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刊于青海果洛《白唇鹿》2018年2期上的一组诗

热度 1已有 422 次阅读2018-8-14 11:39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母亲坐在圈椅里,逐渐和暮色融为一体

 

早起。洒扫。沐手。焚香。

礼佛的时候,母亲却只能站着了

——弯了一生的膝盖,而今

却无法再去,完成熟练的叩拜

 

父亲走后,母亲也慢慢适应了

在城里,和几个南腔北调的老人

晒着太阳,扯着永远潮湿的家常

而更多的时候,她就站在窗前

默默看着,人来人往

 

夜晚来临的时候

母亲,就坐在她的圈椅里

逐渐和暮色,融为一体

 

 

村野日记

 

田地里蔓生着,长势凶猛的

药材和杂草,我的村庄

和我一样,早已陌生了

骡马牛羊和四野的庄稼

 

母亲说,别带孩子去山上乱跑了

现在草丛里蛇虫太多

 

可我还是上了山——

风依旧很大,喊出口的话语

并不能传出多远。低头疾行

这样的抵抗非常吃力

而暮色,已经慢慢暗了下来

 

 

小满,想起净土寺的一个晨曦

 

一场雨打湿五角枫的嫩枝

做完早课的僧人,戴着斗笠

就多了一段杏黄色的禅意

而寺门紧闭,洞窟里的菩萨

不愿说出,普世的佛谕

 

那个过早到来的人

来自遥远的藏地

渴望遇到的东方微笑

依旧,遥不可及

 

转身离开的时候

大片大片的雪花

又在青藏,接踵而至

——在这个温润的人世

总有一些东西,能让我们

从这场疲惫的雨中

抽身而去

 

 

富春江畔,和一只石狮对视

 

那么多的汉字,刻在水泥上

唐诗就变得硬朗起来

那么美的画卷,镌在铜器上

富春山,依旧保持着

沉静的葳蕤

 

这座山里,果真归隐着

两千多年前的那个垂钓者吗?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心中默诵的诗句

惊飞一只白色的水鸟

 

天空,慢慢露出了蓝色的眼睛

蹦着跳着的石狮子,就是江南的模样

满身的青苔掩藏不住岁月的斧痕

这个午后,江畔的香樟树

低垂着时光的头颅

 

 

短章

 

雾霭沉沉的历史

映着波光驶进江南

 

南腔北调的歌谣

在水面划出优美的弧线

 

青色的瓦、白色的墙

留不住人去楼空的村庄

 

一个熟悉的侧影

打开记忆中的窗棂

 

我们说着严子陵、黄公望

似乎,就勾勒出了富春山居图

 

 

晨曦里的一棵树(24

 

路过水转的玛尼

路过荒芜的草地

路过阳光下的村庄

路过电线背后的寺院

从这片高原出发

三十年了,一路向下

我想,我已经可以

在最低矮的地方

把那些湿漉漉的过往

仔细擦干

 

路过临水的边陲城市

路过苍凉的黄土高原

路过一个季节的梅雨

路过一个姑娘的温婉

火红的衣衫,回眸一笑

就是春天

 

要去的地方,叫做江南

要去的地方在富春江边

那个心怀秘密的白衣秀士

刚摊开一幅长长的画卷

跃然纸上的,却是

你我都能读懂的

那团火焰

 

 

归乡偶书

 

再次归来的春夜

一场大雪扎扎实实地覆压着

故乡大地,一个不饮酒的人

坐在团聚的亲人中间

就显得有点多余

 

太阳出来已经是午后的事儿了

尚能说出口的那些话语

和粉饰的村庄一样,整齐划一

雪,很快也就消融殆尽了

——这个春天,乍暖还寒

沾满腿脚的泥泞反复提醒我

祭祖的这条路,和离乡

一样五味杂陈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丹正嘉的blog 2018-8-30 09:23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16 21:30 , Processed in 0.314653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