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西藏在最高处过一种生活

日志

侯川:刚杰·索木东诗二首赏读

已有 592 次阅读2017-6-11 09:25 |个人分类:关系自己的只言片语|系统分类:文学| 侯川, 评论, 索木东, 诗歌

        刚杰·索木东是一名剑客或骑手一般的歌者,他的诗有着深沉强烈的悲悯情怀,有时如护法天王,有时则如菩萨心肠。他的《大鹏、孔雀,或遗失的世界》,诗情穿越古今中外,驰骋天地四方,以信徒般的虔诚之心追慕、呈现奇观大美,悲叹世风之庸俗浅薄。“站在地上太久了/我们已经缺乏/足够的想象,或者/洞察长空的能力”,直击现实,有力有味,体现了诗人的精神与风骨,令人惊心,令人感佩。“高原之上,雪域大地/每一座佛殿里/金翅的大鹏/就是一切/智慧忿怒的部主”,“忿怒”二字,最为抓人,全诗关键,就在此处。孔雀,由古东方、古希腊的灵物一变而为牲畜;诗人离开命定的高原,“骨头里的钙质/开始慢慢流失”,这是一个时代普遍流行的病症,无人能躲,无人能逃。然而,诗人他有剑客的精神,有骑手的信念,他并不像常人一般麻木沉沦下去。他坐拥暗夜,屏气凝神,在“一丝檀香里”,“尚能听到,大地/温润的呼吸”。孟子曰,哀莫大于心死。诗人的心中,有着大鹏直上九万里的想象力,有着承继祖先、追寻大美的信念与力量。因此,我称刚杰·索木东为胸怀护法情怀的剑客与骑手一般的诗人,应该没错吧。

        此诗想象丰富,思路开阔,激情荡漾,幽思缠绵,令人不由反复诵读,愈读愈有味,大有“荡胸生层云”之慨。古人云,心骛八极,神游万里。应该说,刚杰·索木东的诗歌做到了这一点。

        刚杰•索木东的《早已写不出让你流泪的文字了》,我于不同时段读了多遍,印象深刻。首节写诗人自身:孤独,沉思。“透明”,心门洞开,广有观照,多有所思。二节写内心之痛及存在之况。“大地”,既是写实,亦是象征,即精神之境况也。“你我”,我们也。此一节境界大开,忧思深广,极具现实感。三节,情思主要在言外。人到中年,身世浮沉,酸甜苦辣,悲欣交集,各种体会感悟及思绪,齐聚心头,纷然杂乱,无以言说。末两句“我却写不出/让你流泪的文字了”,既有辛稼轩“欲说还休”之人生悲凉,亦有对生命存在之观照程度的思虑,也可引起我们对诗写现状的忧思。此诗语言简练,形象鲜明,境界开阔,诗情甚浓,诗意甚深。

        如果说《大鹏、孔雀,或遗失的世界》诗中流荡着一股青春神思、理想色彩及昂扬刚健之气的话,那么,《早已写不出让你流泪的文字了》诗中则更多了些许的沉稳与忧思、伤感与无奈,其中折射出社会时代的变迁、个人生活的遭际、时光岁月的流痕及诗人内心思想与情感的积淀与变化。如果说在《大鹏、孔雀,或遗失的世界》中诗人的思绪呈一种升腾之势的话,那么,《早已写不出让你流泪的文字了》则显然有一种沉降之势。这种沉降之间,我们不得不承认,同时也有一种思想与精神的蕴蓄潜在于其中。

        刚杰·索木东,是一位心存善念、胸怀广阔、敢于直面现实、勇于正视自己的优秀诗人。

 

        侯川,本名贺兴,法名法空,1967年2月生于甘肃定西安定,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现居兰州。文心社(美国)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有小说、散文、诗歌、文学评论见于《飞天》《山东文学》《当代小说》《西北军事文学》《甘肃日报》《新疆日报》《华夏文明导报》《莫言研究》《文学界》《中国散文家》《兰州大学学报》《未来导报》《兰州日报》《兰州晨报》《甘肃文艺》《格桑花》等报刊。文学评论集《从灵魂出发》获甘肃省第五届黄河文学奖。

 

大鹏、孔雀,或遗失的世界

 

          1

站在地上太久了

我们已经缺乏

足够的想象,或者

洞察长空的能力

 

所以,宁愿相信

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

只仅仅是一个

夸张的比喻

 

高原之上,雪域大地

每一座佛殿里

金翅的大鹏

就是一切

智慧忿怒的部主

 

突然明白,我的祖先

为什么要留下

那么多的圣迹

 

          2

在古老的东方

孔雀,是传说中

凤凰的交合之气育生

是佛母金刚

是大明王菩萨

 

在遥远的西方

孔雀,是天后赫拉的圣鸟

集美丽和智慧于一身

 

而在越来越多的城市里

孔雀,只不过是

一个豢养的牲畜

惟一懂得

用鲜艳的尾巴

取悦人群

 

          3

平凡如我,只能从街头

带回一把雀翎

那么多黑幽幽的眼睛里

铜质的羽毛,轻柔

如一管葫芦丝

 

硕大的指甲,是大鹏

留给世界的最后念想

记得那年,离开玉树

离开巴塘,离开

命定的雪域故里

骨头里的钙质

就在慢慢流失

 

静坐,在暗夜深处

还是无法学会

视而不见

一缕檀香里

尚能听到,大地

温润的呼吸

 

 

早已写不出让你流泪的文字

       

夜,已经深了

我还在盯着

这片透明的窗帘

 

大地早已千疮百孔

你我,只能做一个

踉跄的行者

 

那么多的话

堵在喉头,人近中年

我已经写不出

让你流泪的文字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9-11-23 05:14 , Processed in 0.026517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