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民族文学》2018年12期】泥土的赞誉(组诗)

已有 284 次阅读2018-12-19 16:52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短章
 
昨夜大风,街角
就有席卷的狂热
被吹入长空
猎猎若旗
 
这样的夏日持续太久了
而秋天依旧遥遥无期
手植的那些花朵
已经准备,提前枯萎
 
哪一朵云里
还会藏着
一片消暑的雨?


最后的安慰
 
置于池中的浮萍
尚未开花,早已有
簇拥的鱼苗和水草
寻找合理的栖居
——从遥远的南方归来
此刻,我并不想谈论
和酷暑有关的话题
 
如果早起,尚能遇见
沉默的远山,蓬勃的烈日
当然,如果再安谧一点
如果能够,心怀慈悲
你还可以遇到
永久的宽恕

这些年,躬行于大地
时常会得到泥土的赞誉
当然,如果再贴近地面
还会看到,那么多的手臂
挥舞着,高蹈的意义
 
浴火的凤凰,不过是
对夕阳的最后臆想
作为弱者,更多的时候
我们宁愿相信
每一个异象的天空
都是对不公的安慰


堡子山下,青稞熟了

高原的秋天总是来得太早
那棵树依旧葳蕤地孤独着
那溜云,轻盈得让人心碎
只有那座山还是沉默的
躺在老家屋檐下
有时候,我也在想——
如果,一个早已把故乡
植入血脉深处的人
突然,不愿归来
那他该是有
多么心伤?


记故乡的一个晨曦

途中,并没有细雨
让这个午后变得温润
大片大片的阳光下
四野的庄稼
就有了苍老的容颜

立秋前,所有的村庄
都在向一个方向奔跑
越来越快的抵达里
已经,无法守住
大地深处的缄默

镌刻在崖头的经文
尚能保存,这个村庄
最后的秘密
——夜凉如水
唯有婉转的鸟鸣
还在努力,唤醒
又一个湿漉漉的黎明


晨语
 
总是喜欢,把一切
都想象得过于美好——
比如,一定有露
凝在熟悉的叶片上
比如,一定有雨
轻轻敲响途中的窗
比如,可以骑马归来
踢散萦绕此生的思念
比如,可以卸下骨殖
轻轻松松地,步入
下一个平淡的轮回
 
可羁绊依旧,包裹着我们
越来越平常的每一个日子
午夜归来,甚至不敢奢望
能有一盏亮着的灯
——而唯一庆幸的是
从梦中醒来,尚能
面向东方,轻轻说出:
“早安!众生。”


雪山,以神灵之名守护大地

        1
整个途中,都在读一本书
整个午后,都在想一件事
那么多的人,拥在路上
那么多的盐、碱和沙砾
裸露着西部的荒芜
——什么才是,大地上
永世难融的积雪?

天色向晚,临座的穆斯林长者
又在下铺一角完成了一次礼拜
此刻,唯有保持刻意的沉默
才能抵御,所有的虚无

        2
有人在车厢里梳妆
有人在车窗外拍照
路过德令哈,还是会想起
那个名叫海子的诗人

格尔木,格尔木——
一抹余晖,璀璨无比
而我必须穿过三节车厢
才能给家人送去晚餐

        3
坨坨河早已在梦中
流向远方,五道梁上
只能把子夜的脸庞
清清晰晰地印上车窗

突然想起,那年的玉树
醉卧在一道彩虹里
还是,没能领悟
高处的确切含义

        4
只能这样,和亲人一起
被一列客车带进圣地
只能这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独自想象,窗外的无人区
尚有大地的精灵
在月色下安静地蛰伏

这些年,深陷生活中央
我早已不再关注
地火所能运行的方向
也就,无福聆听
来自天籁的那些妙音

         5
真的不清楚,下一站
究竟会在什么地方
车过唐古拉山口
在世界最高的站台上
你甚至看不到
一盏指路的明灯

但我知道,晨曦
必将按时到来
而每一座雪山
都会以神灵之名
继续守护着苍茫大地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1974年生,甘肃卓尼人。鲁迅文学院第九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现供职于西北师大。在《诗刊》《十月》《民族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评论、小说千余首(篇)。部分作品收入总结性选本,并译成多种文字。曾获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等多种文学奖项。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9-17 06:28 , Processed in 0.02494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