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另类四川人(昆仑风/文)

已有 335 次阅读2007-10-21 10:55 |系统分类:见闻

另类四川人(昆仑风/文)

我对四川人的认识是在上小学以后的事,当然小时侯老家街头手持打狗棍捱户乞讨的那些人不在其列。那时我对他们的认知是停留在四川话和川菜馆里我喜欢吃的青椒肉丝和麻婆豆腐上的。至于李白、司马相如甚或小平同志都只是停留在概念上的符号,零距离的接触则是参加工作以后的事。
那时我的乐队里有二个小提琴手S和H是四川人。
S这先生生活细致、能说会道、音乐感觉也不错,只是平日里的一些言行让人颇费思量。艺术团体每年冬天没有排演任务的时候都有所谓冬训一说,冬训结束的时候,团里照例会邀请一些专家组成评委会对每位演(奏)员的业务进行考核摸底。某年冬训考核,S报的曲目有三首:门德尔松《e小调协奏曲》第一乐章、亨德尔《D大调奏鸣曲》柔板乐章以及罗德练习曲一首。我们都知道这哥儿们平时音乐感觉很棒只是基本功不扎实,团里极少有人听到他老人家完整的演奏过一首乐曲。这次考核报的乐曲技术上有些难度,于是大家都期待着他一次完整的演奏和完美的享受。
照例钢伴音型引导下主奏乐器开始进入,小提琴唱出了激情似火的如歌主题,全团演员都聚精会神的听着S的演奏,此时我忐忑不安的心情也平复了许多。谁知我心里的一块石头刚落地这老先生的琴声就戛然而止了,评委会成员和全体演职员都向S投去期待的目光希望他继续接着演奏,此时他却开腔道“我只拉第一部分,其余的没有准备!”团长愤瞒的眼光扫过S和我的头顶。我只好圆场道:、、、、、那就下一首吧!
在大家失望的表情下S开始了亨德尔的演奏,小提琴委婉动听柔情似水的低吟把大家带入了巴洛克时代精致严谨的建筑场景,我心里想能把这首演奏完整也不错,至少乐队团体考核分数不受太大的拖累。可当我的这个想法在大脑里还没有消失的时候,人老人家的琴声再次停了下来,我顿时脑子一懵想完了,这小子又要出诧了。人家照例还是那句“我只准备了前半部分、、、、、”结果后面的罗德也是拉的支离破碎、一塌糊涂,而且人老人家嘴里还振振有辞:“我觉得打分就应该只算我演奏了的,没有演奏那部分不能作为考评依据!”哎呀,我这叫一生气哪!众所周知,任何演奏(唱)考评或比赛,乐曲完成完整性都是一项不可忽略的硬指标。S的说法纯粹是无理搅三分、胡搅蛮缠。这件事可说是我和四川人第一次思维碰撞,也算是心理距离的第一次接触。
隔日乐队排练老柴的《天鹅湖》组曲,中间有一段双簧管的SOLO,弦乐组伴以大提琴低沉的弹拨和小提琴、中提琴快速轻巧的跳弓音型:0×××    0×××  0×××  ×0  每次到这个音型时总有一把小提琴比弦乐群多一下:0×××    0×××  0×××  ×× 我让别的乐器停下来单独训练弦乐组时才发现,多的那一声来自我的另一位四川籍同事H。于是我提醒他多了一弓,这哥儿们反唇道:我没有错啊!我说这样吧,就你和同谱台二支小提演奏一下这组音型让大家听听问题在那里。结果当着全体乐队近四十号人三次连续演奏都是他那里多了一下,当我带着征询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他还是坚持道:我没有错啊?!此时全体乐队人员哄堂大笑。据说他下去后花时间把这个节奏型练了很久,第二天再次排练时正确了,多的那一声没有了。我玩笑道:H,今天的演奏才是对的!他青筋暴跳:“我没有错啊!!” 、、、、、、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6 06:27 , Processed in 0.053408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