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北方作家》2017年第6期】刚杰·索木东:夜凉若水(组诗) ... ...

已有 698 次阅读2017-12-28 14:41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我的季节,都从秋天开始

 

总是喜欢,让自己的

季节,都从秋天开始

不是为了,写下

赞美丰收的诗句

只是想记住,那些

老在梦中

饿醒的童年

 

从遥远的地方归来

母亲们都在这个秋天病着

——这些年,以为自己

早已听惯了晴空霹雳

不期而至的这场雷阵雪

还是让我,不寒而栗

 

从接近雪线的地方走来

早已洞悉,高度的涵义

所以喜欢

在每一缕阳光下

都尽量保持

仰望的姿势

 

唯有这样,才能

让沿途的那些风景

都散发着

温润的气息

 

 

与子书

 

霜降的夜晚,你突然问我:

妙手回春究竟是什么意思?

——北方的天空下

正有大片的叶子

随风飘落

 

行医的父亲,早就

安眠于故乡的山冈

多年以后,我的孩子

真的没有办法,再用

生硬的语言,为你解释

这些温润的词语

 

你的睡姿如此安谧

这是大地封冻之前

唯一感到欣慰的事

——突然想起,今夜

在遥远的青藏

本该,有一盏灯

慢慢亮起

 


罂粟,或者秋天

 

这些妖艳的花瓣,必将

和单薄的季节,一起凋零

而带着棱角的头颅

裸露在风中,据说

剖开来,就会有

毒液流出,能够麻痹

所有活跃的神经

 

午后的阳光下,惟有

一只蜂,还是忙碌的

废弃的大空里,一条影

努力标榜着,最后的无用

——这些,将会是

秋天,最后的温暖

 

起身的时候,天气

确实已经够凉了

而这样的冰冷

才能匹配

头顶的苍穹

 

 

秋分日记

 

只能眼睁睁看着

晨曦,把白昼和黑夜

一分为二,只能

眼睁睁看着,这片叶子

从边沿开始,慢慢变黄

只能眼睁睁看着

又一位老人,走完

他伤病的一生——

从遥远的西域归来

我的母亲,这个季节

只能带给你一条挡风的丝巾

那么,我的孩子

你的沙漏,那么快

就倒置了时光

如何才能,为你讲完

这个有关收获的故事?

 

 

秋晨呓语

 

有人站在草地上唱歌

月亮,就开始圆了起来

月圆的时候,就会想起

年逾古稀的姑母

她北方的名字,浸透着

来自南国的芬芳

 

说起南国,就会说起

远足的胞弟,和慈母的牵挂

那么多的思念,堆积起来

就足以,把一些问询送回老家

——可是,我的父亲

自从你走后,就难以听到

来自故乡的讯息

 

我知道时日苦短

我知道时光弥长

我也知道,这个季节

最适合谈论一些

丰收和温润——

可是,那么多的高歌猛进里

却只能,悄悄握紧

属于自己的黎明

 


老木屋仍旧竖立在梦中

 

将如何适应这夜凉若水的秋天

北方大地上,一些落叶

正在填满季节的空落

时光的背阴处,一些坚硬

必将塞满,原本

早已温润的内心

 

十数年后,老木屋仍旧

这么突兀地竖立在梦中

我的父亲,秋色如此明亮

又该如何擦去,整个八月

挥之不去的阴霾?

 

窗外的这棵树

可以卸下满身的繁琐了

而我喜欢的冬天

也将从遥远的地方

缓步而至——

茫茫雪原上

唯一能够铺开的

只有开阔的大地

 

 

刚杰·索木东(1974—),藏族,又名来鑫华,甘肃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发表有大量诗歌、散文、评论、小说作品,部分作品入选各种选本,译成多种文字。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4-26 11:47 , Processed in 0.274972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