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杰·索木东:一匹马在寂静的雪原上行走(2019年1月的诗)

热度 2已有 635 次阅读2019-1-26 09:16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新年

 

在一场雪后,带你去看

那些温暖的远洋生物——

它们有的像绽放的花朵,

有的像飘摇的树木,

有的像茂密的灌木丛,

有的像一只只摆动的小手……

五彩斑斓、形状不一的鱼,

在珊瑚丛中穿来穿去。

我的孩子,你写下的句子如此优美

所有的日子,就柔软起来了

而我躲在,宏大的词语背后

赞美着这个时代,舞台上的灯

就绚丽了起来。心怀悲悯的人

正在送出祝福。古稀之年的长者

就坐在隔壁,他们的日子单调而平静

跨年之夜,跨过一颗颗闪亮的雪粒

依旧不能,走得太远

曾经历涉的创痛与坎坷

就在这个午后,一如既往地

被温润,轻轻包围

 

201911日于甘肃省大剧院

 

 

中年

 

流动的铜质的光芒

在夜晚,坚守着城市

最后的温度。臃肿的人群

匆匆而过,藏起冬日的缄默

一些花,开在阳台上

就能挽留岁月不居吗?

陪着这条汹涌的大河

天地依旧,大开大阖

远处的灯火

正次第亮起

 

201914日晨于流珠斋

 

 

不惑

 

终将无法带你领略高处的风景

从一处洼地起步,此生注定

无法洗去两腿的泥泞

终将,让斑驳成为唯一的记忆

目睹了太多的葳蕤与枯萎

只能精心,用悲悯

滋养驱之不去的恶灵

我的孩子,你守护的那朵花

盛开在寒冷的冬季

那是苍茫大地

最后的慰藉

 

201918日晨于流珠斋

 

 

午后


写小说的友人,在城市东头

仔细询问着冬日的洮河

那些漫过河面的冰珠,为何

只在甘南境内形成


八岁的少年就在身边嚷嚷:

“这个寒假,我还要回老家

捞一把晶莹剔透的冰珠

然后,通过冰桥

跑到对岸!”


年关将近,天气正在慢慢转暖

那么多的人正从四面八方赶回故乡

那么多的口音,就慢慢发生着变化

——我的孩子,这个午后

你仍在坚持,跟老祖母

说着日渐娴熟的方言


2019110日晨于流珠斋



记梦

 

所能梦到的人都已成为过往

所能梦到的事儿,尚能

留存几许不同寻常的诡异

多年以后,我们的日子

早已过得波澜不惊

 

一朵花安静地开在阳台上

是整个冬日的美好记忆

一匹马,安静地走在雪原上

那是归家的人,尚能

保留的古老方式

 

宁可穷一年,不可穷一节。

三年之后,您曾经给亲人的

问候,我也在坚持送达

——年关将至,惟有

远逝的面容,才能避开

岁月的苍迈

 

2019114日晨于流珠斋

 

 

年关

 

蛛网早已结满

房梁,屋角和空着的仓廪

无法目及的边边落落

正好适合,安放熟悉的生活

那匹马还在寂静的雪原上行走

透明的人,早已洞悉

石头深处的美丽了

一束跌落屋内的光,还在

飞舞的尘埃里寻找自在

远行者,只能为你

送上赞叹与祝福——

这些尚未走远的美好

就在一行热泪里

被洗涤明净

 

2019116日晨于流珠斋

 

 

轮回

 

我的父亲,四十五岁病退

归于林下之后,十里外的县城

甚至,没有一个立锥之地

日夜被贫寒和琐碎包围的老中医

穷尽一生,都没能治好

困扰自己的焦虑与疾病

 

我漂泊异乡二十五年

反复赞美着回望的故土

年近半百时,依旧无法丈量

城乡之间漫长的真实距离

——如今,能坦然接受

所有的祝福和赞誉

却无法直面,年迈的母亲

时常留下的眼泪

 

2019122日晨于黄河岸上

 

 

腊月

 

邮差还在路上。星辰

和理想一样,颗粒饱满!

这是你我,都喜欢

回忆的慢生活——

年关将近,那么多的人

涌入街头,一盏花灯

就提前亮了起来

 

你我之间,哪有什么秘密可言?!

你曾经说过的那些话语

正被这个时代,逐一应验

那么多的隐秘和苍白

就这样,一一摆在眼前

恰如我们,信手丢弃的诺言

 

午后,作别古稀之年的亲人

只能这样记录一天的生活:

腊月十七,晴。

车过黄河。天空

和蠕动的人流

突然,都清澈起来

 

2019123日晨于流珠斋

 

 

祈祷

           

天空是晦暗的,我所期待的

那场大雪,还是没有落下

那么多的人,向着南国

温暖地栖居。那么多的树木

站在北方的村口,无法

袖起光秃秃的双手——

我们在他乡耽搁得太久了

已经无法踏上,回家之路

我们在人世的牵挂太多了

依旧不能开启,解脱之门


                           2019126日晨于流珠斋



 小年

梦见和极其尴尬之人
当街而眠,一群精致的瓢虫
出没于我们的生活
前胸后背,被咬得
血肉模糊

梦见您尚在人世
午后,街角租赁的诊所
空荡荡的,一把旧壶冒着热气
门只开了一半,我找不到
止痛祛病的药剂

梦见我的大哥,要去
一个似曾相识的村庄
他翻遍身周,也找不到
据说是我,曾长期佩戴的
那块美玉

梦见和你走在陌生的街头
铜质的烤炉和狐皮的帽子
仍被善于经营的回族老者兜售
那所人声鼎沸的学校
某个夏日,我曾在那里
留下施舍者的微笑

所有的虚妄,都会在
晨曦里消散殆尽——
打开一扇窗,凌冽的风
依旧穿堂而过
腊月二十三,祝福你们
昨夜赶着送货的年轻人
此刻,应该就已踏上
回家的旅程


2019128日晨于流珠斋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9-2-3 09:21
欣赏,赞。
回复 恰卜恰土匪 2019-3-26 10:59
  
回复 索木东 2019-3-26 15:30
丹正嘉的blog: 欣赏,赞。
您多批评!
回复 索木东 2019-3-26 15:30
恰卜恰土匪: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4-24 03:56 , Processed in 0.048358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