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刊于《金城》2018年3期的诗歌:春天,给我的故乡(组诗)

已有 701 次阅读2018-5-16 04:46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金城》

春天,给我的故乡

 

曾经描述的所有

都是虚妄,新的一年

故乡的喧嚣

那么快就散去了

巨大的星空,就在头顶

我却不能仰望

 

夜是清冷的

比夜更清冷的

是无法安居的心

——什么时候,才能

彻底放下怨恨呢?

 

那条发白的路,继续

拉开反复渲染过的归途

那盏照夜的灯盏

却在我们熟睡的时候

结下一个大大的灯花

 

就把所有的祈愿和祝福

继续交给凛冽的晨风吧!

这个时候,被我们

仔细掩藏和祝福过的

村庄,尚在梦中

这个时候,被我们

反复歌颂和抛弃过的

村庄,并没有

一个行人

 

 

献辞

 

不能拒绝黄昏的来临

一如不能拒绝

水一样的日子

偶尔也结一些冰凌


窗外,有飞鸟掠过

临河而居,有时候

也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老人们急匆匆赶回高原了

我仿佛看到了

二十年后的自己——

谁又能真正葬身异地呢?


新年的灯,就这么亮着

那些赴约的人

慢悠悠地晃荡在风中


背靠一轮夕阳

我已经温不热

这壶老酒了

 

 

故乡晨记

 

归来的时候,集市早已散去

暮色中的河流复归于宁静

我的村庄,复归于宁静

 

黎明前迎娶的新娘刚刚成年

爆竹声里端坐的村庄

洋溢着该有的吉庆

坐在喜宴当中,已经生疏

那些需要脱口而出的颂词

 

我的母亲,拖着病腿

点燃村庄的第一缕桑烟

——在漫长的岁月里

生死轮回,依旧显得

如此的微不足道

 

多年以后,我的乳名

尚能被人偶尔想起

孩童们聚拢在新年的喜悦里

这是村庄,唯一

别于往日的气息

 

 

酥油灯

 

比圆月更圆的,是谎言

暗夜深处,藏着

另一双眼睛

 

有人说街灯亮了

有人说岁月老了

酥油花也就合适地开了

那么多的人,匍匐在地

古老的预言

随风飘散

 

我们还敢说,自己就是

佛陀的弟子吗?

三十年前,奶奶就说过:

“别急着念玛尼了,先去

做一些念玛尼的事情!”

 

想起这句话的时候

灯花就跳了跳

——满世界都是

辛辣的滋味

 

 

岁末记忆

 

这一年,赶着

急匆匆地出门

四处游走,只是为了

更加急促地

踏上回家的路

 

在陌生的街头

醉倒,或者

在熟悉的黎明

醒来,生活

就这么明明灭灭地

缓缓推进

 

冬至已经过去好久了

天气,并不特别寒冷

弯腰捡起

大地上遗落的诗句

却捡不起

碎了一地的日子

 

宽厚一点吧,再宽厚一点

通透一点吧,再通透一点

——就这样,一遍遍

提醒自己的时候

似乎已经,能够承受

年逾不惑的这个年纪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7-20 10:48 , Processed in 0.276573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