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刊于《白唇鹿》(汉文)2020年第1期的一组诗

热度 1已有 193 次阅读2020-3-19 16:57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白唇鹿

这场雪下得不露声色(组诗)

 

冬至日随记

 

阴阳等分已经毫无意义

薄薄的雪,落在地面上

一如我们敷衍的生活

在城里,所有的人

都朝一个方向行走

所有的日子,都模糊了

北方,鲜明的四季

 

远行的人陆续回来了

我的村庄,又恢复了一些生机

十数年后,梦中的老木屋

依旧在阳光下,封存着

儿时的记忆——

自从你走后,所有的日子

都过得磕磕绊绊

 

确实已经回不到熟悉的故乡了

多年之后,我逐渐沉沦于

一种安逸,早已忘却了

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巨大的天空,如何急促地

吞噬,顶风而行的身影

和喊不出口的声音

 

 

暮色

 

有光从西郊破空而来

有夕阳,在楼宇的缝隙里

渲染着冬日的美好

匆匆而归的人,是夜幕下

一个个虚幻的符号

 

那些能把岁月拉回去的记忆

尚露着儿时的微笑,那些

能把天空分割开来的线条里

深藏着不可言说的过往

 

起身之际,就听到了

黄河,真实地蠕动

 

 

裸冬

 

所有的灯都不知疲倦地亮着

所有,能裸露出来的地方

都如此坚硬,被称为脊梁

光秃秃的山冈上,甚至

挂不住一片雪花

那些还能找得见的暖意

都已经躲进向阳的山坳里了

那些还能看得到的衰草

只能保持干枯的沉默

那些偶尔还能遇到的积雪

终将零落成泥,留不下

多少洁白的记忆——

这才是真实的北方的冬天啊!

你所向往的风雪凄迷

还得往深处寻找

你所期待的铁马冰河

还得往深处寻找

大河就这么迟缓地蠕动着

风,又把一片喧嚣

吹上了天空

 

 

大雪

 

这些年,我们尚能各安其命

这些年,我们不能举重若轻

 

生命都已浅如草芥

随时准备,没入尘埃

 

唯有,城头的这场雪

始终下得,不露声色

 

 

冬日,陇南山中即景

——兼致诗人包苞

 

高处的山冈裸露着筋骨

绛色的土块紧攥着大地的粗砺

那几枚柿子,还挑在枝头

像褪色的灯笼,继续赞美着

冬日的临近。踏进村庄时

并没有怀疑,站立的地方

究竟属于南方还是北国

以施舍者的姿态走出大门

子夜的月光就泼了一地

一条河流艰难地蠕动着

四野歉收的地头

惟有,一洼玉米

还能用刚劲的干枯

直面长空

 

 

立冬日随记

 

天空下着雪,该是北方的样子

早起的黎明是暖和的

有燃烧的火,有熬热的茶

还有你温润的呼吸

所有这些,都能让我

想起美好的往事

 

这样的日子,完全可以

不用去等一封来自远方的信函

甚至可以忘记,给发黄的时光

钤上一枚鲜红的印鉴——

出门的时候,我还是看了看

不会再有多大变化的自己

 

四季漫长,一生苦短

而中间的时光,恰好适合

仔细揣摩,留在人世的

那些预言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班玛丹增 2020-3-19 19:33
确实已回不到熟悉的故乡了、多年之后我逐渐沉沦于一种安逸的生活、早已忘记了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分享你的诗带来的心灵愉悦。
回复 索木东 2020-3-20 10:57
班玛丹增: 确实已回不到熟悉的故乡了、多年之后我逐渐沉沦于一种安逸的生活、早已忘记了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分享你的诗带来的心灵愉悦。 ...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4-7 15:23 , Processed in 0.051375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