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三月之诗:春天总有着不安和忧伤(组诗)

热度 1已有 910 次阅读2019-3-31 16:46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惊蛰

在绘满绿树的房间里
画下少年奔跑的姿势
北方的春天,大面积的雪
还没有完全停歇

惊雷未动。那些卑微的生灵
陪着地底下的父亲
蛰伏于泥土之中——
春日来临时,我得认真考虑
如何完成,给您的
最后一次超度

母亲说,清明之前
她暂时不想离开老屋了:
“天气还比较冷,
你们回来的时候,
家里,就是暖和的。”

“是哪里又生虫了吗?”
爱人继续翻腾着周末的时光
——其实,我们早就知道
整个冬天,这只蛾子
就一直在灯下
飞来飞去



晨曦里的一棵树(30)

你蹦蹦跳跳跑过去的角落
向阳。避风。有几支
香荚蒾已经开了——
这在北方,是足以
让人欣喜的事

“所有的季节,都有美好存在”
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于
迎合温暖的太阳
把檐下这些花花草草
搬来搬去

窗外的这棵树,依旧
把粗砺的手掌伸向虚空
这些突兀,是晨曦里
保持清醒的唯一理由


悄然抵达

黎明即起,这样的作息
只是为了醒在城市之前
晨曦未明之处,总有
一些美好,会悄然抵达

一盏灯下,发黄的书页
仍旧泛着铜质的光芒
一壶老茶慢慢熬出了暖意
一碗薄粥,恰好填补
这些年所有的缺憾

一缕木香燃尽的时候
所有的喧嚣,又会
破窗而来


鹰隼,或流动的云

远在南国的朋友问我:
“为什么你们都那么喜欢
写到鹰隼呢?!”
——在北方,在冬天
在巨大的长空里
那不是鹰,那是
最后一片,尚能
自由流动的云


春分

有一些花已经提前开了
有一些天气会骤然升温
有一只蚊虫叮咬着夜色
春分时节,在北方
隐隐的沙尘也就快要到了

给您的祭奠,又要提前一月了
我的父亲——
我们并不是,要刻意避开
那些多雨的季节


春天总有着不安和忧伤
——兼致诗人海子

春天总有着深深的不安
和忧伤。那么多的花儿
一朵接一朵地开了
那么多的沙尘,却在
河西以西,跃跃欲试
如果,继续往高处走
还能看见,自由飞翔的
那只神鹰吗?

尚未复苏的北国大地
仍有,连绵不绝的冰冷
渗进骨头深处——
倒春之寒,又将是谁
架在脖颈之上的
锋利斧斫

真的远离泥土太久了
已经无法继续担忧
干旱的麦田里
能否长出
嫩绿的禾苗

暮色渐浓,又该如何
努力面对这盏温润的灯火


再致海子

安逸彻底禁锢了所有的想象
即便尚能,回到贫瘠的村庄
却再也无法站在
麦子痛苦的芒上

诸神缄默,青藏在上
石刻的玛尼跌落尘埃
青春换取的那册诗集
不忍卒读

那么多的人高举灯盏
饕餮着盛大的星空
独擎松明者,披发而行
无意完成,如此喧闹的
一次祭奠

苍茫不再的北方
穷尽全力,也无法打开
深藏秘密的黑色封面

而安逸,彻底禁锢了
所有的想象……


春晨惊梦
——兼致诗人扎西才让、王小忠

星辰隐于长空
春天,隐于高原的风
偶尔还能梦到的长者们
隐于一抔黄土——
那些绿莹莹的羊角小葱
就摆在古城长街的案头
那场旧梦,虚幻与真实

我们努力学着高雅之士
在一汪潺潺的溪水之滨
端起浓烈的酒盅
我们试着翻越阴暗的角落
在城头,擎起岁月的诗意
我们都太不像一个游弋者了
居然,裸露着松弛的躯壳
在一扇门后,为了那些
无法觊觎的稻粱
嚎啕不已

曾经无比尊崇的师者
都已老迈,一如我们干瘪的父亲
曾经偷偷喜欢过的女子
韶华不再,越来越像琐碎的母亲
而钟爱了整整三十年的文字
也和故土一样,并没有
让我们变得多么轻盈
这是此生,最大的悲哀

人近中年,已经乐于承认
这一路上的积雪,终会
在某个午后,悄悄融去
春天已经来了,又何必纠结
究竟什么时候,才适合
回到逐渐陌生的村寨
——清明,说到也就到了
我的父亲,就要完成
给您的最后一次超度了
是否还能,继续
候您入梦?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SonamGyatso 2019-4-7 12:3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0-19 03:32 , Processed in 0.026245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