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藏族女作家严英秀访谈

已有 637 次阅读2011-6-21 15:58 |个人分类:如梦如幻的故乡风情|系统分类:文学

藏族传统文化感召下的洁净创作
—藏族女作家严英秀访谈
 
日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联合大学副教授、藏族女作家、评论家严英秀的中篇小说集《纸飞机》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同时,甘肃联合大学、甘肃省作家协会、甘肃省当代文学学会联合举办的严英秀作品研讨会,将在兰州召开。
近日,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藏族青年诗人刚杰·索木东对严英秀进行了专访。

 作家严英秀
索木东:您好,严英秀老师!衷心祝贺您的中篇小说集《纸飞机》出版!首先代表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向您表示祝贺!
严英秀:谢谢藏人文化网的关心、支持!谢谢大家!
 
索木东:还是很俗套地开始采访。请谈谈您的创作之路吧!
严英秀:我属于那种对语言文字比较有感觉的人吧,7岁时进学校才第一次听到汉语,老师讲的课,同学们说的话,一句都听不懂,考试考零分,备受歧视。这是我成长过程中一段难以磨灭的创伤性体验。初中时候,甚至全校只有我一个藏族。但从四年级开始,学会说汉语的同时,就开始能写让老师当范文在班上读的作文了。大学期间就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呵呵,算得上是标准的文学女青年了。但那个时候也只是兴趣所致,并没有想着将来要当个作家什么的。工作以后也是这个性质,断断续续,以写散文为主。近年来又搞评论写小说,反正都是我喜欢做的事,也是在每个阶段很自然要做的事,没有刻意的计划和安排。
 
索木东:对于文学界和评论界对您的“藏族女作家”和“评论家”这两个称谓,或者就您自己而言,您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这两个体裁的创作的?
严英秀:“评论家”也好,“作家”也罢,都只是个称谓,其实与自己具体的写作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大学老师都有科研任务,所以在大学里当个“评论家”是“一不留神”的事。如果你的文章写得很学院很学术,中规中矩,有腔有调,科研味道浓,你就是学者。而如果你写的文章直指时下,观点犀利,褒贬好恶,爱憎分明,批评的劲道足,“火力”猛,并且引起了一定的反响,那人就会给你戴上“评论家”的帽子。我可能属于后者。但我对“作家”这个称谓是含着更多的敬畏在里面的,我希望自己能成为想要成为的那种作家。
一切才刚刚开始。
 
索木东:创作多年,您觉得母族文化和故乡热土,给您最多的是什么?
严英秀:不光是一种记忆,一种滋养,更是一种支撑,一种信仰。母族文化和故乡热土给我的最大馈赠就是支撑着我善良、纯净的信念。只有善良,慈悲,只有任何时候保持着自身做人的这种底色,这种质地,才有可能去发现生活之美,追求艺术之美。爱美、信美、求美,是我作品中不变的主题。还有,纯净是一种精神向度,更是一种高度,这是我们这个生活在离太阳最近的民族与生俱来的品质。也许,现在许多时候,我们只是迷失了自己,我们要做的只是回归和坚守,然后重新出发。
 
索木东:在您的创作上,从显性的体例来看,似乎反映藏族题材的作品较少,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严英秀:从表面看,的确如此。而且,我承认,这肯定是个大的欠缺。藏人文化网上去年曾有不少网友谈到过这个问题,甚至有人对我的民族身份表示过质疑。在此我向大家的关注一并表示感谢!
我自小生长在白龙江畔,长大后有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都在甘南草原,我人生中的许多重要事情都是在那片土地上完成的。我用藏语和汉语两种语言思维,在生活中使用藏语的时间更多。应该说,我的创作离藏族题材很近,但这么多年,只是很近,却未进入。别人质疑,我自己也在问为什么,虽然心里是有答案的。选择一种题材,需要对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由表及里的,既表象又理性的深刻汲养,才有可能表达其万一,才有可能表达生活原本的感动中那最鲜艳疼痛的一面。往往一个小说里看似简单的故事后面,其实有着太多的东西,知识,学养,生活,感受,还有最终能把它写成文字的一种契机。我知道我离藏族题材,还隔着这最后的火光一闪。小时候上学时我的家乡还没开展双语教学,长大后由于自己不是个能用功的人,也没自学,所以我不懂藏文。这对一个藏族作家来说,是无法弥补的大遗憾。虽然我有鲜活的母族文化的浸染、深厚的母族情怀和永恒的故乡记忆,但仅凭这些无法让今天生活在城市的我,从根本的深刻的理性的完整的意义上去把握藏族的过往、现在和未来。所以,只靠那些虽丰富直观但零散表面的也就是肤浅的感受和认知,就去写藏族题材的作品,仅仅给自己的人物贴上扎西、卓玛的标签,仅仅给作品置入草原、牧场或半农半牧的背景,这样的写作,肯定无法达到从经验的分散性上升到理论的统一性、思想的高度性,只能是浮光掠影,得其貌而失其神,如镜中花瓶中水,总是隔着一层。我不会因为自己天然的民族身份,不会因为一种外在的期待视野,而去写这种只有外在的文化符号而缺乏内在的文化生命的所谓藏族题材。我知道,在眼下,有关藏族,有关青藏,有关少数民族,题材本身就是一种资源,有许多人在进行着这样取巧的写作。而对于我,写,是一种迎合;不写,才是坚持。
这就是我为什么到现在不敢贸然去碰去写母族题材,非不为也,是力不殆也。毋庸置疑,写母族题材是我的一个心结,是义不容辞的,我肯定会在对的时间与此邂逅。福克纳的故乡,是一枚邮票大小的地方,因为他了然于胸,所以开掘出了一个深远广大的世界。我深信我的故乡,那些亘古的蓝天白云,蓝天白云下那些宽阔的草原,那些有多么悠扬就有多么忧伤的牧歌,那些正在天灾人祸中痛失往日面貌的山川河流,有一天一定会从我的梦中走到我的心中,流到我的笔尖,结晶成一颗疼痛炫目的珍珠。
还有,目前我虽然没有涉及藏族题材,但我自认为我的创作是有根的,这个根就是我所有的作品所反映的基本价值观,就是母族文化给予我的慈悲善良、纯净美好,就是用手中之笔表达心中的爱和信仰,追求一种有清洁精神的美好人生。
个问题谈得太多了,今年我在《西藏文学》上发表了一篇题为《走出巴颜喀拉》的散文,用其中的一句话做结吧:“没有什么关于我的种种,比我是个藏人更抵达我的本质,我的内里。”
 
 
索木东:能谈谈您目前的小说创作和评论,各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吗?
严英秀:目前,我在评论上得到了一定的认可,好多人知道我是从我那些评论文章开始的,也引起了一定反响,评论文章数量也远比小说创作要多,但从内心里,我是更喜欢小说创作的。对我来说,写小说比评小说更吸引人,更具挑战性。但我前面说了,我一直都不是太用功的人,我不勤奋,也没有计划,我的写作都是兴之所至,所以无论是小说创作,还是评论,都很散淡。读别人的作品,禁不住想要说点什么,就写篇评论。大多数时候,自己慢慢酝酿一个故事,慢慢写出来。就是这样。
 
索木东:目前,您自己在创作上主要的困顿是什么?
严英秀:好像没有“主要的”这样的感觉,每个时期的思考,每部作品的写作,都有一些琐碎的具体的困顿。
索木东:我们把话题扯远一些。2009年,您的小说《纸飞机》被剽窃。该事件经藏人文化网曝光后,被炒得沸沸扬扬,曾被网络列为当年十大剽窃事件之二。三年过去了,今天的您,回过头去看这个事件的时候,想说些什么?
严英秀:那当然是一件糟透了的事!既然是噩梦,就让它永远过去吧。我当时就说了,在漫长的苦乐一生中,这是多么小的一件事。
 
“文学甘南”学术研讨会上的甘南籍作家
(左起:刚杰·索木东、王琰、严英秀、扎西东珠、阿信、
完玛央金、尕藏才丹、张存学、仁青才噶、嘎代才让)
 
索木东:问一个专业的话题,从评论家和小说家的角度出发,您认为当下的藏族文学和藏族文学创作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态势?
严英秀:这个问题有点大,我只谈谈个人的一点看法吧。当下的藏族文学创作有藏族作家的母语创作和汉语创作两个领域,母语创作我不太了解,但我知道他们的队伍中有很优秀的作家。汉语创作,我认为目前处于一个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好时候,老、中、青三代各有代表性作家,尤其是中、青年作家这两年的成就可喜可贺,青年一代作家是群体性出来,整体势头看好,有的风头正健,总之潜力很大。如果能保持目前这个状态,藏族文学创作将大有可为。另外,从文体上说,藏族在小说方面出了大作家,这大家都知道,但总体上写诗的人比写小说的多,写得也好。固然,藏民族是一个有强大的诗歌传统的民族,但谁又能说它不具备发达的叙事传统呢?藏族史诗《格萨尔传》就是兼具叙事与抒情的不朽杰作。
 
索木东:您希望,或者说您理想中的藏族文学创作,应该是怎么样的?
严英秀:呵呵,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就谈一下理想吧。我希望现下的藏族作家能正视自己创作的弊端,变革文学观念,吸取国内外文学大师的创作经验,追求、弘扬民族性,但绝不囿于民族性,从根本上杜绝那种在“被看”的视野、功利的目的、懒惰的思维、固定的套路下的写作,那种放弃了难度的匮乏现实感情和现实能力的再现型的写作,而要以对藏族文化朴素真挚的热爱之情为出发点,不仅深度研究藏族的历史文化,开掘和探究写作的背景资源,更要投身于当下的生活洪流,深切地感受藏族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的阵痛、变异和生长,提炼出真正反映母族大地的现代诉求的东西,创造出具有独特的民族意味和表达、并能赋予民族生活以崭新的文化内涵的作品,为民族传统文化现代性诉求的社会实践进程提供文化养分,在持守和嬗变中创造新的传统。
 
索木东:藏人文化网成立已经7年多了,请您给藏人文化网和广大网友说几句话作为采访的结束语吧!
严英秀:第一句话,非常感谢藏人文化网一直以来的关心、支持,谢谢广大网友们的厚爱!第二句话,近年来,我在不同的文化交流活动中,屡屡听到对藏人文化网的评价,可以说,藏人文化网已经做成了一个品牌,希望能在宣传、扶持、培育和发展藏族文化方面继续发挥中流砥柱的作用,祝愿藏人文化网越办越好!谢谢大家!

 

严英秀个人资料           严英秀藏网博客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basang 2011-6-21 21:49
太好了,藏族就应该多出这样的人才!祝福![quote]以下为索木东的回复: [emot]24[/emot][/quote]
回复 扎西旦巴 2011-6-22 16:49
她写的是母语小说吗?我真没读过,惭愧哉![quote]以下为索木东的回复: 汉语小说!文中说了啊![/quote]
回复 potala 2011-6-22 22:39
被消失的国宝级图伯特歌唱家多杰扎西。在意大利及欧洲和美洲负有盛名的图伯特歌唱家多杰扎西,被一个叫作新唐人电视台及神韵艺术团的主管改汉族名子为园曲。汉人有个俗语:坐不改名,走不改姓。新唐人电视台及神韵艺术团的主管是不是汉人?当然是!那么,他们这个汉人当的好吗?当的合格不合格?[quote]以下为索木东的回复: 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意思?! 藏区很大,有汉语名字属于历史原因,希望能够理解。 严老师的藏语很好![/quote]
回复 potala 2011-6-23 09:32
要名正言顺,理所当然。
回复 potala 2011-6-23 09:34
“我用藏语和汉语两种语言思维,在生活中使用藏语的时间更多。”
回复 tseringdarjee 2011-6-23 13:57
我用藏语和汉语两种语言思维,在生活中使用藏语的时间更多。” ---------------------------------------------------- 支持!! 坚决支持!! 深厚的母语文化是你作品内在的营养,你不能没有它。
回复 tseringdarjee 2011-6-23 13:58
更要投身于当下的生活洪流,深切地感受藏族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的阵痛、变异和生长,提炼出真正反映母族大地的现代诉求的东西,创造出具有独特的民族意味和表达、并能赋予民族生活以崭新的文化内涵的作品,为民族传统文化现代性诉求的社会实践进程提供文化养分,在持守和嬗变中创造新的传统。 [quote]以下为索木东的回复: [emot]24[/emot][/quote]
回复 静谷佳人 2011-6-24 17:23
问好老爷。 顶严秀英老师![quote]以下为索木东的回复: [emot]24[/emot][/quote]
flicker 彩虹炫 | ST 2011-7-5 14:34
索木东, 你自己又不懂藏文, 怎么知道“严老师的藏文很好”呢? 无论如何, 顶礼严大姐!!![quote]以下为索木东的回复: 她的藏语很好,是笔误!家庭日常生活中基本使用藏语。 [/quote]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3-31 01:14 , Processed in 0.056156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