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献给秋天的十幅摄影和十首诗

已有 834 次阅读2017-10-14 06:46 |个人分类:心灵吟唱的诗样生活|系统分类:文学| 索木东, 诗歌, 秋天

梦中


暂歇的寓所,仍在

熙熙攘攘的山脚下

布衣白发的老妪

坐守一眼清泉之旁

信手灌满,那些

形状各异的水瓶


从远处归来,突然就想

在这个平常的午后

暂时卸下,沉重的行囊

她转头告诉我——

“有缘人,你可知道

已成旅馆的这个地方

其实就是,众人

苦苦寻觅的吉祥圣地。”


“可为什么,还有

那么多的人,要把污水

信手泼在,圣泉之旁?”

——痛心疾首的纠结里

放不下的,仍是这颗

浸泡世俗太久的凡心


离开的时候,尚记得

从老人身旁,躬身取走

并不庄严的那瓶净水——

俯首之际,清澈的水面上

倒映着,度母

慈悲的笑容


2017年8月26日晨于流珠斋


老木屋仍旧竖立在梦中

将如何适应这其凉若水的秋夜
北方大地上,一些落叶
正在填满季节的空落
时光的背阴处,一些坚硬
必将塞满,原本
早已温润的内心

十数年后,老木屋仍旧
这么突兀地竖立在梦中
我的父亲,秋色如此明亮
又该如何擦去,整个八月
挥之不去的阴霾?

窗外的这棵树
可以卸下满身的繁琐了
而我喜欢的冬天
也将从遥远的地方
缓步而至——
茫茫雪原上
唯一能够铺开的
只有开阔的大地

2017年8月30日晨于西北师大

秋日的控诉

 

白露为霜的晨曦

总有,肃杀的气息

在北方大地上蔓延

阳光下的麦芒

已经盛不下

有关丰收的讯息了

 

反复讴歌过的这片土地

尚能,循着野草的足迹

走进无法回避的秋季

本该是孩子出生的那扇窗口

将为人母的女子

却用纵身一跳

完成了对生命的控诉

 

那些看起来比较遥远的

痛疼和血迹,只能

让我们残存的善良

发出最后的哀鸣

 

2017年9月7日晨于黄河岸上


午后,从一棵树下走过


一些光漏下来时

正从一棵树下走过

绿意融融的日子

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还是不能,关上

这扇向阳的窗户

 

今年的中元有点凄凉

孤单的母亲,还在

生活的沼泽里,继续

遭遇那些琐碎的眼泪

——而我只能

用一段弯曲的脊梁

标榜此生的负重

 

散落一地的佛珠

一颗不落地捡回来了

诗人包苞说,这是

注定属于你的吉祥

一定要倍加珍惜

 

白昼和暗夜的轮回里

秋天,确实已经很近了

透过温润的眼眸

就能读懂,祖辈们

默守雪域的秘密

 

2017年9月5日午后于黄河岸上


秋天

 

“茶饭不好一顿

人品不好一世”

——想起奶奶

说过的这句话时

金色的叶子

就落了一地


2017年9月19日晨于流珠斋


秋分日记


只能眼睁睁看着

晨曦,把白昼和黑夜

一分为二,只能

眼睁睁看着,这片叶子

从边沿开始,慢慢变黄

只能眼睁睁看着

又一位老人,走完

他伤病的一生——

从遥远的西域归来

我的母亲,这个季节

只能带给你一条挡风的丝巾

那么,我的孩子

你的沙漏,那么快

就倒置了时光

如何才能,为你讲完

这个有关收获的故事?


2017年9月23日(秋分)晨随记于流珠斋


秋天(之二)

 

这个季节,已经不需要

再给你们,扯两块儿花布

用来缝补,八月的月亮

和九月的凌霜

 

——我的柜中,尚有一件

老人们亲手缝制的衣裳

这让我,想起故乡的时候

才不会感到

那么陌生

 

2017年9月24日晨于流珠斋


秋晨呓语


有人站在草地上唱歌

月亮,就开始圆了起来

月圆的时候,就会想起

年逾古稀的姑母

她北方的名字,浸透着

来自南国的芬芳


说起南国,就会说起

远足的胞弟,和慈母的牵挂

那么多的思念,堆积起来

就足以,把一些问询送回老家

——可是,我的父亲

自从你走后,就难以听到

来自故乡的讯息


我知道时日苦短

我知道时光弥长

我也知道,这个季节

最适合谈论一些

丰收和温润——

可是,那么多的高歌猛进里

却只能,悄悄握紧

属于自己的黎明


2017年9月29日晨于流珠斋


我的季节,都从秋天开始


总是喜欢,让自己的

季节,都从秋天开始

不是为了,写下

赞美丰收的诗句

只是想记住,那些

老在梦中

饿醒的童年


从遥远的地方归来

母亲们都在这个秋天病着

——这些年,以为自己

早已听惯了晴空霹雳

不期而至的这场雷阵雪

还是让我,不寒而栗


从接近雪线的地方走来

早已洞悉,高度的涵义

所以喜欢,在每一缕阳光下

都尽量保持,一个仰望的姿势

——唯有这样,才能

让沿途的那些风景

都散发着

温润的气息


2017年10月11日于流珠斋


在秋天

在秋天,我所希望
看到的那些明亮
并没有如期而至——
“庄稼都快烂在雨雪里了……”
远赴他乡务工的表叔
陈年的腰疾,又在
阴湿的工棚里
反复作痛

嘹亮的号角,还在
窗外,高亢地响起
深秋的阳光,却已经
照不暖,季节深处的
阴冷与晦暗了

突然,莫名地
产生一种
深深的厌弃

2017年10月13日晨于流珠斋


        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甘肃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有诗歌、散文、评论、小说散见各类报刊,收入各种选本,译成多种文字。著有诗集《故乡是甘南》。现供职于西北师大。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6 01:54 , Processed in 0.273027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