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杰•索木东2018年自选诗十首(发表)

热度 1已有 828 次阅读2018-12-31 08:24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2018, 发表


 

堡子山下,青稞熟了

 

高原的秋天总是来得太早

那棵树依旧葳蕤地孤独着

那溜云,轻盈得让人心碎

只有那座山还是沉默的

躺在老家屋檐下

有时候,我也在想——

如果,一个早已把故乡

植入血脉深处的人

突然,不愿归来

那他该是有

多么心伤?

 

原刊于《民族文学》201812

 

哈尔滨印象

 

有人从遥远的西域慕名而来

有人在屋檐下悉心地剁一盆白菜

隔壁的中央大街,灯火通明

那么多的人,面目可疑

仿佛旧日的谍影

 

铜质的萧红,在故乡

以一间客房的名义

奢华地立于三盏灯下

红巾包裹的文字

恍若隔世的爱情

 

一滴雨落在岁月深处

矮矮的阁楼里,藏着

谁家的秘密?

 

原刊于《六盘山》20186

 

 村野日记

 

田地里蔓生着,长势凶猛的

药材和杂草,我的村庄

和我一样,早已陌生了

骡马牛羊和四野的庄稼

 

母亲说,别带孩子去山上乱跑了

现在草丛里蛇虫太多

 

可我还是上了山——

风依旧很大,喊出口的话语

并不能传出多远。低头疾行

这样的抵抗非常吃力

 

而暮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

 

原刊于《香格里拉》2018年秋季号

 

 母亲坐在圈椅里,逐渐和暮色融为一体

 

早起。洒扫。沐手。焚香。

礼佛的时候,母亲却只能站着了

——弯了一生的膝盖,而今

却无法再去,完成熟练的叩拜

 

父亲走后,母亲也慢慢适应了

在城里,和几个南腔北调的老人

晒着太阳,扯着永远潮湿的家常

而更多的时候,她就站在窗前

默默看着,人来人往

 

夜晚来临的时候

母亲,就坐在她的圈椅里

逐渐和暮色,融为一体

 

《白唇鹿》20182

 

 

在扎古录小镇上(散文诗)

 

        从远处归来的时候,雅鲁寺的诵经声刚刚歇息。洮河、车巴河、和江可河交汇的桥头,碰见你,就碰见了,轮回中所有的记忆。

        那个拍电影的长发男子,刚走出梦中的塔瓦镇,名叫德吉的美丽姑娘,就已经在明月下颂唱,二十一度母礼赞了。

        带来美好讯息的异乡客啊,你的茶杯还没有散尽余温,这个春天,说来也就来了。——那个醉倒在酒馆里的沟里人,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他刻在桌面上的符号,是这个三月,最神秘的暗喻。

 

原刊于《山东文学》2018年第5期(下半月刊)

 

晨曦里的一棵树14

 

总有裹挟沙尘的风暴

从北方吹来,总有

无法拒绝的料峭

让我们记住,这个三月

病毒肆虐的天空

 

要去的地方,已经不需要

搬开一块又一块石头了

而归来的路口,只想一个人

独自面对,晨曦里的这棵大树

 

生活需要修补的地方太多了,

而我并不想做那个万能的裁缝!

——在缺乏宽恕的人世间

这应该就是,凡俗的我们

能够保持微笑的唯一藉口

 

原刊于《贡嘎山》2018年第3

 

酥油灯

 

比圆月更圆的,是谎言

暗夜深处,藏着

另一双眼睛

 

有人说街灯亮了

有人说岁月老了

酥油花也就合适地开了

那么多的人,匍匐在地

古老的预言

随风飘散

 

我们还敢说,自己就是

佛陀的弟子吗?

三十年前,奶奶就说过:

别急着念玛尼了,先去

做一些念玛尼的事情!

 

想起这句话的时候

灯花就跳了跳

——满世界都是

辛辣的滋味

 

原刊于《金城》20183

 

昌珠寺

 

以鹞和龙命名的古寺

是公主修行的佛堂

三万枚珍珠和宝石

串成菩萨休憩的模样

——一片薄薄的月亮

就挂在高高的经幡上

 

离开琼结的时候

藏王墓旁的石狮

威猛如昔。车过山口

云端里,一只斑斓猛虎

栩栩如生

 

其实,在西藏

最精彩的言说

就是沉默不语

 

原刊于《西藏文学》20182

 

 

晨曦里的一棵树6

 

从远处归来,只要

还能看到你的笑容

就不会觉得,自己

真像一个战败的士兵

 

想想确实颓废啊!

在高歌猛进的时代

我却,时常留恋于

夕照,朝晖,还有

一段添油加醋的往事

即便,偶尔也会想到未来

但也多是生死

或者轮回

 

惟有这些轻飘飘的落叶

还能,让脚下的土地

保持温暖

 

原刊于《草地》20181

 

 

逐渐明白高度的含义

 

始终不知道,一个人的

傲慢,究竟来自哪里

——远道而来的朋友

当我们盘腿而坐

天和地,就一起低了

 

祖母曾经留下遗言:

遇事要把自己看大,

于人要把自己看小。

——那年,我十一岁

准备离开熟悉的村寨

 

父亲辞世的时候,并没有

留下太多的嘱托——

这些年,我远离高原

躬身而行。人近中年时

才慢慢明白,高度

真正的含义

 

原刊于《青海湖》20181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9-1-25 14:29
拜读,赞。再平常的事,在诗人笔下变成了艺术。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9-17 06:24 , Processed in 0.028700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