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刚杰·索木东(གངས་ཅན་གསོམ་སྡོང་།),藏族,又名来鑫华。安多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 其实,自己的业余创作,除了满足那一点点无可避讳的虚荣外,更多的是,为了在忙碌而凡俗的生活中,让自己在文字的缝隙里透透气。 回复
  • 20年来,坚持业余写一点零零散散的文字。这些文字,慢慢地把自己堆成了一名“诗人”或“作家”。 回复
  • 就這樣總結自己的2012吧:詩書越讀越少,文字越寫越懶。兒子越長越壯,日子越過越長。祝大家新年快樂! 回复
  • 生活就是這樣,不管你能升到多高,最終都得落到地上,塵歸塵土歸土!所以不需要展示你有多強,而衹需要告訴內心你是否享受自在! 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轮回的使者 2015-1-13 23:56
恩师;我的文章好多发不出,怎么了
明珠 2014-12-2 12:03
索木东: 骗人的吧?没听过这个么机构。
好的  谢谢老师  差点上当了
明珠 2014-12-2 12:03
索木东: 骗人的吧?没听过这个么机构。
好的  谢谢老师  差点上当了
明珠 2014-11-28 21:55
您好  我的作品在中国网络文学上入围了,可是还要我打钱过去  请问这是真的吗
ljh8520035 2014-9-13 09:26
索木东先生:期待已久的西藏博客又要恢复开通了!感谢网站工作人员的埋头苦干!不过,这次已经取消了藏文博客?
雪域猛禽 2014-6-23 09:11
索木东先生:前天起我不能发博文,说是服务器错误,请你处理一下好吗?如果贵网站在限制我的话请您告知一声,鄙人从此退出。谢谢。
查看全部
最近访客
统计信息

已有 128440 人来访过

置顶日志
刊于《西藏文学》2019年第六期的一组诗 2019-11-15
刚杰 · 索木东:一匹马在寂静的雪原上行走 (组诗) 新年   在一场雪后,带你去看 那些温暖的远洋生物 —— “ 它们有的像绽放的花朵, 有的像飘摇的树木, 有的像茂密的灌木丛, 有的像一只只摆动的小手 …… 五彩斑斓、形状不一的鱼, 在珊瑚丛中穿来穿去。 ” 我的孩子,你写下的句子如此优美 所有的日子,就柔软起来了 而我躲在,宏大 ...
(209)次阅读|(0)个评论
入选《苹果:词与物的美学》的一首诗 2019-11-08
静宁,两个红脸蛋的苹果 如果能把静宁分开 静,是个红脸蛋的女子 宁,就是个红脸蛋的苹果 合在一起,则是一条条 有筋有骨的山脉,则是 一个个又犟又倔的男人 他们抽着烟卷,喝酒 偶尔写诗,硬撅撅的 像一块干透了的土块 他们蹲在地头,守着 红脸蛋的静宁,就是 守着红脸蛋的回忆 他们的眼神温柔下来 山坳里,就会有 炊烟升起 雪域的童年,并没有 红脸蛋的苹果在成长 我只能站在,不惑之年 给你的静宁,写下 一些美好的句子—— “脸红 ...
(55)次阅读|(1)个评论
致甘南籍油画家、西北师大陡剑岷先生 2019-10-22
致陡剑岷先生                   □刚杰·索木东 白色的牦牛生于西方,温润,安详 拙朴如黑色大地本来的模样 立于林边,立于湖畔,立于天地之间 立于一汪蔚蓝若玉的眼眸里 整个世界就都安静了下来 一个世纪的时光都要从您的生命中穿过去了 那是何等风云激荡的九十余年岁月啊 如一枚秋叶,悄然落地时 您早已隐去了所有的凄风苦雨 只给季节留下,最美的斑斓 我不知道,那么长的一生需要多久才能走完 我只知道,那么 ...
(191)次阅读|(0)个评论
入选《金石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年度精选(2018)•诗歌卷》的一首诗 ... ... ... ... 2019-10-18
雪山,以神灵之名守护大地           1 整个途中,都在读一本书 整个午后,都在想一件事 那么多的人,拥在路上 那么多的盐、碱和沙砾 裸露着西部的荒芜 —— 什么才是,大地上 永世难融的积雪?   天色向晚,临座的穆斯林长者 又在下铺一角完成了一次礼拜 此刻,唯有保持刻意的沉默 才能抵御,所有的虚无 ...
(437)次阅读|(6)个评论
刊于《甘孜日报》2019年10月18日“康巴周末”副刊的一组诗 2019-10-18
蜀中短章 (组诗)   锦里   前半夜人声鼎沸 后半夜大雨瓢泼 惟有,子夜时分 街头才是空落的   “在这里好像回到了古代!” ——可是,我的孩子 冠名“隐庐”的这家客栈里 那么多的喧嚣挤在一起 我只能陪你,安静地 读一段过去的故事     武侯祠   三足鼎立是最好的平衡 ...
(289)次阅读|(0)个评论
入选《2020天天诗历》的一首诗 2019-10-14
一柄生锈的腰刀   佩刀而行,是数千年 生存的必然,收起 一生的锋锐,却只需 放下,此刻的执念 ——你深藏厨中 锈迹斑斑   其实,我早已洞悉 你所说的“授人以柄” 究竟是什么意思 可是,在雪域青藏 父辈们打小就给我们说 刀刃,要始终 朝向自己
(295)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南日报》2019年10月14日的两首诗 2019-10-14
秋天,在甘南 回到家乡的时候,第一场雪 早已落在了神山之巅 沿途的庄稼已经收完了 颗粒归仓的季节,我的妹妹也要远嫁 先人们埋下骨殖的地方 茂密的杂草,把头齐刷刷地伸向西方 带着温暖的话语,回到屋檐之下 我需要一件又一件地加上衣裳 移居城里的姑妈打来电话说: “场院里的洋芋今年长得特别好, 回去的时候,多挖上几个。” 那只鹰隼,就在辽远的天际 自由书写着,秋日盛大   重阳于晨郊见菊 从甘南下来,整个北方都在下雨 那些高处的雪 ...
(304)次阅读|(1)个评论
收入《中国诗歌—2019年度网络诗选》的一首诗 2019-10-09
裸冬 所有的灯都不知疲倦地亮着 所有,能裸露出来的地方 都如此坚硬,被称为脊梁 光秃秃的山冈上,甚至 挂不住一片雪花 那些还能找得见的暖意 都已经躲进向阳的山坳里了 那些还能看得到的衰草 只能保持干枯的沉默 那些偶尔还能遇到的积雪 终将零落成泥,留不下 多少洁白的记忆—— 这才是真实的北方的冬天啊! 你所向往的风雪凄迷 还得往深处寻找 你所期待的铁马冰河 还得往深处寻找 大河就这么迟缓地蠕动着 风,又把一片喧嚣 吹上了天空 ...
(287)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草地》2019年第四期的诗《春日,献给天空的杯盏》(组诗) ... ... 2019-08-09
春日,献给天空的杯盏 (组诗) 想起一件冬日的往事   你推门而入,并没有带来 渴望中,风雪漫卷的气息 过于明亮的阳光,打在地上 人世间就多出了眩晕 而我独居暗室太久,连这盆火 都渴盼着,能获得片刻清凉   你还是那样,沉默着坐在身旁 就像儿时,每一个月末 都会从遥远的暮色里 骑单车归来,为我们卸下 口粮,威严,还有一身的风霜   奔跑的牛隐于黄昏的天际 四野的 ...
(330)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飞天》2019年7期的诗:《所有的时间都是脆的》(组诗) ... 2019-07-11
  所有的时间都是脆的 (组诗)   大雪天,一只乌鸦站在空中   一万头牲畜葬于暴风雪中 一群沉默的人,背着干草 走进积雪最厚的原野 试图挽留,这个春天 尚在人世的那些生灵   千万个影子同时背离故乡 垒起来的颂词,是这个季节 需要留给泥土的最后话语 —— 吉祥的日子里 独坐高处的黑衣歌者 是一个屡遭唾弃的音符   不知道拯救者 ...
(493)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海东时报》2019年6月27日河湟副刊的两首诗 2019-06-28
冷暖未知的日子 (外一首)   在春天,在这个肃严的春天 需要一些冒昧的花草 点缀沉寂已久的长空 需要一些艳丽的色彩 敲破午后的空洞   那么多的喧嚣不期而至 也就无法留意,暮色中 那个赤足涉水的男子 如何点亮最后一支松明了 尚未解冻的河谷深处 甚至,不能砍下一截木头 递给患有腿疾的母亲   巨大的时光,周而复始 重新厘定的二十六亩山地 ...
(221)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孜日报》2019年6月28日副刊“康巴周末”的一组诗 2019-06-28
  在深秋,回味一些温暖的往事 (组诗) 夜凉如水的深秋   确实无法回答,那些 穿越黑夜而至的疑虑 比如,多久没有看到 一只鹰划过大空的辽远? 比如,夜凉如水的深秋 究竟什么才能算做收成?   在漫长的岁月尽头 当我们学会,平静地 送别自己的亲人 似乎,就已经无惧 所有的严冬   那么多的萧索,充盈着 温润的人世,那么多的人 沉沦于翻云覆雨的暗夜 谁又在渴望,能被 一缕晨曦唤醒?! ...
(408)次阅读|(0)个评论
收入《2018年中国诗歌精选》的一首诗 2019-06-10
  纳木措   冒雨而来,早已做好了 心凉如水的准备 —— 亲爱的家人,你不必责怪 我少带了御寒的衣物   喧嚣的圣湖边,温顺的白牦牛 呆立水中,一声不吭 岩洞下的扎西岛寺里 找到能够打开经堂的老人 给受难的九寨,点亮 三盏祈福的明灯   我还是再次拒绝了 兜售经幡的那个族人   原刊于《西藏文学》 2018 年 2 期 ...
(345)次阅读|(2)个评论
刊于《青年作家》2019年6期的两首诗 2019-06-10
大抵如是 (外一首)                 所有的深刻,都会 被我们逐一淡忘 所有的美好,都会 在时光的背阴处 慢慢成型   回家的人,袖起双手 不再需要,继续高擎 那些耀眼的火炬   无人能够捕捉的这片雪 就来自,遥远的天际 ——在这个温润的人世 不急。我们真的不急     漫长的冬季适合回到过去 ...
(517)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青年作家》2019年6期的两首诗 2019-06-10
大抵如是 (外一首)                 所有的深刻,都会 被我们逐一淡忘 所有的美好,都会 在时光的背阴处 慢慢成型   回家的人,袖起双手 不再需要,继续高擎 那些耀眼的火炬   无人能够捕捉的这片雪 就来自,遥远的天际 ——在这个温润的人世 不急。我们真的不急     漫长的冬季适合回到过去 ...
(1)次阅读|(0)个评论
入选诗集《我们与你在一起》的三首诗(中国诗歌学会选编,光明日报出版社) ... 2019-05-03
  乡村史 (组诗)                ◎ 刚杰 · 索木东   1 、祖母的箴言   二十七岁以后,寡居的祖母 更像一个坚硬的陀螺 急速地旋转在村寨周围 一把一把,努力填塞着 那个饥荒时代,一大家子 空空的口袋和胃   终老一生,她都没能 给我们留下,摇着经筒 念着玛尼的悠闲背影 —— 此后 ...
(442)次阅读|(1)个评论
藏网十五年:不求有功,惟愿无悔 2019-04-22
2007年6月29日,中国西藏网编辑团队和藏人文化网编辑团队交流座谈         十五年,对一个新生命而言,是恰逢少年的最美韶华。           十五年,对一个民间公益性藏族文化网站而言,历涉诸多变故,日渐趋于稳定,努力谋求发展,期间甘苦自知。           十五年,对一个公职在身、业余义务从事文学频道编辑的拙劣 “ 搬运工 ” 而言,艰辛谈不上,压力也常有,不求有功绩,惟愿无悔意。       &n ...
(449)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民主协商报》2019年第25期的一组诗 2019-04-12
故乡 那只鹰,还在苍穹里盘旋 那些牛羊仍旧啃食着枯黄的冬日 巨大的寂寥,足以让天空愈发湛蓝 大地如此静穆,清澈的雪光里 依旧,有我们所不知道的 深藏在岁月幽暗之处 年关将近,四面八方的人 又回到了故乡,曾经空空的院落 再次充盈着团聚的喜悦—— 在熟悉的屋檐下,更多的时候 我们相对无言,默默擦拭着 那些略显疲惫的仪轨 鹿鸣 倒春之寒存续于北方 梅花,就只能在鹿身上绽放 那些曾经温热的血肉 历涉岁月,凝坚如角 足以刺穿隐秘的往事 ...
(418)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青海湖》2019年4月的一组诗 2019-04-09
雪打灯 一万头牲畜暴毙于风雪 用生命站成最后的雕塑 四方的草料,涌入江河源头 那是初春最暖的问候 来自玉树的女子,奔向南国 一袭红衫,在她的诗篇里灿烂 ——在凡俗人世,这一切 都各安其所,静谧如昔 一尊大佛缓缓展开在甘南大地 一位尊敬的长者,回到我们的卓尼 一场法舞,祈颂着众生的安康 一场雪终于在栖身的城市落了下来 一百零八盏面灯,就会照亮 ...
(639)次阅读|(0)个评论
三月之诗:春天总有着不安和忧伤(组诗) 2019-03-31
惊蛰 在绘满绿树的房间里 画下少年奔跑的姿势 北方的春天,大面积的雪 还没有完全停歇 惊雷未动。那些卑微的生灵 陪着地底下的父亲 蛰伏于泥土之中—— 春日来临时,我得认真考虑 如何完成,给您的 最后一次超度 母亲说,清明之前 她暂时不想离开老屋了: “天气还比较冷, 你们回来的时候, 家里,就是暖和的。” “是哪里又生虫了吗?” 爱人继续翻腾着周末的时光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 整个冬天,这只蛾子 就一直在灯下 飞来飞去 ...
(964)次阅读|(1)个评论

查看更多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1-16 04:05 , Processed in 0.055685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