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杰•索木东散文诗:舟曲,一朵花里绽放的历史

已有 1235 次阅读2018-6-15 17:23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散文诗, 舟曲

采花节


        五月初五的博峪,藏家女儿花儿一样盛开。五月初五的舟曲,九十九眼泉水,涌动着山前山后的吉庆。

        抢来第一桶清洌洌的泉水,就是抢注了晨曦里的第一个祝福。倚在林木清脆的路口,佩戴银盘的女孩,珊瑚缀满她的前胸。粉红脸蛋映着朝霞,一管口弦,就奏响整个山坡的明媚。

        采来第一朵枇杷花的姑娘,艳丽的春天盛开在头顶。黑色的头巾,彩色的锦带,五百条细辫缀满五百串露珠,悠扬的歌谣漫过山谷,就唤醒了熟悉的黎明。

        崭新的木斧木箭,再次插上最高的山冈,猎猎作响的五彩经幡,就是敬献给战胜的无比荣耀。

        太阳爬过山坡的时候,午后的刺儿坎,就逐渐热闹起来。漫山遍野摇曳着的苏鲁梅朵,合着流光溢彩的情歌,映红了烂漫的流云。

        一堆篝火点亮幽静的山谷,醉人的酒香,就溢满了浪漫的山寨。

        《离别歌》唱起的时候,采花坪的晨曦复归于宁静。流水潺潺的博峪桥头,拦路问答的三杯酒里,盛满了来自远古部落的智慧。

        摇着马铃、跳着“多迪”的姑娘,绕出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圆,红脸蛋的妹妹,就是今天最美的花神。


墨都节


        因为一句诺言,就去征战四方,或者,戍边千年的英勇壮举,注定只能成为历史。

        因为一种恪守,坚持年关练兵,继而,演变成为一种风俗,就深藏在骨殖的深处。

        正月初三,苯教神秘的经卷,在白龙江畔被再次打开,祖先们从远古的烽烟中走来了,英雄部落的男人们,再次跳起出阵的军舞。

        正月初三,熊熊的祭祀篝火,在山冈上被再次点燃,祭旗的牛羊在三石灶上分而食之,英雄部落的男人们,正在跳起出阵的军舞。

        唱着酒歌的女子,早已打开寨门,迎接她们远征归来的英雄。接受新年祝福的女子,头上都要撒上草木的灰烬。突然想起,在拉萨的色拉寺,马头明王佛殿里,每一个被祝福的孩童,都会拥有一个油墨涂抹的鼻尖。

        多年之后,谁还能清晰地讲述,祖先们从更高的雪域高原,远征戍边的故事?——男人们螺旋精进的墨都舞,又在记录一个什么样的列兵阵式?

        多年以后,谁还能温暖地收留,将士们从更冷的冷兵器时代,蹒跚而归的疲惫?——女子们圆润温婉的卓尔舞,恰恰就是化解千年征战的美好归宿。

        千年的信仰,尚被完整地保留在山顶。千年的戎装,却早已化为精美的服饰了。胸佩银盘的姑娘,莞尔一笑,春天,就又开启了一个轮回。

        而我终将无缘,继续踏上被茶叶、盐巴还有隐晦的暗语,反复浸透了的这条古道。就像我无缘,在一把黑色的陶罐里,继续煮熟,那些苦涩的茶叶,或者遥远的往昔。

        族人们迁徙的海拔,是越来越低了。我们脆弱的胃口,也已经不能完全消化,那些来自高处的故事。

        而谁又能在,将醒未醒的梦里,为我继续注解那些沧桑无比的历史。还有,和历史一样,无比沉重的呼吸。

        惟有,千年未变的母语,还在断断续续的传统里,努力耕耘着最后的尊严。还有尊严背后,日渐丰盈的这片土地。

 

龙之殇

 

        这里,曾是我的故土比邻的村庄;这里,也是我的爱人魂牵梦萦的家乡;这里,更是我的儿子一半血脉流淌的地方。

        那一刻,灾难来临的时候,在旅居的城市,我却无法找到,泪光涟涟的尽头,亲情环绕的温暖方向。

        ——舟曲啊,舟曲!曾几何时,太近太近的灾难,让我和我的家人,敏感如斯,彻底失语……

        也许,太多的泪水会让情感突然枯萎;也许,太多的悲伤,会让痛觉骤然失灵;也许,太多太多的灾难,只能让我们甚至来不及表露,一个佯装伤痛的表情。

        ——舟曲啊,舟曲!曾几何时,太近太近的灾难,让我和我的家人,敏感如斯,彻底失语……

        即便,怀揣着真实的沉重。甚至,已经洞悉了生老病死的所有真谛。今天,在舟曲的大街小巷,我依旧不敢随意走动——我深怕自己粗鄙的脚步,会惊扰那些可怜的灵魂!

        ——舟曲啊,舟曲!曾几何时,太近太近的灾难,让我和我的家人,敏感如斯,彻底失语……

 

        今天,从曾经人声鼎沸的月圆村口,向外望去,那轮清洁的圆月,依旧高悬在古老寺庙的屋顶。

        今天,从不再月圆的月圆村口望去,这条结实的排洪沟,正连系着陡峭的山谷,和以龙命名的这条江水。

        那些干涸经年的九十九眼泉水,又重新冒出甘甜的热泪。

        那些远走经年的九十九个兄弟,又重新聚拢母亲的身畔。

        那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还得擦掉眼泪继续前行。——我和我的兄弟们,已经在沧桑的脸上,挂满了疲惫的笑容。

        穿越那场灾难,穿越人性的璀璨。今天,重新走过这条干净敞亮的街道上,你就可以看到,新的舟曲,正在亮亮堂堂的楼宇间,重新崛起。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1-20 08:12 , Processed in 0.30280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