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刊于《山东文学》2018年第5期(下半月刊)的散文诗:春天,或者举重若轻(组章) ... ...

已有 657 次阅读2018-5-31 09:37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散文诗, 山东文学

卓尼普晨记

        从远处归来的时候,漫长的冬天还没有过去。新年前头的最后一个集市,早已散去了。暮色中的河流复归于宁静,我的村庄,复归于宁静。

        黎明前迎娶的新娘,才刚刚成年。爆竹声里端坐的村庄,就洋溢着该有的吉庆。坐在喜宴当中,我已经生疏了,那些需要脱口而出的颂词。

        这个季节,我年迈的母亲,依旧拖着病腿。她点燃村庄的第一缕桑烟——漫长的岁月里,生死轮回,就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乳名尚能被人偶尔想起。孩童们聚拢在新年的喜悦里,这是村庄唯一别于往日的气息。

        雪域的春天,还在路上遥不可及。一场大雪,正扎扎实实地覆压着青藏大地。那个不善饮酒的人,坐在团聚的亲人中间,就显得有点多余。

        太阳出来已经是午后的事儿了。尚能说出口的那些话语,和粉饰的村庄一样整齐划一。

        雪,很快也就消融殆尽了。乍暖还寒的时节,唯有沾满腿脚的泥泞,还在反复地提醒我,回家的这条路,和离乡一样,五味杂陈。

 

春天,或者举重若轻 

        无意书写太多的喜悦。比如,一株新绿探出头颅,一声春雷惊醒蛰虫。亦或是,你从远方寄来明亮的书信——这些都是目力能及的事情,一如我们,能够举重若轻的生老病死。

        而大雪尚未停歇。先人们,又将回到深埋骨殖的山坳。黎明前扫净的门口,远行者,惟愿你还能找到回家的路。

        别人喜庆的爆竹里,年轻的母亲溘然而逝。失去依祜的孩子,是这个春天最冷的疼痛。

        烧伤雪域心脏的那团火,早被熄灭了。流言仍会像风一样四处流窜。落雪的日子,只想陪着生病的阿妈,把这个清冷的午后,慢慢煨暖。

        午后,沿着黄河走了走——到处阳光明媚,正是盛世需要的色彩。

        突然想到,正月十三,遥远的安多大地上,将有一尊大佛徐徐展开。万众伏身,大地虚空一样安静。

 

在菜市

        必须洗漱干净,必须穿戴整齐,才能走进这个热腾腾的早市。才敢直面,大地馈赠的辣椒、番茄、土豆和白菜。——这些沾着泥土清香的味道,都源自故乡的大地。

        由此想到,在每一个丰满的秋天,我的族人都会盛装而行,庄重地接回四野歉收的庄稼。——那是耕作者对大地最深的敬意。

        更多的时候,喧闹的阳光下,你只能看到那些摆上案头的光鲜。当然,绕过一段光阴,我们也要时常看到这些剥离在地的破败。——甚至,还要警惕横流的污水,不时就会溅上干净的鞋面。

        自然,我的孩子,未来的路途中,依旧会有比屠宰牲畜还要残忍的伤害和杀戮。甚至,生命里还会偶尔出现无法预料的出卖。

        在这个春天,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多地带你走近生活的温润。

 

在扎古录小镇上

        从远处归来的时候,雅鲁寺的诵经声刚刚歇息。洮河、车巴河、和江可河交汇的桥头,碰见你,就碰见了,轮回中所有的记忆。

        那个拍电影的长发男子,刚走出梦中的“塔瓦镇”,名叫德吉的美丽姑娘,就已经在明月下颂唱,二十一度母礼赞了。

        带来美好讯息的异乡客啊,你的茶杯还没有散尽余温,这个春天,说来也就来了。——那个醉倒在酒馆里的沟里人,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他刻在桌面上的符号,是这个三月,最神秘的暗喻。

 

尼巴藏寨

        “让你的阿爸,赶紧提上准备了两辈子的那壶青稞酒!扎西拉。让你的阿爸带上酥油、带上砖茶、带上吉祥如意的哈达,跨过欢快的车巴河,赶紧到我家来吧!”

        “让你的阿妈,赶紧收拾准备了两辈子的那些嫁妆!班玛措。让你的阿妈煮好腊肉、煮好奶茶、煨上一炉圆满的桑烟,我就要娶你来啦!”

        马匹繁重的鞍鞯早已在门口卸下,牛羊重新回到了我们美丽的山坡。阳坡里的苏鲁梅朵盛开五月的美丽,而阴面的河谷里,那些顽皮的孩子,又在泼洒整个春天的欢乐。

        搬开石头就有路了。打开寨门,就是阳光明媚的春天。把刀放下吧!把枪也放下!把一百年来的恩恩怨怨,也都放下!——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温润的人世,我们只是美好生活的主人,我们不是降妖伏魔的护法。

        而长寿村的苫子房,就在明媚的阳光下,慢慢讲述着,那些岁月背后的故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6-18 07:39 , Processed in 0.275284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