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刊发于《香格里拉》2018年秋季号:赞美,在黑色大地上(组诗) ...

热度 1已有 331 次阅读2018-10-29 14:53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香格里拉》

 

最早知道这个名字

是儿时,父亲买来的肥皂盒

那对美好的吉祥鸟,至今

卧在八十年代的岁月深处

后来,喜结良缘的宗亲

举家去了岭南

 

那年三月,在扬州

精致的荷塘里,戏水的鸳鸯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艳

瘦西湖真的太瘦了

我和博源兄弟,慢悠悠地

晃了两个小时

 

而今,偶尔路过的这个地方

也叫鸳鸯。天地如此敞亮

光秃秃的山冈,渴望

能落下几点雨滴

 

 

村野日记

 

田地里蔓生着,长势凶猛的

药材和杂草,我的村庄

和我一样,早已陌生了

骡马牛羊和四野的庄稼

 

母亲说,别带孩子去山上乱跑了

现在草丛里蛇虫太多

 

可我还是上了山——

风依旧很大,喊出口的话语

并不能传出多远。低头疾行

这样的抵抗非常吃力

 

而暮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

 

 

高原上的狼毒花开了

 

终于可以对这个午后说出暖意

终于可以,对那株变了色的狼毒

努力说出,我的赞美——

荒芜的大地,已经无需证明

你的根系,究竟有多么庞大

 

站在母语丢失的路口

也无法洞悉,那些

和骨头一个颜色的纸张

经世不腐的秘密

 

如你所愿,这个夏天

高原上的狼毒又开得茂盛无比

——满山都是,统一

晃动着的脑袋

 

 

小满,想起净土寺的一个晨曦

 

一场雨打湿五角枫的嫩枝

做完早课的僧人,戴着斗笠

就多了一段杏黄色的禅意

而寺门紧闭,洞窟里的菩萨

不愿说出,普世的佛谕

 

那个过早到来的人

来自遥远的藏地

渴望遇到的东方微笑

依旧,遥不可及

 

转身离开的时候

大片大片的雪花

又在青藏,接踵而至

——在这个温润的人世

总有一些东西,能让我们

从这场疲惫的雨中

抽身而去

 

 

北方以北,黑河是一个隐喻

 

究竟有多远,才可以称为远东

隔江而望的地方,早已成为

异国繁华的都市——

历史,就是那件

永远无法缝补的褴褛衣衫

 

很多人会过来谋生,

他们那边的发展不行!

暧昧的霓虹灯下

一些面容,逐渐模糊

扑倒在河流中央的那棵树

究竟,又属于哪个国度?

 

一场雨早已把旅途打湿

北方以北,黑河

宛若一句深不可测的隐喻

夏日的白桦林,美丽依旧

就像那些,我们都需

烂熟于心的谎言

 

在西伯利亚寒流尚未抵达之时

还记得,碧空如洗的口岸旁

把孩子高高举起的雕塑

一尊青铜铸就的母亲

 

 

哈尔滨印象

 

有人从遥远的西域慕名而来

有人在屋檐下悉心地剁一盆白菜

隔壁的中央大街,灯火通明

那么多的人,面目可疑

仿佛旧日的谍影

 

铜质的萧红,在故乡

以一间客房的名义

奢华地立于三盏灯下

红巾包裹的文字

恍若隔世的爱情

 

一滴雨落在岁月深处

矮矮的阁楼里,藏着

谁家的秘密?

 

 

原刊于《香格里拉》2018年秋季号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8-11-9 09:17
田地里蔓生着,长势凶猛的

药材和杂草,我的村庄

和我一样,早已陌生了

骡马牛羊和四野的庄稼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20 16:04 , Processed in 0.291835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