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路上,或与子书(外三首)

已有 68 次阅读2020-1-23 11:47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路上,或与子书


又一场大雪已经在路上,又一场

谣言和真相,已经在路上

又一场和平与战争,人伦和权谋

都已经,拥堵在路上

 

清清冷冷的街头,突然就能遇到

沉重的肉身和轻盈的灵魂

那么多的候鸟聚集河畔,那么多的

石头,足以堆砌众口铄金的格言

 

那么多的行囊,重新回到熟悉的檐下

那么多的村庄,又要开始热热闹闹

那么多的人,已经渐行渐远

那么多的雪,就开始落在纸上

 

那么多的印信,无法一一钤在心头

孩子啊!纵使已然,泪流满面

我还得努力说出——

人世温润,踏歌徐行

 

 

大寒

 

千里岷山大雪覆压,天地又回到了

混沌初开的模样。沿洮水北上

你会看到,成群的牛羊在原野上踟蹰

啃食着大地最后的口粮。你会看到

冰河解冻,低头饮水的老马

长长的鬃毛垂下第一缕暮色

你会看到,黑色的鹰隼游于天际

苍穹变得愈发空旷。莫名的忧伤

还是会伴随着我们,靠近梦中家园

“大寒日,斗指丑。——

鸡乳;征鸟厉疾;水泽腹坚。”

所有的吉象,都在指向年关

美好的祝语正被孩子们记住

又一片雪,悄然落入

寂静的村庄

 

 

车过渭源

 

远山静默,幽暗的堡子

深陷于一场大雪,途中上车的人

带着火炕的味道,满车厢都是

朝着故乡奔跑的面孔。渭水源头

那些山冈继续裸露着陇上的筋骨

再往南走,就是洮河,就是白龙江

就是我高处的青藏。背阴处的积雪

已经开始慢慢融化了,斑驳的土地

谁来滋养来年的风调雨顺?!

一对黑色的羔羊,踯躅于雪原

那是大地,移动着的两只眼睛

 

 

午后,在洮河边走了走

——兼致恩师李德全先生

 

冰河早已解冻,集市尚未散去

我们穿过人流,沿着洮河走了走

并没有遇到几个熟人。三十年后

一切都在,以缓慢的遗忘逐渐陌生

 

新建的吊桥斜跨南北,尚未竣工

据说可以,连起一段红色的历史

河畔的楼宇,彻夜的灯火

足以点亮盛世的旖旎

 

松香沁人的步道,继续通往

林木稀疏的山顶

迎面走来的女子,藏装鲜亮

传统,正以时尚的名义踟蹰前行

 

我们还是谈到了,星星点点的文字

谈到了黄钟大吕里,烫金的面孔

谈到了,逐渐蔓延的这场疫情

还有那些,令人无奈的生活

 

太阳西斜,寒意袭来——

送您步入残雪尚存的巷陌

新年的小城,总有一些美好

值得我们继续憧憬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2-18 08:22 , Processed in 0.02731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