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杰·索木东(གངས་ཅན་གསོམ་སྡོང་།),藏族,又名来鑫华。安多卓尼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现供职于西北师范大学。
  • 其实,自己的业余创作,除了满足那一点点无可避讳的虚荣外,更多的是,为了在忙碌而凡俗的生活中,让自己在文字的缝隙里透透气。 回复
  • 20年来,坚持业余写一点零零散散的文字。这些文字,慢慢地把自己堆成了一名“诗人”或“作家”。 回复
  • 就這樣總結自己的2012吧:詩書越讀越少,文字越寫越懶。兒子越長越壯,日子越過越長。祝大家新年快樂! 回复
  • 生活就是這樣,不管你能升到多高,最終都得落到地上,塵歸塵土歸土!所以不需要展示你有多強,而衹需要告訴內心你是否享受自在! 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注册


雪域猛禽 2013-6-17 11:38
藏网广告泛滥,可以通知了。很烦的,不要让藏网功利化。谢谢。
pari 2013-6-1 12:28
赞-木雅仁波切的西藏往事.
雪域猛禽 2013-5-19 17:08
索木东: 已经告诉管理员处理。如果以后有争议的博文,建议不要发了。
好的,谢谢你。
雪域猛禽 2013-5-16 16:23
希望您把电话号码留给我有事好联系,当然我不会给您带来什么烦恼的,放心好了。作为雪域儿女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一起共勉吧。
雪域猛禽 2013-5-16 16:19
索先生:请你立即将《果洛藏族社会》一文从博客栏删除,作者好像不想让更多的读者读到此文,还以检察院官的身份压我。抱歉,麻烦您了,我以后会注意的。我是听了您们“多互相转载藏文化知识”后才这样做的,现在看来这样不行。
天篝 2013-3-2 12:10
来看望诗人,祝贺新作多多!
查看全部
最近访客
统计信息

已有 128456 人来访过

置顶日志
刊于《兰州晚报》2020年5月22日的一篇随笔 2020-05-22
一份报纸的文艺,或者江湖 □刚杰•索木东         有人说,黄河穿城而过的金城,因了一群人的坚守而显得文艺;有人说,祖国陆域版图中央的兰州,因了一份地域的粗粝而显得江湖。于我而言,多元文化浸润的这座边陲之城,一如栖身26年的西郊地名“安宁”,朴朴素素里充盈着实实在在的包容和温暖。           源于一份对文学的挚爱,多年以来,始终关注着这座城市为数不多的几份报刊,还有藏在铅字背后的那一群人;源于一份对文学的恪守,经年以后,我们中的 ...
(207)次阅读|(1)个评论
付海鸿博士的评论,刊于《文学人类学研究》2019年第二辑 2020-05-19
恋地甘南、中年写作与乡土记忆——刚杰•索木东与他的《故乡是甘南》 付海鸿 【内容摘要】 在“藏族诗歌”地理版图与知识分子的乡土写作上,刚杰•索木东的诗集《故乡是甘南》描绘了不可重复的精神原乡——“甘南”。本文将从恋地甘南与中年写作的角度,探讨《故乡是甘南》的书写意义。 【关  键  词】 恋地甘南 中年写作 乡土记忆         2017年12月,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了《藏族青年优秀诗人作品集》。该诗丛推出了来自四川、甘肃、青海、云南、西藏等五个省份 ...
(59)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肃日报》2020年5月7日的一个书评:时光漫吟者——牧风诗集《青藏旧时光》简评 ... 2020-05-09
        牧风是一位执著而勤奋的作家,他的创作主要以散文诗和新诗为主。自20世纪90年代始,先后在《诗刊》《星星》《青年文学》《散文诗》等刊物发表作品50余万字,获各类文学奖励。从他的第一部诗集《记忆深处的甘南》,到最近出版的《青藏旧时光》,能看到他以不变的“大抒情”深情吟唱卅余年的身影。         牧风出生在甘南一个叫“古尔占”的老村落,那里有东晋时期吐谷浑所筑的牛头城遗址。从戎羌部落到吐谷浑领地,从吐蕃王朝到唃厮啰政权,从明代屯军到现代的多民族 ...
(75)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孜日报》2020年4月24日的一个访谈 2020-04-24
从甘孜文学延伸去 —— 访藏人文化网文学频道主编 刚杰 • 索木东   《甘孜日报》记者    兰色拉姆           2020 年 4 月,甘孜州文联主编的首本藏文翻译集《世界中短篇名作选译》(藏文版)出版发行,我州母语文学首次集中借鉴国外优秀作品,并共享给五省藏区的母语作家和母语文学爱好者。         我州文学创作和发展的势头日益向好,为从更加多元的视角进一步审视我州 ...
(333)次阅读|(4)个评论
刊于《香格里拉》2020年春季号的《又一片雪落入纸上(组诗)》 ... ... 2020-04-16
又一片雪落入纸上 (组诗)   大雪   所有的枯萎都走到了尽头 北国极寒之地,再也听不到 班马萧萧。面容忧郁之人 就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弃儿 还有什么能被巨大的空旷带走   鹖鴠不鸣。虎始交。荔挺出 这并不是节气,所能带给我们的 最后宽慰。有人推门而入 卸下一身的寒气,却卸不下 岁月,无法回避的苍老 ...
(386)次阅读|(0)个评论
入选《我向新中国献首诗》(南方出版社)的一组诗 2020-04-15
在祖国的南海边 (组诗)   晨间,在棋子湾走了走   在海上,人是孤独的 船是孤独的,灯塔是孤独的 甚至,连星辰和神灵都是孤独的 这样的孤独,容易让我想起 北国的雪原   沿着海岸线走,并不能走出太远 一坐下来,就听不见风的喧嚣了 海滩上有沙砾,贝壳,和人类的痕迹 那些黑色和白色的石头 据说,可以作为棋子 — ...
(212)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民族文学》(汉文版)2020年5期的三首诗 2020-04-14
再厚的冰雪都会渐次消融 (诗三首)   新年,与子书   那么多的雪落入甘南 那么多的牛羊,在原野上踟蹰 啃食着大地最后的口粮 那么多的行囊,回到檐下 安静的村落又变得热热闹闹   那么多的病疫和恐慌,落入新年 那么多的村庄,关锁了门户 那么多的忧伤包围着我们 包围着梦中家园。那么多的流言 足以,众口铄金 ...
(535)次阅读|(5)个评论
刊于《迪庆日报》2020年4月8日副刊“岗拉梅朵”的一个散文 2020-04-12
老木屋   刚杰 • 索木东   秋夜微寒,梦回故里。 又一次,无端地梦见已经拆除三年 的老木屋,和木屋中那些早已故去的亲人们。 梦中的老木屋,还是那个安木多藏区卓尼洮河沿岸的典型民居 ——“ 内不见墙、外不见房、实地虚檐 ” 、双层土木结构的 “ 苫子房 ” 。 梦中的老木屋,还是那个外部夯土为墙,内部实木架构。结实的梁柱之间套卯相连,梁上挂椽檩,所有房间以木板为墙相隔。楼上正房(亦称上房)面南背北,大五间开间, ...
(404)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草地》2020年2期的一组诗:《自冬向春,苦难大地的阵痛》 ... 2020-04-09
  自冬向春,苦难大地的阵痛 (组诗)   小雪   有冰凌挂上残枝,有雪片覆于败叶 在太阳尚未升起之前,整个北方 冬天,就显得如此落拓   更大的雪,在这座临水的城市 始终没能遇到。这足以使得 宽窄不一的巷道,暧昧不清的灯火 甚至,零落这个世界的尘埃 都能各安其命   而我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莽原 ...
(140)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迪庆日报》(副刊)2020年4月3日的一首诗 2020-04-07
风推窗                □刚杰·索木东 风推着窗,您也入梦而来 亲眷的孩子们正准备迎娶新娘 您反复叮嘱,要把庄重的礼服穿上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 活人,要有个活人的模样。” 曾经交代的事,和没来及安顿的 我都一一做着,按自己的方式 红崖下自生的那些咒语 每年都会带孩子看上一遍 他会记住,血脉流淌的方向 紫铜的马勺,就挂在墙上 您亲手敲出的那些印痕 足以盛满,所有的念想 木头的砧子朽掉之前 还是没能 ...
(137)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飞天》2020年第4期的三首诗 2020-04-02
  隔离 打开一页窗,尚能嗅到泥土的清新 关上一扇门,再也回不到红灯照墨的往昔 从生老到病死,没人愿意 仔细测量,人世的长度 从大寒到春分,我们都在 反复练习,逃离屋子的方式   需要遗忘的事情还有很多 需要面对的生死已经所剩无几 窗外,早已人声鼎沸 太阳依旧不明不暗地铺满了大地 也就不再奢望,天空 还能泄下,一束醍醐 ...
(373)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黄河·诗歌专号2019》的一组诗 2020-04-01
在青藏,星辰和神灵都是孤独的 (组诗)   仁康古屋   婴孩的脚迹留在石头上 菩萨的面容,就已 在月夜下清晰地浮现 潮湿的地屋里 劳累的母亲,可曾听闻 仙鹤高亢的鸣声?   那些黑色的陶器 仍旧有人制作 织锦的女子 缝补着岁月的忧伤   雨就这么一直下着 八月的理塘,赛马的汉子 滑倒在草地上 那朵云,就压得更低了   圣者仓央嘉措啊! 在您转世的地方 仍能听到,那些 被误传的诗句 风一样流行 &nb ...
(327)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贡嘎山》2020年2期的一组诗歌 2020-03-27
阳光,透过季节的缝隙 (组诗)   冬月于河边见雪   “ 为什么草地容易积雪, 而路面上却化得那么快? ” 我的孩子,可以给你说出 许多符合常识的答案 却不能,明确告诉你 从高原到城市,这条坚硬的路 究竟暗藏着多少冰凌   如果再往岁月的深处走 就会看到,积雪覆压的山冈 和饮风而泣的生灵 你还得知道,惟 ...
(502)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拉萨日报》2020年3月23日的一首小诗 2020-03-23
春分 一缕鹅黄点缀着北方的天空 春天说来也就这么来了 苍茫的长空里 白云悠悠 那么多的绿色植根心底 大地绿意葱茏  “走在逐渐熙攘的大街上, 突然就会,泪流满面” 三月的风如此轻柔 而我们的心里 满是欢喜 我的老祖母啊 多年以后, 您指给我看的 这轮月亮还在头顶 依旧那么明亮 
(158)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白唇鹿》(汉文)2020年第1期的一组诗 2020-03-19
这场雪下得不露声色 (组诗)   冬至日随记   阴阳等分已经毫无意义 薄薄的雪,落在地面上 一如我们敷衍的生活 在城里,所有的人 都朝一个方向行走 所有的日子,都模糊了 北方,鲜明的四季   远行的人陆续回来了 我的村庄,又恢复了一些生机 十数年后,梦中的老木屋 依旧在阳光下,封存着 儿时的记忆 —— 自从你走后 ...
(313)次阅读|(2)个评论
《甘肃高师学报》2019年第6期刊发有关自己的评论 2020-03-05
论西部背景下甘肃 “70 后 ” 四人诗歌创作   朱永明、熊林军 【摘   要】 甘肃是西部文学生成的重镇,甘肃的诗歌不仅是中国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也是 “ 一带一路 ” 上的文学风景线。扎西才让、刚杰 · 索木东、离离、唐亚琼这四位诗人是甘肃典型的 “70 后 ” 诗人。在新时代里,他们的诗歌呈现出了西部诗歌的独特意蕴与抒情方式:扎西才让的神性表达,刚杰 · 索木东的 “ 根 ” 文化情结,离离的西部女性性情,唐亚琼的西部都市写真等都无疑凸显 ...
(189)次阅读|(1)个评论
刊于《中国校园文学》2020年3月(上半月,青春号)的两首诗 2020-03-03
庚子新年,给我的村庄(外一首) 大 雪覆压着甘南,天地 又回到了混沌初开的模样 一对黑色的羔羊,踯躅于雪原 那是天空,移动着的两只眼睛 病毒肆虐的大地,谁来滋养 来年的风调雨顺?! 低头饮水的老马,长长的鬃毛 垂下最后一缕暮色。黑色的鹰隼 游于天际,苍穹就变得愈发空旷 巨大的忧伤伴随着我们,年关将至 只能把那些美好的颂词 一遍又一遍教给孩子们听 远山静默,又一片雪落入村寨 孤单的村寨,一盏灯点 ...
(323)次阅读|(0)个评论
刊于《甘南日报》2020年3月3日的《致抗疫一线的大哥》(外一首) ... ... 2020-03-03
致抗疫一线的大哥 (外一首) 甘南大地重归一片洁白 大哥,你子夜传来的宁静里 没有逆风而行的英雄壮举 没有负重前进的豪言壮语 这都让我想起,古老的颂词 正在第一缕晨曦里 悄悄送达 数十个日日夜夜,你和你的战友 都在和猖獗的病毒进行着斗争 数十个日日夜夜,你和你的战友 用医者仁心,仔细守护者 雪域大地的安宁 走出病房的那个人,此刻 应该沐浴着高原的太阳 庆幸于劫后余生 可是,还有那么多的生命 却永久停留在了悲戚的风中 这些,都让我们 ...
(304)次阅读|(2)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二十四节气之外的表达(组诗) 2020-03-03
立春   站在窗前,站在因为一场疫情 而变得分外宁静的夜晚 站在那么多的担忧、无奈和感动里 只能这么看着,戴着王冠的病毒 肆虐着众生皆苦的大地 只能这么看着,母亲的河流 依旧沉默,迟缓地向东方蠕动 一盏盏清冷的街灯下 又该如何写下 人世温润……   立春!东风解冻 蜇虫始振。鱼陟负冰 ——再厚的冰雪 都会,渐次消融 ...
(446)次阅读|(0)个评论
刚杰•索木东:戴着王冠的病毒在大地上肆虐(组诗) 2020-02-23
雪后 靠近风花,或者雪月,总能 把一些句子描得完美。靠近泥土 雪,总是化得很慢。靠近黑色的路面 我们都得坚硬地走下去。靠近那些 随处啄食的麻雀,一掠而起的斑鸠 还有,盘旋于记忆之外的鹰隼 在人间,尚能获得片刻安宁 又一片雪,从枝头脱落 又一条生命,在严寒中走失 从积雪覆压的山头下来,我的兄弟 只能互道珍重,隔着遥远的长空 甚至忘却,亲人的祭日,或者生辰 ——挂满霓虹的树,站在街头 张灯结彩的日子,又扑面而来 小寒 有候鸟栖于河畔,不 ...
(559)次阅读|(2)个评论

查看更多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20-6-2 13:35 , Processed in 0.109609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