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甘南:如梦如幻香巴拉——神秘的郎木寺

已有 229 次阅读2006-1-13 15:01 |个人分类:如梦如幻的故乡风情|系统分类:见解

                                   1、如画的风景

从合作出发,沿兰朗公路一路前行,经过阿木去乎,眼前便是一望无际的尕海草原,平坦的草原和不间断的绿色,多少让视觉有些疲惫。路转处桑烟袅袅、法号阵阵,一座古镇便在眼前出现——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郎木寺。

郎木寺既是一座古寺的名字,也是一个小镇的称号。在这片甘川交界处的小镇上,一条由五眼泉水汇聚而成的小河,冲出青松掩映、巉岩耸峙的纳摩峡谷,自南向北流来,在这里掉头东去,穿越岷山的崇山峻岭,奔腾数百里汇入嘉陵江,这就是白龙江的源头。涓涓细流,在五彩经幡的猎猎风声里,合着悠扬的法号、袅袅的桑烟、转动的经轮和古老的水磨,将高原古镇一分为二,为你诠释着神秘和恬静。

镇南面是四川若尔盖地界,格尔底寺庄严而神秘,在蓝天白云下诉说着川北异样的风情。格尔底寺的入口处,一座高大的清真寺悄然矗立,高高的叫醒楼直入云端,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就在雪域高原深处的小镇上,为你勾勒出一幅和谐的美景。小镇北面隶属甘肃碌曲的辖区,雄伟神秘的郎木寺依山而建,安多藏区最有名的两大天葬台之一就在山巅为游人开放。一条小河,将这个只有3000多藏、回、汉居民的小镇,划分为两个省份,镇南镇北风情不同,河岸两旁语言各异。大街上人来人往,多元文化在这里融会贯通,无由更增了一份神秘,吸引着众多的中外游客。

暮霭沉沉,抑或晨光朦胧,穿过静谧的寨舍和僧房,沿蜿蜒的小径,登临山顶,天葬台上经幡猎猎,风声正急,几只悠闲的秃鹫,间或漫步在山顶,这些高原的精灵,身材高大、眼神锐敏、步履缓慢,一如远古的王,雄踞雪域高原的顶端。放眼望去,远处苍松翠柏,交相掩映,潺潺碧水,雾气氤氲。郎木寺西侧高耸的石壁上,一巨型掌印历经悠悠岁月依然清晰可见。相传此壁以前有一洞口,与大海相通,海水喷涌不止,村寨成为汪洋。一得道高僧路过此地,救人民于水火,施展无边法力,猛击一掌封住洞口,从此滴水不漏。

夕阳西沉,或者朝晖初落,万千丈霞光撒落郎木寺金顶,金光灿灿里,寺东红色砂砾岩壁高峙,寺西石峰高峻挺拔,对面山形宛如僧帽,处地空灵,山水相依,景色秀美。金碧辉煌的寺院建筑群和错落有致、独居特色的塔板民居房,掩映在郁郁葱葱的古柏苍松间,袅袅的炊烟、悠扬的法号,居民们缓慢而有序的生活合着游人们匆忙而流连忘返的脚步,在波光涟涟的龙江源头,为你展示无比的旖旎。

 

小贴士:郎木寺藏语称“噶丹雪珠贝嘎卓卫林”,意为“具喜讲修白莲解脱洲”,位于碌曲县郎木寺镇。原名达仓郎木,意即虎穴仙女,相传为莲花生大师降服猛虎、化为仙女之地,因而得名。公元1748年由曾在西藏噶丹寺任8年赤哇的第一任赤哇嘉参格桑创建。现有闻思学院、续部学院、时轮学院、医学院和印经院。辖有10座属寺和两座静修院,前后有70任赤哇,僧人最多达500余众。

 

2、如梦的宗教

 

静卧在阿尼玛卿脚下的郎木寺,围绕周围的桑吉拉木色山、曲布玛山、扎布山、念青山和斜玛山平均海拔都在4000以上,山顶终年白雪皑皑,映照和洗涤着郎木寺小镇上往来人群的心灵。就在这群山环抱之中,白龙江从纳摩大峡谷中奔涌而出,转而东去,清澈的身影轻灵地穿过狭长的谷地,围成一块灵光宝地。

早在明成化九年(1473),一世格尔底活佛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在纳摩大峡谷谷口四川一侧建造了格尔底寺。经过几世活佛的扩建,至五世格尔底活佛时,终于建成现在的川北名寺,最盛时僧人达1200余人。

跨过小桥,沿着白龙江南岸逆流而上,地势开阔处就是著名的格尔底寺。寺院旁的开阔的草地上,成群的牛羊在阳光下悠闲地吃草,浑厚悠长的诵经声,从经大堂里传出,把吉祥和祈祷传到远方。

走进格尔底寺,首先入眼的是闻思学院、医学院、时轮殿和护法殿四个雄伟瑰丽的大殿。闻思学院旁供奉着五世格尔底活佛的肉身舍利。极负盛名的五世格尔底活佛的肉身舍利,是藏区历史最长、保存最完好的肉身舍利。200多年的时光荏苒,活佛的面容仍然如昔,肌肤弹性依旧,仿佛还在佑护着信徒的平安吉祥。

如果赶上法会,大经堂里层层叠叠庄严凝重的诵经声和法号声,弥漫在整个寺院的上空,就在蓝天白云下,给你凡俗的心灵以醍醐灌顶的感受。而大殿前低垂的黑色帷幔随风缓缓飘动,喇嘛们随意脱在门前台阶上的靴子,东倒西歪中,又给你藏传佛教最人性的启迪……

把视线从雄伟肃穆的大殿上收回,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低头随着朝圣的信徒,步入佛殿,那建筑、雕塑、壁画、唐卡和千年不熄的酥油灯,都为你诠释着草原民族对生命最深沉的热爱和对生活最执著的追求。真是这些与蓝天同在的灵魂,才会产生这样瑰丽的梦想;正是这些与大地共存的心灵,才会描绘这样绚丽的色彩。他们倾尽自己全部的才华、智慧和精力,为世人描绘和塑造着“香巴拉”,描绘和塑造着世外桃源,描绘和塑造着人世间最动人最美好的一切。在这片纯洁的土地上,他们用最纯朴的思维理念、最原始的生活方式、最简陋的生存苛求,恪守着自己民族特有的生活、语言和文化,迎接着世界的繁华和纷纭,诉说着对人生真谛和未来永恒的渴望。

 

寺院门前有条小路,一直向山坡上延伸。沿着小路爬上山坡,视野更加开阔。白龙江对岸苍松翠柏掩映,沿坡而建的郎木寺,白塔耸立,金顶辉煌,闻思学院、续部学院、时轮学院、医学院、印经院和赛赤拉章、弥勒殿、罗汉堂、千佛殿、三层宝塔殿、药师佛殿、马头明王殿、邬仗那大师殿、活佛的囊欠、僧众的居所,参差林立,井然有序,来自草原深处的藏族牧民,一回又一回不停地转经,十分虔诚地磕着等身长头,朝拜他们心中的圣地。再往前,对面绿毯般的高山草甸,成群结队的黑珍珠、白玛瑙般的牛羊,伴随着蓝天白云下悠扬悦耳的牧歌,勾勒出一幅人间天堂。

若是严冬,四山冰雪覆盖,奔腾的龙江,热气缭绕,民居和寺院,都在一片朦胧的氤氲中,倍显神圣神秘。如果正月到来,你还能赶上郎木寺秉承了扎什伦布寺所有庄严的默朗大法会(传昭大法会),寺院的喇嘛纷纷出动,带上面具跳神、演藏戏,举行盛大的瞻佛活动。此时的郎木寺,把一把烈火融进雪原的心脏,升腾着一片热烈和吉祥!此时的郎尔寺,在初春的深情展望里,憧憬着未来,放飞了一年新的希望!茫茫风雪中,牛群马队缓缓而归,白龙江源头奔腾欢唱,冰天雪地里温泉沐浴的藏民群众,还有河边时隐时现的背水姑娘,这一切,都恰似一幅幅人间仙景,让你把烦恼和苦闷彻底遗忘!若是盛夏,满目青翠,野花灿烂,寺院的各种大型佛事活动接连不断,寺院内喇嘛们激烈而隆重的辩经场面,更是让你慨叹藏传佛教的博大精深。总之,无论什么季节,到郎木寺旅游和搞摄影创作,都会给人留下终身难忘的美好回忆。

而寺院就在群山环抱中,静静伫立在时间之外,迎风的猎猎五彩经幡,为你传导出心灵深处的吉祥和安谧……

 

3如诗的风情

 

走出寺院,高原上灿烂的阳光,因为强烈的紫外线而有些刺眼。缓步下山,青郁茂密的树林披着一身金装,清澈透明的溪水泛着金色波浪;草地上悠闲的牦牛,低头啃食着丰盛的食量;几个顽皮的小孩站立溪水中央,赤裸着无邪的童年;那些黑脸膛的姑娘,刚洗完衣裳,裸露着健康的臂膀;一辆摩托驰过街头,在一阵尘土里,带来几声呼啸的粗犷;古老的玛尼轮,在流水的冲击下,重复着千万遍的祈祷;一位年轻的喇嘛,打着手机憧憬着远方……此山此水,此情此景,在这人间仙境里,诠释着生命的另一种模样——恬静从容、休闲随意、自由自在、与世无争。

热烈的阳光夹杂着从寺院传出的浓浓的桑烟味,在整个小镇上空弥漫。通往寺院的弯曲小路上,磕长头的草原牧民一步一拜,孤独而执着地行进;各种肤色的游客,背着各种式样的背包,抗着各种品牌的机器,捕捉着自己眼睛里各种式样的小镇的模样……

郎木寺镇2平方公里的河谷地带,中间只有兰朗公路穿过。小小的街道上两旁,旅店、餐馆、咖啡屋、首饰店一样矮小而精致。店名大多都用汉、藏、英文书写,店主们操着天南地北的方言,抑或是藏汉英交加的问候,在存在之中,叙述着生活的丰满和人世的沧桑。

信步走进一家生意红火的藏饰店,红红的炉火映照着一位藏族老工匠紫红色的脸庞。他正在散漫而认真地打制着一件银饰,手边一溜摆满几十个各式各样的大小工具。十分精致的戒指、耳环、项链,挂满墙壁、摆满橱柜,都无一例外的镶嵌着珊瑚、玛瑙、绿松石。这位70多岁的老银匠,来自四川阿坝,从10多岁起就开始在牧区加工订做各种藏式首饰。随着郎木寺的对外开放,外国游客越来越多,传统的藏族饰品,毫无疑问成了他们的最爱。如今,他的藏饰店里,前来选购的外宾络绎不绝,一个人忙不过来,还带了两个年轻徒弟呢!

郎木寺宾馆是当地名气最大、开办最早的个体旅店。早在1997年,就以一座二层小楼开张,一楼是饭馆店铺,二楼才是旅店,只有50多个铺位。但是自开张以来,就成了外国游人和背包客、驴友们共同的家,似乎就从来没有闲置过。50多岁的宾馆老板才让道尔吉,为人热情厚道,极有人缘,友人遍及世界各地。在他的家里,你不仅可以看到他们一家和很多外国游客的合影,还能看到外国游客赠送的各种纪念品。才让道尔吉的老伴和两个女儿,兼做自家宾馆的服务人员,热情好客,使小宾馆始终四季客满。他的女婿嘎尔让是个能说一口纯正英语的藏族青年,既负责接待客人,又每天早出晚归,给外国人当导游和翻译。现在,才让道尔吉又在宾馆的南面山角下扩展了一大块地方,修起了带停车场的四层高的新楼房。

才让道尔吉对这里的人文历史、风俗习惯和自然环境非常熟悉。他给我们详细讲述了一位传教士一段被人遗忘了的鲜为人知的历史。这段历史,也是一把让郎木寺走向世界的钥匙。

上个世纪40年代,一个美国传教士踏上了这块神奇的土地。他十分留恋这里的自然风光和民族风情,一住就是十几年,直到1957年才离开。他在这里吃糌粑、喝奶茶,和藏族牧民、寺院喇嘛和睦相处,完全融入了当地藏民的生活之中,似乎他的传教留下的只是一个过程——曾经在这里走过、住过、生活过,因为今天这块土地上已经看不到除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之外的其他任何宗教的痕迹。

十几年的经历,十几年与藏族牧民的朝夕相处,让他深深地感受到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古老民族的生活习俗。神奇的传说、秀美的山川以及豪放粗犷的民族性格,造就了他心目中的传奇故事。于是,他用手中的笔,将这些经历和见闻变成了一本充满传奇色彩的纪实作品——《藏区的生活》。这本书在美国出版后,使很多的西方人知道了青藏高原的藏族牧民,以及那里优美奇特的自然环境。于是很多的西方人纷纭而至,到这里体验游牧生活,了解民族风情。随后,又有很多摄影家、文学家和旅游者通过各种途径将古老小镇郎木寺一遍又一遍地介绍到世界各地。干是郎木寺成了西方旅行者到中国西部旅行采风的必去之地。甚至有人还告诉我,在西方国家出版的一些川甘旅游地图上,成都至兰州的线路中段,只标有郎木寺一个旅游点。

岁月的流逝中,传教士的妻子在这里去世了,永远地留在了这块土地上。现在,郎木寺70多岁的阿克色鲁达喇嘛成了惟一见过他们夫妇俩的老人了,他还给我们说到了那位外国传教士的故居。踏着夕阳的余辉,天擦黑时我们找到了传教士的故居——弯弯曲曲的小路尽头,一处水栅栏围着的一处破败小院。暮色中水栅栏透出几许清冷,齐腰深的荒草中有几间破旧不堪的木屋。没曾想就这么简陋、参差不齐的木栅栏,就这么久远地围住了一段人生的传奇故事。

众多的中外游客到郎木寺旅游采风,不仅使这个古老小镇日渐繁华,而且改变了这里世世代代在马背上过着游牧生活的藏族牧民的生活习惯。他们开旅馆、当导游,连牧民在草原深处居住的帐篷,也成了老外们最向往最想去的地方。他们经常拿着小礼品,到草原牧民家里去做客,骑马住帐篷,吃糌粑喝奶茶!

突然间,我想起了小镇著名的丽莎餐馆,和餐馆里看到的英文世界地图、英文菜单以及贴满墙壁的英文留言、英文感谢信……

在郎木寺的各种餐馆中,丽莎餐馆是老外最多最集中的地方。这里如同汇聚了五湖四海的游人一样,同样汇聚了五湖四海的菜肴。38岁的回族女老板吴丽莎,能做一手地道的外国菜。有意大利煎饼、英国汉堡包以及各式西洋菜,那些外国游客在这里吃着西餐,喝着咖啡、冰镇啤酒或可乐,总会高兴地竖起大拇指夸赞吴丽莎。这位过去家庭生活非常困难的回族妇女,没有上过一天学。1994年创业初期,他和丈夫在郎木寺租了一间土坯垒的小平房,向别人赊了一袋面粉开始办餐馆。由于她精明能干,服务热情周到,价格合理,到这里就餐的游客越来越多,一些外国人也经常光顾。有些外国人吃不惯中餐和藏餐,便主动教吴丽莎做西餐。天长日久,吴丽莎不仅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她做的西餐花样也越来越多,什么苹果派、三明治、土豆饼、汉堡包、墨西哥春卷等等,应有尽有,吸引来了众多的外国朋友,也赢得了他们的赞赏。

一座小桥横跨龙江,一座木制的藏式水车发出愉快的声音,为肃穆的寺院增添了几分灵气。在这个僧俗混居的小镇里洋溢着一种淡淡的,却又挥之不去的恬静与亲和。如今,坐落在白龙江畔环境优美的鼎鼎有名的丽莎餐馆,已经鸟枪换炮修起了二层小楼房,并且成为国外很多旅游书刊重点推荐的川北旅游就餐点,每天就餐的外国游客多得餐馆挤不下,只好排队预约,一拨吃完一拨又来。

从外表看,这家餐馆除窗子玻璃上写着一行行红色英文字母之外,装修十分普通,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屋里的设施也非常简单,一只长条的转角沙发尽管十分陈旧,但却是老外们和大批背包客们十分喜爱和津津乐道的地方。墙上贴满了来自几十个不同国家的游客用不同的文字书写的留言和他们的照片。餐厅里的菜单是用英文写的,黑板上的菜名也是用英文写的。据丽莎介绍,这里的苹果派味道非常地道,酸奶和奶酪也无可挑剔。吴丽莎用自已特有的方式经营着自己的餐馆,地道而又丰厚地暖和着世界不同人种的胃口。每天从早到晚吃饭的时间,总会有很多外国游客把她的小餐馆挤得满满的,脸上流淌着赞赏、惬意的微笑,等着丽莎一份份地把饭做好。现在,她还在四川松蕃古城开了一家丽莎西餐分店,生意也出奇的好。

恬淡安静的郎木寺,就这样以自己独特的魁力,在中央电视台组织的“2005中国魅力名镇”评选活动中,进人前20名,成为西北五省区惟一入围前20名的“中国魅力名镇”。

郎木寺得天独厚的山水风光、人文景观和神秘的宗教氛围,一年四季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置身这林谧山幽、岚雾空朦的优美环境,把自己彻底地融入大自然的怀中,灵魂超然于一切荣辱得失,心灵也远离所有的欣喜与苦恼。把自己交付给一片云、一阵风、一湾水或着一茎草,交付给回忆和遐想中的宁静和悠远,时间和生命便只是一粒尘埃。当我们从繁闹的尘世中疲惫地走来,也许这里,才是能够真正歇脚的香巴拉!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4-6 18:29 , Processed in 0.05450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