把握这种实践创新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也必须尊重人民的这种创造,倾听人民呼声,研究与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长远利益攸关的问题。
    三、在利益分化、社会多元、社会分层的今天,人民群众的利益需求越来越多元、多样、多变,只有从最广大人民群众在现实生活实践中的利害关系出发,我们才能实事求是地发现和把握客观存在的问题,揭示问题的实质,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四、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要真正解决时代问题,就必须始终聚焦于人民的实践活动,始终向人民的实践敞开,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从我们改革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
    以上几点紧紧围绕习主席的讲话,鲜明地指出了我国哲学的性质与目标,沿着这个方向去研究、探索、前进,是中国的哲学工作者把理论哲学转化为实践哲学,指导社会生产,推进社会进步的必经之路。
    吴教授在文中还指出一个“利益”的问题,笔者认为这是相当深刻而且尖锐的。目前我们的主导舆论弘扬的是全体利益、共同利益,在整体方面,我们的利益也在迅速地增大,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因着个体的分化性,共同利益内部产生着矛盾与斗争,吴教授在文章中指出,“在私人利益与人民大众利益并不完全一致时,私人利益往往具有强大的吸引力诱使人们主观上偏离人民大众立场。即使主观上想站在人民大众立场上,但是由于思想方法不对头,也会不了解人民群众的实际需求和愿望,不能实际地把握群众的真实利益之所在。”
    目前人民群众的生活和情感的世界里充斥着享乐、纵欲思想,而且现实中普遍存在着这些不良现象,作为哲学研究工作者应该怎样怀着深厚的感情、真挚的爱,去体验、分享、拥有人民群众的生活世界和情感世界呢?这样的问题不只是在此时出现,在两千多年前,我们的贤圣孔子面对的或许就是目前哲学工作者面对的问题,社会物质生产迅猛发展,物质的力量压迫着精神的力量,单纯的物质独立出来对人来说没有任何价值,人们依着精神的智慧生产出丰富的物质产品,但是这些物质的东西产生出一种巨大的力量,开始压迫精神。物质形成财富的概念,财富以利益的形式潜入精神的智慧中,人的精神被分裂了。人以主观的精神力量改造客观的物质世界,客观的物质世界同样把自己的力量嵌入人的主观世界中,这种互动从整体上看很公平。但是在具体的个体中,产生的是无尽的矛盾与斗争,哲学工作者作为对人的整体命运的观察者、思考者与探索者应当对这天然存在的斗争提出一种适当的指引。所以孔子提出“道之以德,齐之以礼”,“道”以治心,“礼”以治身。孔子提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思想从一方面讲是对人性的一种禁锢,从另一方面讲“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人性中因与物质世界的互动,嵌入了物质的力量,欲望、愤怒往往不顾伦理观念的存在,势不可挡地发泄出来,这是物质力量对人的精神世界的破坏。孔子通过“正名”、“循礼”,使人的精神力量控制物质的力量,这是一种多么大的智慧啊!但是,在物质力量旺盛的时代,人的精神力量是难以与之抗衡的,这是天之道使然,孔子的踌躇满志与郁郁寡欢其实是人与物之互动在个体人身上的一个鲜明的映现。
    如今,我们的社会特别强调物质的生产,人们的智慧大部分投入到物质生产中去。我们看见的丰富的物质产品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以为我们征服了整个世界;可是我们看不见的力量却潜入我们的内心,使我们躁动不安,使人与人之间反目成仇,争斗不止。作为对人的整体命运的观察者、思考者与探索者的哲学工作者如何面对当下的困境呢?所幸我们生存在后世,已经有传统的孔孟先贤的智慧指引,有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指引,吴教授的文章提出:“要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的研究导向,关键在于我们的;要坚持马克思主义认识论路线,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深入到人民群众的生动实践之中,在这一过程中集中人民的经验和智慧,了解人民的利益、愿望和要求,把握人民面临的实际问题,产生正确的思想和理论,并将这种思想和理论运用到人民实践中去,指导社会实践,在这个过程中对它进行检验、鉴别和修正。”这是一个明确的方向,但是如何循着这个方向坚实地走下去,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的领导者和研究者应该怎样去体验、分享人们的意愿和经验?幸福而文明理性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掌握生活丰衣足食与过度消费之间的界限?追求爱情和放纵性欲之间有何本质差别?对当下的趋势需要怎样的整理与引导,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人的精神的力量促进了物质力量的壮大,物质力量的壮大必然也会促进精神力量的壮大,只是人在改造物质世界的时候产生的破坏或打扰,也一定会在物质改造人的时候产生。作为个体的人如何应对这种破坏和打扰,哲学家似乎从来没有过具体措施,而在宗教家中,满是这样的警觉与关怀。哲学工作者应当与宗教家联手起来,共同承担起维护整体世界的和谐,呵护个体的宁静的重任!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24 23:33 , Processed in 0.026785 second(s), 20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