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杰•索木东:在高处,云是可以奔跑的(组诗)

热度 1已有 874 次阅读2018-7-6 08:29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在甘南

高原最高的地方,那些
顽强盛开的鲜花都叫做格桑
那些黑脸膛的汉子
深藏着骨缝里的忧伤

一泓泉水流下山崖
那么多的传说,开始
风一般流行

是谁,又把贫瘠的甘南
搁在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云端

                      2018年6月18日晨于舟曲巴藏


一个夜晚

我们站在山顶
互相让了一支烟卷
风,就把夜晚的话语
咽进了肚里。脚下
早已是万家灯火

陌生的人啊!安宁东路的良夜
给你一支兰州。给你一杯黄河
——而我只能端起这杯残茶
仔细品尝,人到中年的
甜蜜与苦涩

                      2018年6月20日子夜于流珠斋


这些年,慢慢老了

这些年,总爱对无关的事情
产生过多的休戚。这些年
总是在一朵花开的时候
就想到了衰败——
这些年,不敢太迟入睡
就是怕,一次又一次
看到黑暗背后的那双眼睛

霓虹还是把夜分成了两半
一半付给喧嚣,一半交还沉默
向安宁走去,我的身边
只剩名叫母亲的这条大河

                      2018年6月26日子时于流珠斋

一束光从竹林落下

在安宁东路,经常路过的
这片竹林,并没有多少特别
夏日的午后,能够沐浴的
这一片光,却足以
让我们感受到
人世的温润

收起翅翼,这只蝶
就收起了沿途的风光
耀眼的太阳,突然
也黯淡了下去——
卑微的生命,开始了
又一次孕育

此刻,从熟悉的林中穿过
一束光,合适地落在脚下
明灭之间,附身捡起的
惟有这片幽静

                      2018年6月28日于流珠斋


在雨中

“一滴雨……从屋檐……落下……”
多年以后,尚能记起你
用整整一个夜晚念叨着的诗句
窗外的霹雳,刚刚消退
漫山遍野的杜鹃
早已准备好,迎风怒放

“坚强一点……再坚强一点……”
这些重复的喃语,其实
只能安慰慌乱的自己
握着你冰冷的双手
却无法握住,温润人世的
生离死别——
两年过去了,凄冷的雨
依旧,封堵着
回家的路

静默不语,躬身行礼
离开的时候,依旧
没有听到,秦州大地上
远古而来的那些黄钟大吕
净土寺,用一场微雨
仔仔细细包裹着
晨曦里的静谧

                      2018年7月5日晨于流珠斋


在高处,云是可以奔跑的

到过山巅的人都知道
云,是可以在脚下奔跑的
抵达高处的人都明白
能自由行走的,恰恰不是
我们笨拙的双脚

那么多的花开在草丛里
天和地,就一起低了
那么多的人,挣扎在泥泞中
又有谁,尚未忘却
生命的高贵?

人近中年,已经无法
再追着云朵疯跑了
多年以后,在城里
更喜欢,盆栽一些
不爱开花的植物

——当我能够
行万里路的时候
途中,却总是背着
一本旧日的书

                      2018年7月6日晨于流珠斋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pari 2018-7-13 06:19
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9-21 10:43 , Processed in 0.287148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