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刚杰•索木东:写在六月的诗

已有 337 次阅读2020-6-24 06:17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芒种

 

一场接着一场的雹子落在北方

遍地零落的樱桃,花椒,和麦粒

其艳若血。蹲在四野凋敝的地头

我的中年之忧,远不及一茎衰草

更让这个节气显得突兀

 

来自南国的朋友,说他已经生疏了

插秧时倒退的脚步。回到西域的女子

在一片花海里憧憬着五谷丰登——

“芒种,本是个丰收的季节。

你为什么却还那么感伤?”

 

“斗指巳。螳螂生。鵙始鸣。反舌无声。”

纷乱的尘埃早已掩不住局促的时光了

一场病毒里,逝去的生命还在不断增加

惟有这几粒苍耳,匍匐路旁

试图挽留,少年的匆匆

 

 

苍耳

 

避开人流,往黄河近旁走了走

几株歪歪扭扭的柳树,倒伏于芦苇丛中

四周,突然就静了下来

 

静下来的时候,就想起了您

想起您陪我栽下的那棵白杨早已枝繁叶茂

想起您带我伐掉的那个树桩,应该还在

丛林的某处突兀着年轮。想起此生

居然一直没有记住您的诞辰

想起余生,我又在努力

忘掉您的祭日

 

回到岸上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母亲还在和妻子说着话——

几枚苍耳,贴着裤脚

宛若人世的牵挂

 

 

黄河

 

云压得很低,那些高傲的楼宇

矮了许多。那个低头走过桥上的

中年男人,矮了许多

 

远处的雨将至未至,远处的

谣言和疾病,将至未至——

你的忧伤又来自哪里呢?

曾经深爱着碎花裙子的姑娘

深陷于这个午后,深陷于

生活的所有细枝末节

 

云压得很低,经过黄河

贴着河面呜咽了几千年的

那些风,也矮了许多

 


岩刻

 

一头野物被锐器击中,接下来面对的

将是流血,死亡,和被肢解的命运

分而食之的那群人,已经在舞蹈了

围着一堆火,他们早已熟稔

表达喜悦的所有方式

 

求欢者绕不过去爱情。面容肃然者

绕不过去,摆在高处的那个座位

祭祀者绕不过去自己的脚步

这个通灵的人,突然停顿了一下

人世间就多出来两个字:顺从

 

更多的符号被刻在石头上

是为了记载。或者,不被忘记

那日午后,你带我走进幽暗的岩洞

儿时的世界,打开一扇深邃之门

 

很多年说过去也就这么过去了

很多雨,依旧还在这么下着

自生咒语的那块岩石还在生长吗?

我的父亲,自从您走后

只能独自咀嚼,村庄的所有秘密

 

 

夏至

 

无人能够给出这个夏日的所有答案

警觉的触角,只能伸出栅栏

长途的旅行也是为了延口残喘

而您亲手制作的笼子,又将成为

另一个桎梏。麦芒发黄之前

这些鸣虫,已经厌倦了歌唱

 

为离别准备的那些词藻,终于

还是没能说出口。屋檐下的这些花

还在倔强地开着,即便不久前

刚经历过霜冻,雹击,斧斫

和无休止的烈日的灼烤

 

“斗指午。鹿角解,蝉始鸣,半夏生”

这么长的白昼,足够我们

耐心等待下一个黑夜的到来——

如您所言,其实完全可以

坐在向阳的露台上

安安静静地,度过余生

 

 

人间

 

列车极速前进。整个车厢热气腾腾

微闭双目轻声诵经的僧人,偶尔也会

停顿一下捻动的佛珠,和微微开合的嘴唇

这一切,都比较符合温润的人世

 

车子经过高处的桥梁时,一缕残阳

映衬着,几乎干涸的这段河流

以一棵树的形状,漫缓于河床之上

竭尽全力,舒展着生命的顽强

 

我们是什么时候进入雪原的呢?!

突然,就见不到映入眼帘的生灵了

成排成排的塔松向后倒去

时间急促,宛若轮回

 

那片雪突然就从树梢掉了下来

整个世界,一下子就静止了——

闭目诵经的僧人,突然睁开双眸

如炬的眼神,精光闪闪



村小


东风车的轮毂敲到第十三下的时候

已经知道了第十九个同学辍学的消息

那个曾多次夺走我干粮的人,早就

两鬓斑白,做了好几个孩子的爷爷


雪夜的朦胧月色,总是和黎明如此相像

惦记着做值日生炉火的少年,轻易

就会掉进时间的漩涡。多年以后

夜半收留我的河南老师早已没了音讯


“把一切繁华藏进暗夜深处

四野才能,逐渐趋于宁静”

烤暖的双手,和晨曦里的诗句

始终紧握着,人世的温润


“多少过往,皆为序章。”

能够仔细咀嚼这些话语时

这个世上,已经没人

再叫我一声“孩子”了


那个月夜的雪,偶尔

还会在梦中落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7-12 18:01 , Processed in 0.04737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