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戊戌春日诗篇

已有 237 次阅读2018-4-2 16:58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春天,或者举重若轻(组诗)

卓尼晨记

 

归来的时候,集市早已散去

暮色中的河流复归于宁静

我的村庄,复归于宁静

 

黎明前迎娶的新娘刚刚成年

爆竹声里端坐的村庄

洋溢着该有的吉庆

坐在喜宴当中,已经生疏

那些需要脱口而出的颂词

 

我的母亲,拖着病腿

点燃村庄的第一缕桑烟

——在漫长的岁月里

生死轮回,依旧显得

如此的微不足道

 

多年以后,我的乳名

尚能被人偶尔想起

孩童们聚拢在新年的喜悦里

这是村庄,唯一

别于往日的气息

 

 

戊戌新正初三晨雪有感

 

大雪尚未停歇

先人们,又将回到

深埋骨殖的山坳

黎明前扫净的门口

远行者,惟愿你

还能找到回家的路

 

别人喜庆的爆竹里

年轻的母亲溘然而逝

失去依祜的孩子

是这个春天

最冷的疼痛

 

烧伤雪域心脏的那团火

早被熄灭了,流言

仍会象风一样四处流窜

落雪的日子,只想

陪着生病的阿妈

把这个清冷的午后

慢慢煨暖

 

 

春天,或者举重若轻

 

无意书写太多的喜悦

比如,一株新绿探出头颅

一声春雷惊醒蛰虫

亦或是,你从远方

寄来明亮的书信——

这些都是目力能及的事情

一如我们,能够

举重若轻的生老病死

 

午后,沿着黄河走了走

到处阳光明媚,正是

盛世需要的色彩

 

突然想到,正月十三

遥远的安多大地上

将有一尊大佛徐徐展开

万众伏身,大地

虚空一样安静

 

 

在菜市

 

必须洗漱干净,穿戴整齐

才能走进这个热腾腾的早市

才敢直面,大地馈赠的

辣椒、番茄、土豆和白菜

——这都源自遥远的故乡

我的族人,会在秋天

盛装而行,庄重地接回

四野的庄稼

 

在喧闹的阳光下

更多的时候,你只能看到

那些摆上案头的光鲜

也要,时常看到这些

剥离在地的破败——

甚至,还要警惕

横流的污水,会溅上

干净的鞋面

 

自然,我的孩子

未来的世界上,依旧会有

比屠宰牲畜还要残忍的

伤害,杀戮,还有出卖

——而我所能做的

就是,在这个春天

尽可能多地,带你走近

生活的温润

 

 

冷暖自知的日子

           

在春天,在这个肃严的春天

需要一些冒昧的花草

点缀沉寂已久的长空

需要一些艳丽的色彩

敲破午后的空洞

 

那么多的喧嚣不期而至

也就无法留意,暮色中

那个赤足涉水的男子

如何点亮最后一支松明了

尚未解冻的河谷深处

甚至,不能砍下一截木头

递给患有腿疾的母亲

 

巨大的时光,周而复始

重新厘定的二十六亩山地

又交回了我的手上——

归于黄土的父亲啊

这些冷暖自知的日子里

所有的耕作,于我

又有什么意义?!

 

 

晨曦里的一棵树(组诗节选)

 

              14

总有裹挟沙尘的风暴

从北方吹来,总有

无法拒绝的料峭

让我们记住,这个三月

病毒肆虐的天空

 

要去的地方,已经不需要

搬开一块又一块石头了

而归来的路口,只想一个人

独自面对,晨曦里的这棵大树

 

“生活需要修补的地方太多了,

而我并不想做那个万能的裁缝!”

——在缺乏宽恕的人世间

这应该就是,凡俗的我们

能够保持微笑的唯一藉口

 

              15

如果把安宁东路的雨滴

描绘成暗夜优美的音符

那些拍打窗棂的风声里

一样可以,听出

蔚蓝的色彩

 

能够祭奠的那些亲人

需要等到,清明以后

无需等待的这些花朵

早已在春分的前夜

悄然怒放

 

漫长的冬天终于过去了

解除缠满一身的霓虹和繁华

大河之上,需要把光明

重新交还,温润的晨曦

 

小巷深处传来的犬吠

就是,这座城市

最后的安谧

 

              16

终于可以嗅到温暖的气息了

终于可以,详细地区分

这个季节,次第盛开的

碧桃、玉兰,迎春、梦冬

当然还有,榆叶梅和紫叶李

而贴梗海棠争相绽放的午后

从牧区定制的奶轧糖就会送达

你所期待着的祝福和赞美

就会,安静地抵达

 

枝繁叶茂的生活,尚需时日

此刻,只能沿着母亲河的方向

重新回到,离你不远的村庄

慢慢等待,雪域春天的到来

那个时候大地才能彻底解冻

——那个时候,紫斑牡丹

才能,在高原的风中

颤颤巍巍地盛开

 

而我才能,跪在斑驳的草地上

继续完成,对你的又一次祭拜

 

              17

一些诗篇,要被翻印多久

才能抵达曲解的彼岸?

一个故事,需要流传多久

才能看清陌生的自己?

——你曾经憩息的地头

又要竖起,喧闹的丰碑

 

鸦雀自有安身的法门

比如,一个春暖花开的枝头

比如,一个面朝大海的黄昏

比如,让一湾池水不断发酵

比如,让苍老的母亲

补缺这个时代

生硬的空白

 

大空无言,轮回依旧

透过晨曦里的这棵树

北方的天空下,早已模糊了

你伫立南国的面容

 

              18*

黎明之前尚能听闻的天籁妙音,

原本就是给早醒者特别的恩赐。

灯火通明之夜看不清皓月当空,

车水马龙的城市是失聪的暗疾!

 

每一朵花里都溢满着对春天的赞誉!

 

熟悉的路口最容易走丢了自己,

只能在晨曦里抱紧料峭的双臂!

 

              19*

晨曦里婉转的鸟鸣都可以听出赞美,

高原上芬芳的花朵本来就统称格桑,

人声鼎沸的街头转身就能获得宁静,

慈悲的肩头挂满了天地恩赐的甘露。

 

把青春写成流瀑不仅仅需要激情澎湃!

 

别让明亮的眸子永远喷射出火焰,

饱经沧桑者才会对世界露出微笑。

 

*仿著名藏族诗人伊丹才让先生七行体


              20

——悼雷达先生


无需说出太多的惋惜与悼念

亲手送别过至亲之人者

都已懂得,温润人世

需要坦然面对的生死轮回


有谁真正能给你盖棺定论?!

其实,每一份赞誉上面

都镌刻着想被放大的名字


又一个晨曦,如期而至

二月十五的圆月已在西方隐去

四月一日的人群,又将说出

蓄谋已久的谎言


“我唱着跳着到蓝天上去,

并不向慷慨的蓝天求馈赠”*

惟有那些落地生根的文字

已在风中,慢慢传颂


一支丁香盛开在黄河两岸

众声鼎沸之处

真的已经无缘消受

能够柔软内心的那颗露滴了

那么,清明来临的时候

再多的祭拜,对你而言

又有什么意义?!


*摘自伊丹才让诗歌《母亲心授的歌》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7-23 15:57 , Processed in 0.27651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