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刊于《甘孜日报》2019年6月28日副刊“康巴周末”的一组诗

已有 353 次阅读2019-6-28 09:11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甘孜日报

 在深秋,回味一些温暖的往事(组诗)


夜凉如水的深秋

 

确实无法回答,那些

穿越黑夜而至的疑虑

比如,多久没有看到

一只鹰划过大空的辽远?

比如,夜凉如水的深秋

究竟什么才能算做收成?

 

在漫长的岁月尽头

当我们学会,平静地

送别自己的亲人

似乎,就已经无惧

所有的严冬

 

那么多的萧索,充盈着

温润的人世,那么多的人

沉沦于翻云覆雨的暗夜

谁又在渴望,能被

一缕晨曦唤醒?!

 

那么多的忧虑又来自哪里?

——沉疴难愈的脖颈

既无法舒适地仰望星空

更不能,坦然地

俯首大地

 

 

在深秋,回味一些温暖的往事

 

需要挪动所有和秋天有关的句子

才能努力凑齐,丰收的记忆

原野上的矢车菊早已枯萎了

北方的天空,越来越高

必须再加一件衣衫

才敢迈出这扇敞开的大门

 

如果继续向往风雪凄迷

还得往甘南的深处行走

——母亲说,煤炭稍微不够

又囤了一些。她离开的时候

已经泥好了过冬的火炉

 

所有的土地都继续荒芜着

我也已经很久没有梦到您了

拆除多年的老木屋,就成了

夜半失眠的唯一缘由

 

突然断电的黎明空空荡荡

摸黑煮好的奶茶冒着热气

我知道冬天已经不太远了

尚能坐在,背阴的屋内

认认真真地,回味

一些温暖的往事

 

 

陇南一带的柿子红了

 

陇南一带的柿子红了

路边的秋天,收藏着枯萎

这些亮在白昼的灯笼

沾满了灰尘,宛若

五谷丰登的谎言

 

一条通向远方的道路

在头顶的虚空绵延

一段通往岁月深处的忧伤

让我提前看到了

风雪凄迷的冬天

 

 

静宁,两个红脸蛋的苹果

——致诗人陈宝全

 

如果能把静宁分开

静,是个红脸蛋的女子

宁,就是个红脸蛋的苹果

合在一起,则是一条条

有筋有骨的山脉,则是

一个个又犟又倔的男人

 

他们抽着烟卷,喝酒

偶尔写诗,硬撅撅的

像一块干透了的土块

他们蹲在地头,守着

红脸蛋的静宁,就是

守着红脸蛋的回忆

他们的眼神温柔下来

山坳里,就会有

炊烟升起

 

雪域的童年,并没有

红脸蛋的苹果在成长

我只能站在,不惑之年

给你的静宁,写下

一些美好的句子——

脸红的时候,心就是甜的

谁还在果园,等着你?

 

 

晨间,想起村庄

 

“据一位大德推断,自生经文的石崖下

应该有过一座古老的寺院。”

那年夏天,您从老家打来的电话

已经成为回忆。大风吹过的时候

山顶的堡子还保持着占领者的警惕

我的村庄,深藏所有的蛛丝马迹

而今,远离故土时日太久

不惑之年,只能用过多的足痕

敷衍空空如也的大地

戊戌年,小雪日,天寒,无风

有人拿一双筷子拨弄着七情六欲

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

您曾经说过——

“真正咬人的狗,都不会叫。”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9-17 06:05 , Processed in 0.02588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