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刚杰·索木东:晨曦里的一棵树(组诗)

已有 871 次阅读2018-4-15 10:53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晨曦里, 一棵树

我是一个习惯于早起的人。

每天,看一缕晨曦破窗而来,慢慢明亮我临河的居室,也是一种简单的获得和幸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晨曦里,都会出现一棵大树的意向。

这棵树,是清晰的,孤绝的,且带着挥之不去的悲怆。

诚然,这些年我试图让自己和文字都变得温润一点,以符合已经历涉的浅薄岁月。

但这一份孤绝和悲怆,也值得独享、珍藏和记录。

也许,这一意向的写作,会继续下去。也许,就到此为止了。

一切随缘。

                       ——题记

              1


时常面对,晨曦里

这棵变幻莫测的大树

就会,慢慢适应

暗夜带来的

所有虚无

 

秋叶落尽,北风日寒

一盆忘却季节的花朵

又将,给豢养的冬天

献上最美的赞誉——

这不是岁月必经的轮回

这是,内心深处

恒久滋养的温润

 

而我只能,止步不前

曾经驻足的明净大空里

一只扑面而至的斑斓猛虎

跃然纸上

 

              2


一些光漏下来时

正从一棵树下走过

绿意融融的日子

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还是不能,关上

这扇向阳的窗户

 

今年的中元有点凄凉

孤单的母亲,还在

生活的沼泽里,继续

遭遇那些琐碎的眼泪

——而我只能

用一段弯曲的脊梁

标榜此生的负重

 

散落一地的佛珠

一颗不落地捡回来了

诗人包苞说,这是

注定属于你的吉祥

一定要倍加珍惜

 

白昼和暗夜的轮回里

秋天,确实已经很近了

透过温润的眼眸

就能读懂,祖辈们

默守雪域的秘密

 

              3


无意写下此刻的苍茫

三盏灯,从三个方向

照耀着每一个暗夜

——在黎明到来之前

我应该感到幸福

 

那些漫长的夜晚

我认真陪伴着

伟岸者无声地啜泣

矜持者公然地苟合

还有,更多的年迈者

仔细拍打着,晨曦里

麻木的躯干

 

惟一感到幸运的是

冬季来临时

依旧可以,卸下

满身的繁琐,依旧

可以把干枯的手臂

伸进天空

 

似乎这样,就能

揪住,最后的呼吸

 

              4


“除却雨、露、霜、雪

和偶然而至的雷电

确实想不起来

其他能够受伤的方式!”

——以群山的名义

存活于每一个沟壑

从来不用思考

归隐山林,究竟

是什么意思

 

或将,继续遭遇杀伐

为屋,为案,为牍,为俎

随你任意书写春秋

甚至,成为一捧灰烬

倾覆于,昏暗街灯下

另一棵修剪精致的树根

我早已完善了我自己

 

又一个晨曦不期而至

十月初一,天寒如斯

我的父亲,想你的时候

就只能在一缕木香里

继续完成

对众生的祈祷

 

              5


三十年前,还是

那个怀揣利刃的少年

银子般的夜晚

巨大的树冠是村庄的眼睛

低矮的土墙边

你沉默的影子里

藏着,那些年

惟一的愧疚

 

去年夏天,送你回家

那场雨下了整整一夜

第一次,在晨曦里

抵达村庄,才发现

你苍老的容颜

早就剩一截枯朽的枝干

 

回乡的日子是越来越少了

整洁光鲜的村庄,适合

在明亮的日子里进进出出

——晨曦里的那棵树

又在为谁,伸出

呼唤的臂膀?

 

              6


曾经反复见证了

多么雷同的春夏秋冬

又有一些人,要在

这个季节离开

而更多的人,仍会

蜂拥而至

 

这幢老楼的东头

突然,就有了裂缝

在时光的背阴处

紧盯着晨曦里的这棵树

就像盯着我的亲人

努力在窄窄的天空里

找回生活的温润

 

又一阵风吹过的时候

落地的叶片,尚且绿着

夹几册书走过校园

一百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就都显得,格外短促

 

              7


从远处归来,只要

还能看到你的笑容

就不会觉得,自己

真像一个战败的士兵

 

想想确实颓废啊!

在高歌猛进的时代

我却,时常留恋于

夕照,朝晖,还有

一段添油加醋的往事

即便,偶尔也会想到未来

但也多是生死

或者轮回

 

惟有这些轻飘飘的落叶

还能,让脚下的土地

保持温暖

 

              8


无法合适地表达

此刻的愤怒,只能

继续把控诉的双手

伸向苍茫的长空

 

在北方,地表的大火

已经席卷走流离失所的生命了

而地火依旧在地底下运行

每个人的愤怒,还有暴劣

都被合适地引向

你我并不知道的去处

 

在此刻,言说理性

该是多么的不合时宜

面对那么多滴血的刃口

我还是愿意,双手加额

在每一缕晨曦里

仔细寻找

人世的温润

 

              9


蜗居安宁一隅太久了

早已,彻底忘却

那些流离失所的迁徙

每个冬日来临的时候

只能偶尔把头伸出窗外

回想一下,雪山之巅

那只傲视九天的鹰

 

那么多的血泪就堆在眼前

那么多的杀伐声里

无法说出,人世温润

你走了以后,我的父亲

我还是没能长成参天大树

有风的夜晚,甚至

不敢太多地想你

就怕惊扰,你的往生

 

晨曦里熟睡的孩子尚能做梦

但愿,你已被感染的胸腔

塞满的不会全是愤懑

但愿,落下一身繁华的时候

你尚能,伸出干枯的手臂

在苍茫大地上继续写下——

虽无广厦万间

但存慈悲一心

 

              10


我们谈论了无人的老宅两只小狗的去处

我们谈论了未知的空间头顶三尺的神明

我们谈论了菜蔬在这个冬天的涨价

我们谈论了你不多几次的入梦而来

我们尽量不再提及那些伤心的往事

 

当然,我们一定还提到了落叶归根

保证也提到了晨曦里的这棵树

顺便还提到了旁边那块沉默的石头

并且,还谈论了轮回这样深刻的话题

但我们确实没有讨论太大的事情

卑微如我们,只能属于自己和亲人

 

在谈论一个治疗咳嗽的偏方时

冬天的时间已经过半——

“您不能去遥远的西藏了

我把我的鹰石送给您

它来自羊卓雍措湖畔”

儿子递过去的石块上

残留着,雪山的印记

而这个干燥的冬季,依旧

听不到一点温润的消息

 

              11


这个季节大致若此

小雪无雪,大雪无雪

冬至的时候,仍将无雪

这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

——而更为尴尬的是

匿于暗夜深处

只是为了,看到

一盏亮灯的窗口

 

寒风依旧穿堂而过

整个冬天,无人做到

心如止水——

守着身边的这条大河

只能感到,莫名干涸

 

即便,给你一场大雪

一切果真,能大白于天下?

 

              12


一只蝴蝶扑扇着翅膀

便有花香,从树冠上飘落

在南国,这个冬天

只能这么写下

目睹的温暖

 

而在我的北方

年关将近,锣鼓喧天

街头,并排站立着

打扮妖艳的

两个春天

 

真的需要一场大雪

仔仔细细地覆压

所有的摧枯拉朽了

——天气晴好若此

干涩的眼角,甚至

盛不下,一颗

通往心底的泪

 

              13


我知道雪会从哪里吹来

我也知道,风会从哪里折断

之所以选择,以倔强的姿势

守护这个凌冽的冬晨

只想多保持一点儿

骨缝里残存的坚硬

 

亲人们来了,又走了

更多的陌生就围绕周身

在北方,真正的寒冷

才刚刚开始,在北方

背靠一个虚弱的村庄

依旧,无法书写

你需要的那些传奇

 

我的父亲,冬至来临之时

只想完成,夜幕下

对你的再一次祭奠*

 

*家乡民俗,冬至之夜,祭奠先祖。

 

              14

 

总有裹挟沙尘的风暴

从北方吹来,总有

无法拒绝的料峭

让我们记住,这个三月

病毒肆虐的天空

 

要去的地方,已经不需要

搬开一块又一块石头了

而归来的路口,只想一个人

独自面对,晨曦里的这棵大树

 

生活需要修补的地方太多了,

而我并不想做那个万能的裁缝!

——在缺乏宽恕的人世间

这应该就是,凡俗的我们

能够保持微笑的唯一藉口

 

              15


如果把安宁东路的雨滴

描绘成暗夜优美的音符

那些拍打窗棂的风声里

一样可以,听出

蔚蓝的色彩

 

能够祭奠的那些亲人

需要等到,清明以后

无需等待的这些花朵

早已在春分的前夜

悄然怒放

 

漫长的冬天终于过去了

解除缠满一身的霓虹和繁华

大河之上,需要把光明

重新交还,温润的晨曦

 

小巷深处传来的犬吠

就是,这座城市

最后的安谧

 

              16


终于可以嗅到温暖的气息了

终于可以,详细地区分

这个季节,次第盛开的

碧桃、玉兰,迎春、梦冬

当然还有,榆叶梅和紫叶李

而贴梗海棠争相绽放的午后

从牧区定制的奶轧糖就会送达

你所期待着的祝福和赞美

就会,安静地抵达

 

枝繁叶茂的生活,尚需时日

此刻,只能沿着母亲河的方向

重新回到,离你不远的村庄

慢慢等待,雪域春天的到来

那个时候大地才能彻底解冻

——那个时候,紫斑牡丹

才能,在高原的风中

颤颤巍巍地盛开

 

而我才能,跪在斑驳的草地上

继续完成,对你的又一次祭拜

 

              17

——兼致海子


一些诗篇,要被翻印多久

才能抵达曲解的彼岸?

一个故事,需要流传多久

才能看清陌生的自己?

——你曾经憩息的地头

又要竖起,喧闹的丰碑

 

鸦雀自有安身的法门

比如,一个春暖花开的枝头

比如,一个面朝大海的黄昏

比如,让一湾池水不断发酵

比如,让苍老的母亲

补缺这个时代

生硬的空白

 

大空无言,轮回依旧

透过晨曦里的这棵树

北方的天空下,早已模糊了

你伫立南国的面容

 

              18*


黎明之前尚能听闻的天籁妙音,

原本就是给早醒者特别的恩赐。

灯火通明之夜看不清皓月当空,

车水马龙的城市是失聪的暗疾!

 

每一朵花里都溢满着对春天的赞誉!

 

熟悉的路口最容易走丢了自己,

只能在晨曦里抱紧料峭的双臂!

 

              19*


晨曦里婉转的鸟鸣都可以听出赞美,

高原上芬芳的花朵本来就统称格桑。

人声鼎沸的街头转身就能获得宁静,

慈悲的肩头挂满了天地恩赐的甘露。

 

把青春写成流瀑不仅仅需要激情澎湃!

 

别让明亮的眸子永远喷射出火焰,

饱经沧桑者才会对世界露出微笑。

 

*仿著名藏族诗人伊丹才让先生七行体

 

              20

——悼雷达先生

 

无需说出太多的惋惜与悼念

亲手送别过至亲之人者

都已懂得,温润人世

需要坦然面对的生死轮回

 

有谁真正能给你盖棺定论?!

其实,每一份赞誉上面

都镌刻着想被放大的名字

 

又一个晨曦,如期而至

二月十五的圆月已在西方隐去

四月一日的人群,又将说出

蓄谋已久的谎言

 

“我唱着跳着到蓝天上去,

并不向慷慨的蓝天求馈赠”*

惟有那些落地生根的文字

已在风中,慢慢传颂

 

一支丁香盛开在黄河两岸

众声鼎沸之处

真的已经无缘消受

能够柔软内心的那颗露滴了

那么,清明来临的时候

再多的祭拜,对你而言

又有什么意义?!


*摘自伊丹才让诗歌《母亲心授的歌》


              21


山的那一边永远是荒芜

这是源自童年的记忆——

曾经,绕过山顶的那棵大树

也毫不意外地,收获了

此生,第一份茫然和无助


很多年说过去也就过去了

当你以为能够仰望苍穹的时候

已经没人,能让生活回到原点

脚下,这片赖以存活的泥土

并不是固步自封的理由


绕过晨曦,却绕不过去

自以为孤绝的这棵大树

我还是,宁愿固守

这片挥之不去的荒芜

——能够抵达的夜半

大山的背后,早已

灯火通明


        刚杰·索木东(1974—),藏族,又名来鑫华,甘肃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发表有大量诗歌、散文、评论、小说作品,部分作品入选各种选本,译成多种文字。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7-23 15:58 , Processed in 0.280091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